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故乡之旅

旁观同学聚会记

前两天陪同老公参加他们在德国的同学聚会,身心俱疲,两天才缓过来,感慨万千!

老公的大学出生单纯,但历史复杂。改革开放之初,他们这一拨天之骄子成了国家重点实验和培养的特殊人员。几经选拔重组,才最后确定各人的最后学业方向。所以,特定时代造就了他们复杂的同学关系,仅仅这一次同学聚会就有同学一年、两年、三年和五年的。我是眼花缭乱,一团浆糊。作为一个陪同者,既能沉浸在狂欢之中,也能游离于喧闹之外,冷眼旁观。

也不知是从哪年开始,老公他们逐渐开始热衷于同学聚会。加上风靡全球的微信的巨大功能,今年同学聚会是史上之最。不是说参加的人数,而是指参与的程度。从筹备开始,就七嘴八舌。聚会本身就是一个重要话题,让同学对话骤然密集。好主意,馊主意;认真的,调侃的;事无巨细,精心策划的组织者与插诨打呵,无事生非的聚众者,一场混乱,不亦乐乎!

临近聚会的倒计时更是微信频繁,大家的心都给高高调起来了。有人怕被认不出,自觉地送上当天的照片,省得尴尬。聚会那天从接机就开始了全球直播,照片满天飞。不得不说,这微信真是个好东西!两百人的同学,四十几个人的聚会,弄得“世界闻名”,人人皆知,想不低调都不行。过去同学聚会都会有纸质的照片保存,现都在手机微信里,不知二十年后想回忆,缅怀还能不能找到当年的照片和你来我往的文字交流,思想火花?要能把微信内容保存下来就好。就像我们现在遗憾为什么没把大学的日记好好保留。

忽略个人的职业成就,人的个性大概是这三十多年改变最少的东西,成了你独一无二的个人标签。老公的这些同学也有三十年没见的,除了见面第一瞬间霎那的犹豫恍惚,说出名字来后立马就能在脑海里浮现出当年的模样和特征,这些特征也随着谈话的深入而逐渐再显。对我这个当年没参与其中的人来说,也能一眼看出谁是当年的才子佳人。花花草草们虽历风霜雪雨的岁月洗礼,但依然风韵犹存,风采依旧。那些暗恋的,单恋的,双恋的,原配的,离异的故事在酒精的鼓动下,永远都是同学聚会最好的话题。

除此之外,最让人感叹的是,当年那个羞涩腼腆、迟钝木纳的你,何时摇身一变成了或主政一方,或专业巨头,或家财万贯的大牛?所以,同学聚会既是让生命快退快进的浪漫电影,也是让人必须直面他人成就的残酷现实:我们曾在同一条起跑线出发,却殊路不同归。好在幸福的定义因人而异,没听说习近平和马云的同学有谁因压力山大而抹脖子自杀的。

作为所谓“精英”的另一半,我们夫人/丈夫们其实也不易。几位都是一方面全力支持辅佐当家的发展,“领导”说“换地儿,出发”,老婆二话不说,卷起铺盖紧随,任何时候都把家、后方和孩子打理好。与此同时,还要在“强人”的阴影下斗智斗勇求自己的生存空间,个中辛酸与乐趣并存真正是荣辱与共!想起国内同学聚会基本是不带家属的,所以要感谢“领导”还愿意带我们出来,让我们见识这些有趣的人,经历这些美妙、难忘的时刻。这些经历也成了我们此生共同的记忆,留待晚年一段段、一点点地回味。

聚会在科布伦茨的德国角划上句号,一组组的人相继告别。看着他们一再回头挥手、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有伤感和留恋。都知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相聚再美,终有一别。无数次开怀大笑、高声喧哗和熬夜之后留下的是声音暗哑,是身体疲惫,内心突然的空寂和茫然。中医说“喜伤心,忧伤肺,怒伤肝,思伤脾,恐伤肾”。过去我总不能理解,为什么喜还能伤心,现在知道了,“喜”所引起的兴奋(肾上腺素和其他的“幸福荷尔蒙”的分泌)不仅在当下消耗大量的心力,精力,在“喜”过后必定是随之而来的“不应期”,是心寂,是神疲,是高潮过后的“心力禅竭”。好在同学聚会不是年年有,攒个三五年,思念便又渐渐增长,内心亦又蠢蠢欲动,那就是下一个聚会的时间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