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走进雅典

老夏早就想去雅典看看。别的不说,就冲它是欧洲文化的发祥地——产下欧洲文明之蛋的母鸡,还有那些古老而神奇的故事,永远伟光正、却时时心胸狭的神,美丽迷人又嗜血好战的半人半神,有多迷人!

且慢,各位。别听老夏在这儿瞎忽悠。众所周知,如今的希腊国,国力日衰,政府财政入不敷出,用咱的习惯表达——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往大里说,老夏欲顶风逆流,在泰坦尼克号将要倾覆没顶之际,感受一下它最后的华美与悲怆——呜呼!

此时不去,更待何时?穷人逛跳蚤——拣拣挑挑,价格便宜。这才是老夏的本意。


春分到来话民俗

春分,是二十四节气之一,时值每年农历二月十五日前后,公历为每年3月20日至21日期间,2017年是3月20日。

在古时,春分亦是一个传统节日,因而留下了许多风俗,其中最广泛的就是“竖蛋”游戏。每年的这一天,世界各地都会有数以千万计的人试着“竖蛋”,虽然失败者颇多,但成功者也不少,故有“春分到,蛋儿俏”的说法。

春分这一天为什么鸡蛋容易竖起来?虽然说法颇多,但其中的科学道理真不少。首先,春分是南北半球昼夜都一样长的日子,呈66.5度倾斜的地球地轴与地球绕太阳公转的轨道平面处于一种力的相对平衡状态,有利于竖蛋。其次,春分正值春季的中间,不冷不热,花红草绿,人心舒畅,思维敏捷,动作利索,易于竖蛋成功。

漫谈中国狗文化

旅居德国已两年,新奇感已不再那么强烈,因为语言障碍,对德国的了解虽很肤浅,但感触却很深。想将这些感触写出来以排遣生活中的无聊和寂寞。差别无处不在,却不知从何谈起。

前日在德语课上老师问班上我这个唯一的中国人,吃没吃过狗肉?我答吃过。又问吃过猫肉没有,我如实告知不曾吃过。问为什么?我用蹩脚至极的德语加上肢体语言让他明白,我生活在北方,中国北方没有吃猫肉的普遍习惯。这位来自亚历山大的博士先生,一个极具耐心的我的德语老师,非常善意地告知我,这里不能吃狗肉。

看着班上其他十多位来自西方的同学对我回答的惊愕,我一点也不吃惊,因为我不止一次的遇到过这个问题。我不敏感他们提出这样的问题,他们只是好奇并无恶意。我很想用一句戴尔卡内基的话解释此事:“您不和牛接吻,是因为您没有生在印度南部的农村”。但迄今为止,我除了会用中文说,还不会用任何其他语言表达,包括这句话的原文英语。

旗袍文化

旗袍被誉为中华女性服饰文化的代表,以其流动的旋律、潇洒的画意与浓郁的诗情,表现出中华女性贤淑、典雅、温柔、清丽的性情与气质。虽然现在已很难看见身着旗袍、左手执油纸伞、右手执香扇的雅致美女款款而步,但那唯美的景象至今很多人依旧向往。数千年来,中国对女性的要求是非常严肃的,旗袍服饰也是封建主义对妇女要求的产物。但旗袍作为中国女性服饰美的元素,已经被世界认可,成为了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凤冠霞帔,母仪天下,如果说中国几千年来的封建传统把妇女的最高期望值定到这里,那么最能说明一切奥妙的关键字眼就是“表现”。把美好的体貌表现出来的唯一媒介是好的服装。 

“霓裳羽衣”也好,“凤冠霞帔”也罢,除了对那种繁华尊贵的追求之外,无论如何也剪不掉那段渴望美丽、渴望风采浪漫。旗袍的出现或许就因为如此吧。

葡萄酒路上的杏花女王和杏花节

德国葡萄酒之路(Deutsche Weinstraße)是德国第一条葡萄酒文化旅游路线,位于莱法州(Rheinland Pfalz)。最南边起于德法边境的施崴根-雷西腾巴赫(Schweigen-Rechtenbach)的德国葡萄酒之门(Deutsches Weintor),最北边止于博肯海姆(Bockenheim)的德国葡萄酒路之家(Haus der Deutschen Weinstraße),长达85公里,周边宽约10公里。途经大大小小140多座村庄。

德国葡萄酒路上每年有600多各种形式的葡萄酒节,如杏花节、香肠节、板栗节等等。名目繁多,各地产生的葡萄酒女王和公主又给葡萄酒节增添了不少兴趣和光彩。

早春三月,乍暖还寒。德国葡萄酒路上的杏花节(Mandelblütenfest)便拉开了帷幕。去年3月9日我们来到德国葡萄酒之路上的吉梅丁根(Gimmeldingen)这一美丽的村庄。这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杏花树绽开的粉红色和白色的杏花相间辉映,将杏花大道装扮地格外鲜艳漂亮。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