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生命感悟

最后的月光

虞姬从来没有审视过自己,也从来没有审视过自己和项王的爱情。现在,项王睡在大帐内,四面响着楚歌,她披了披风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走进中庭。抬头看看天,清湛的夜空明月朗照,乾坤如此分明,夜晚如此宁静,月光似水,无语又无言,而她忽然像站在一个点上,一个时空交错的点上,时间在这个点上凝固了,她站在这个点上凝视着。

她看到了一个清纯如水的少女在溪边浣纱,莲步轻移,荷裙轻摆。她拎着洗好的衣服走在那拂风的杨柳岸边,燕子在她身边呢喃,雀鸟在她头顶盘旋,鱼儿也跟着她的影子游弋。她伸了伸凝脂一样的胳膊,抬了抬葱根一样的手。一抬眼她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她。他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凜凜,身躯挺拔,剑眉紧锁。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天啊,她看到了他的眼睛,看一眼便掉了进去,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呀,像最晴朗的秋夜里闪闪的星光,又像朝阳升起时照射在湖面的跳荡波光,还像清湛湛的蓝天……不能再想他的眼神了,总之,那天她看了他一眼,他便已进入了她的心里。她迷迷糊糊中记起他下马走向自己,把自己抱在怀里,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觉得他那双眼睛就是她的太阳,就是她的月亮,它们高悬在她的心里照彻了她的世界。

从此,她像一株围着他长的植物,他的喜悦让他茁壮,他的悲伤让她成长,她喜着他的喜,悲着他的悲,呼吸着他的呼吸。她随他南征北战,每一战都让她为他捏着一把汗。每次她都坐在大帐中谛听着无数个动静中他的所有动静,她能从千军万马中听出他的马蹄声。他的马蹄声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浑厚和力度,他的马蹄声踩着地的时候激越里有一种脆响,那是他打完胜仗时轻快的心情和急于见她的心情交织在一起的结果。多年来,她不止一次听到过这种声音。听到这种声音,她的内心就忽然会有一种奇异地宁静。他回来了,她迎上去抱着他,他也抱着她。她吻着他如同吻着自己的生命。是的,她真的这么认为的,他就是自己的命。

和他在一起多少年了?她似乎想不起来,有时候她觉得是一瞬,日日月月也就那么一霎间的事情。但有时她又觉得他们在一起很久很久了,很久很久,久远到天荒地老,好像几生几世都在一起了。可是现在,那几生几世忽然就凝固在这一点上,忽然静止下来不再发生什么似的,所有的一切都凝神倾听着什么似的,甚至连时间也不知到哪里去了,她和他天长地久的情爱忽然成了别人的故事。她看清了他们的情爱——原来,他们的情爱占据了整个世界,整个世界都飘扬着他们情爱的丝丝缕缕,可是现在忽然缩小了,细如微尘,她所有的轰轰烈烈、所有的生生死死,在一霎间轻如鸿毛,天地之间多一个我又如何、少一个我又如何?什么是爱,爱在哪里,所有的缠绵在一刹那间,被清如水的月光割断。

她想起了项羽那帐中的抚慰,想起了他那皱紧的眉和他那眼神里的疼惜,想起了他的缱绻和不舍。可是,那个女人是谁,那个男人又是谁,那份爱又是谁和谁?她的嘴角掠过一丝不经意的笑,天下是谁?子民又是谁?轰轰烈烈成就霸业又是为了谁?……所有的一切,都将如一阵清风吹过。她想,我不为谁,她想我曾经爱过谁,什么是爱,什么是情,所有的这些都成了模糊的一切……

她笑起来,笑自己的不通透,笑自己竟被一个情字困了这么多年。一股清风吹来,她看清了这风的纹理,看清了这风的含义。她笑着说,不用再提示了,我就是月光下这清风一缕,变成清风也就接近了那看起来美得让人心痛的月光。她想,能像嫦娥一样多好,一缕香魂飞升,便可永久住在那洒满清辉的广寒宫。

她凄然一笑,披着月光走回了大帐。项羽这时已经醒来,惺忪着眼木然地坐着,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看到虞姬从外面披了一身月华进来,脸上现出一种少有的肃穆。这是多年来他从来没有见识过的美,不知怎的,这种美让他有一种不祥的预兆。还没等他明白过来,虞姬,已经拿起了手中的剑刺向了她自己……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