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北京行

预 感

“我这是怎么啦?每次回家,尽管惦记着德国这边,但仍旧兴高采烈,从未有这样不情愿过,别不是什么不祥之兆吧?”我问先生。
“瞎说什么!你赶快回中国,让我也过几天没有你的清静日子。”先生回答,他经常嫌我婆婆妈妈,惦记着干涉他的自由。


南国历险 出门万事难

一次有惊无险的海南之旅

那次海南之行确实吃了不少苦头,被敲诈了一点钱也算破财免灾。大体说来有三大收获:首先是在海口认识了不少文友,二是体会了出门在外、身在异乡的难处,第三就是15天内共减肥 8 公斤。

2009年4月25日我接到邀请去海口远东大酒店,参加海口作家协会和海口晚报社共同举办的笔会。我喜出望外,决定前往。

体验中国铁路(下)

车轮滚滚,滚滚车轮。记忆中第一次坐漫长的火车是在七十年代初,那是随父亲同家弟一起从北京前往父亲工作所在地河北省正定县。
“爸爸,火车还要开多长时间啊?”我忍不住地问。
“还要开3个多小时。”
“这么长啊。”八岁的弟弟说。
记得当时是春节后的隆冬。广大的河北平原覆盖在厚厚的雪被下,时不时地会见到冬小麦矮小泛绿的身影。田埂之间排着行行高大整齐的白杨树。那是一望无际、鲜有人影的白色平原。可对我们小孩子,特别是在文革正较劲的时候,那个隆冬列车,给我留下了非常沉寂无聊的印象。
对了,那时车厢里很空,车开动后,列车员马上会提着铁壶送来滚烫的开水。

麻坛旧事

麻将乃是我们的国粹,国人虽不敢说人人会打,但普及率之高却也稳居群众文化活动之颠。想当年在老家工作时也曾热衷于此道,兼之耳闻目睹许多趣事,不敢独享,故不得不写出,一博众人之笑。

乡长

其实本人工作于本县一干部培训学校,平日并无具体工作,

上海酒吧会友记

这次回国出差,在上海转机逗留的时候,曼海姆的同学好友,海龟小石,还有达姆斯达特海龟小梁约我一起去上海的schwul酒吧,了解引导中国西化潮流的上海前卫亚文化。他俩选择的浮生酒吧位于静安、长宁、普陀三区交界处的曹家渡三鑫花园,那是年轻一代旅德海龟近年来聚会、交友的娱乐场所。上海对我而言,没啥风景名胜,也没啥好看的,正因如此,觉得和小石小梁在一起见面聊聊天,除了泡上海的酒吧外,也可观察时尚文化潮流。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