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故乡之旅

落叶归根

碧云天,黄叶地,西风紧,北雁南飞,又是一年深秋季。枯叶在西风的催促下,打着旋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母亲的怀抱,奢望时光无限延长,最好永远定格不前。可好梦难圆,无奈中落叶把亲人的牵挂和思念,化作凄婉缠绵的秋雨,默默地流入大地,化为黄土。

时间飞逝,红尘依旧。每当经过夕阳红广场,我都会停下匆匆的脚步,回首长廊:一根拐杖、一辆轮椅、一根红绳,和那相依相伴的一高一矮的身影,总是那么亲切而显目。在我人生最失意之时,那份夕阳晚晴曾让我泪雨凝噎,感动万分。读懂了人间最真最美的亲情:你是我的拐杖,我是你的明眸。

三年前那个夏日,曾多次出现在我的记忆深处,如刀刻在脑海,永不褪色。

晨辉,打在夕阳红广场长廊下一对可敬的老人身上。1米5的阿姨拉着1米8的叔叔的右手,使劲地把他从轮椅上拽起,再用手去拉他的右腿。数次后,叔叔才能艰难地挪动。阿姨的左脚尖用力地抵住叔叔的右脚——和左脚成90度的右脚。从右脚跟往脚中间用力地划去,左手紧紧地抓着叔叔的右胳膊,并用自己瘦小的身躯,抵住那虽然消瘦却仍然高大的身躯,借助拐杖的支撑,缓慢而艰难地挪步。常人一分钟的路程,他们却要花上10分钟。沉重的地面摩擦声踏在我受伤的心灵,泪水模糊了双眼,一直流到心灵深处。

叔叔6岁丧父。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养大,考入南大历史系。在中央电视台当了17年的新闻记者后,为了一解母亲晚年的相思之情,为了孩子和爱人,叔叔毅然回到老家。在涟水宣传部工作至退休,兢兢业业。6年前,叔叔突发脑血栓,导致半身不遂。医生曾预言,如再想站起来只能奢望奇迹。谁曾想,正是这一字不识的阿姨,用娇小的身躯,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把自己当成叔叔的人生拐杖,创造了奇迹。才有了这特殊的走步,才有了叔叔和老友打招呼及表达快乐时独特的“啊,啊”的声音。那根套在叔叔左脚上的红绳成为爱情的一根纽带,穿越时空。

秋风无情,人生无常。一年了,不管我怎么寻觅,纵使望穿秋水,再也无法在人来人往的人流中,寻觅到那对熟悉的身影,看不到那根岁月的红绳,听不到那独特的笑声,还有那沉重的地面摩擦声,一切仿佛在一夜间突然消失,并永远逝去!是老人病情加重,卧床不起吗?还是已经回归故里,落叶归根……各种猜测让我夜不能寐,后悔那时沉浸在感动中的我,没有想到留下老人任何的联络方式。

幸与不幸是一对孪生兄弟,只不过人们总是顾此薄彼,寻求幸福,忽视不幸;幸福时得意忘形,不幸时悲观气馁;月有圆缺,阴阳相合,物极必反,自然法则,只有辨证看待,勿以物喜,勿以己悲,拥有禅心,坦然面对,一如树叶。

大雪无痕,落叶有迹。春天发芽,生机盎然;夏日繁荫,炫目至极;秋日飘零,无怨无悔;落叶归根,化为黄土,融入大地,回报母亲的养育之恩。完成一生的使命,画上完美的句号。一如我那可敬的大姑爹。

时间逆时回转,15年前,新婚刚过,老公便骑车带我到15里外的大姑奶家。路上得知,大姑奶已瘫痪5年,多亏大姑爹细心照顾,在床上挖洞,坚持洗澡按摩,大姑奶没受过一点罪,却熬干了大姑爹。靠炸馓子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四个表哥忙于家务却很少床前尽孝。

当我见到沐浴在阳光中衣着整洁,笑声连连的大姑奶时,真的很难想象,眼前是瘫痪5年之久的病人。幸福挂在大姑奶的嘴角,疼爱写在大姑爹瘦削的脸庞。一年后大姑奶无怨无悔离去了,走得那么安详和知足。不到3个月,大姑爹也悄然离去,带着对大姑奶的牵挂和思念,踏上黄泉。大姑奶那知足的笑声,大姑爹那高大消瘦的身影早已定格,鲜鲜活活地活在我的脑海里,一呆就是15载,直至终生。

蓦然回首,斯人以逝,可精神长存,指引后人,落叶归根,是树叶对母亲养育之恩的回报。落叶归根,亡人是对亲人的思念,是对故土的相思。绚烂至极归于平淡,落叶归根,穿越时空,定格美好。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