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秋有野菊时

野菊到处都有,但别的地方基本以金色为主,我在家乡见到的却有黄白紫三种,秋天开拇子大的花,一簇簇生长在田边地头,溪畔路旁,朝暮清风掠过时,花们的私语乡谣一样好听,犹如金属的风铃在摇,更有淡淡的暗香袭人。

清风明月夜,独步乡野,隐隐约约总能听到野菊们喁喁私语。野菊们为什么这样放肆没有掩饰、做作和无忌地说着秋天的童话,说着生命的向往、欢愉、调侃、爱恋和闲适?这是花中精灵的秘密。在晨、在暮、在夜,我时常用心凝视它们,心里一片暖融融。其实,渺小而又寻常的野菊,以个体论说不上美丽,也没有谁出类拔萃。然而,当它们成堆成群挨拥在一起时,一种蔚为美观的视象,又的确让你为之心动。


寻访柏林饶家驹墓地

饶家驹其人与上海饶家驹安全区

法国神父饶家驹(Jacquinot, 1878-1946)是一位近乎被遗忘的人道主义者。他1913年离法来华时发誓,“要以中国作我的家,尽力为中国工作,并且死后即埋葬在中国国土上”。他在上海震旦大学任教,多次从事难民救济,如1931年长江洪水的难民救济等。

1937年“8·13”淞沪抗战爆发后,饶家驹冒险深入战区,以中立的身份吁请交战的中日军队停火4小时,以便撤出战区内的伤兵和难民。经过他的努力获得成功,名声大振,成为上海报纸上的明星人物。在闸北他被弹片击中右臂,不得已锯掉,从此上海人称他“独臂神父”。

桂林,真的好贵啊

guilin我特别喜欢桂林,不仅因为她有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山水美景组合,还因为二十三年前那桩外贸生意让我难以释怀的寻竹情,以及老同学及家人的热情好客而保持多年的珍贵友谊。再加上自己的小妹也嫁到这里,十几位老同学在此都有房产等等。于是,常爱怀旧和喜欢热闹的我也买了一处小居室,想着有朝一日——老同学退休之时一起在此赏景娱乐。为此,我等不及女儿生产满月,就迫不及待地飞到桂林,住进了半年前就装修好的新房子里。

笑容

当年尼克松访华,尼克松夫人被安排参观上海市少年宫,需要一台高质量的少儿文艺综演。一接到中央指示,市领导向全市各个小学、区少年宫一召唤,大家立马蜂拥而上。

我也被区少年宫送去参选。因为小提琴选手不少,领导灵机一动,干脆选上十个女孩组成了小提琴齐奏,演奏当时的流行歌曲“大红枣”和“草原上的红卫兵”。

复制奥地利小镇

chinesen_kopieren_hallstatt_fuer_luxus-resort近日,德英美各大媒体相继报导中国广东惠州市博罗县正开工兴建一座模仿奥地利小镇的旅游村项目,热传于网上。从报导内容看,德英美媒体均以为惠州市真的要在该市博罗县罗阳镇鸡麻地村(现改称麦田岭)复制出一个山寨版的哈尔施塔特(Hallstatt)小镇,因而表示不以为然。不过,它们如此大加报导,无异替哈尔施塔特小镇和中国该项目的投资商五矿集团作了免费的大广告。

一谈到仿造、复制,人们自然会想到知识产权的问题。哈尔施塔特的村民、商家、官员等开始得悉他们的村庄将被复制时,几乎都很反感。村庄百年老店绿树饭店的主人莫尼卡·温格尔说道:“我认识的大多数村民对此事感到很不高兴,不是对仿造本身,而是对他们的做法。我不喜欢知道有一队人马多年来悄悄在此对我们的村庄进行测量、拍照、研究。我认为他们应该直接与我们接触。”“这幢房子是我个人的艺术创作,而现在有人来这里复制我的房子,对我来说,就好像一个画家抄袭了别人的画作一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