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生命感悟

动物世界色彩

人是个傲慢的物种,自己的事情都理不清,却喜欢对其他的物种指手画脚。比如人说,经研究发现,狗眼看世界是黑白的,没有色彩等等,你又没长着狗眼,干嘛如此武断呢,是不是应该讲讲狗权呢?

我们的狗酷爱球,在商店遇到摆着球的架子就不肯走,你若是不注意,它就会叼走。有一次在一家电气商店,它肚皮贴地费劲地往一个货架子底下钻,怎么都拉不出来,我都怕它卡在底下出不来了。等它费劲退出来后,嘴里叼着个塑料球兴奋异常。那球弹性很好,一蹦就是老高,透明的球里还有个小恐龙,狗岂有不乐之理。平常遛狗碰到正在踢球的孩子,它会跑过去和人家抢球完,有孩子玩破的球丢在路上,它见到了就美颠儿颠儿地叼回家;邻家孩子玩球飞过院墙掉在我家院子里,那球肯定就改姓狗了。因此,自从它来了后,我家到处都是球,大部分都是它拾荒而得,网球,高尔夫球,各种材料造的大小球,球内胎……它怎么不拾钱呢?


有一次它在商店地上捡了个桔黄色的、柑子般大小球,我也闹不清是它自己从架子上够下来的,还是有人不小心给碰到地上的,总之它一见就爱上了。那球还真是给狗玩的,一捏就出声,狗那么执著地盯着球,我不忍心便买了下来。回到家里把球交给狗,它立刻就玩疯了!和孩子一样,狗也喜欢有人和它一起玩,它叼着球,戳到你面前,我们便把球家里外面四处抛,它弦上箭一般飞出去再把球追回来;如果没人和它玩,它就自己把球抛起来,用头顶,鼻子顶,爪子还能把球拍起来,前世肯定是踢足球的。有一次我扔球,它顺着球的方向追了过去,经过地上放水果的筐子猛然刹车,一嘴下去,把里面的柑子叼了出来,那柑子的大小与颜色与球非常相像,它叼到嘴里后才发现不对,这让我狠狠地沉思了一下,狗眼里真没色彩吗?

说起德国快递,生活在这里的人恐怕无人不晓,有一次我和专送小镇地区的快递员K先生开玩笑,问DHL这几个字母是不是 dauerhaft langsam (持续的缓慢的)的缩写,他用更好的德文打趣回来,说是dauert halt langer(持续的耐久)。K先生很受小镇居民的喜爱,但最喜欢他的恐怕还是我们的狗。有一次他来送快递,狗先迎上去盘问,他随手从车里取出块狗饼干递过去,从此后狗对他另眼相看,只要街上有DHL的车驶来,狗便开始兴奋,DHL和狗饼干成了同一词。我们却始终闹不懂,路上跑的像DHL一类的小货车那么多,狗既不懂色彩,是靠什么辨别出DHL来的呢?莫非它是识文断字的文化狗?狗的听觉非常灵敏,或许DHL 的摩托与众不同?

有一天,我和狗平安无事地走在街上,猛然间它机灵起来,耳朵竖立,眼光猎猎,表情昂然,撇下我撒腿一路向前小跑。我抬眼望去,百米之外,一辆DHL停在路旁,急得我大声喝它回来,拴住它和我同走。我理解它急着见K先生的心情,但这种情形往往很危险,狗很小,不能保证车上的人能及时看见,如果突然启动开走,岂不危险。把狗拉回家后,我脑子始盘旋着一个主题,那车熄火一声不吭停在路边,狗怎么知道是DHL 呢?它若不是看得见色彩,就是真的有文化,两者必居其一。

关于动物的色彩能力,一位遛狗曾同事对我讲过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有一年她在园子的一块地里种了二十来颗郁金香,各种颜色混在一起种的,结果招来了爱吃植物根茎的田鼠,把她种郁金香的那块地掘了个乱七八糟。春天来了,郁金香应该长叶开花,那块地里什么也未长出来,她以为都让田鼠解决了。令人吃惊的是,园子里根本没有种过郁金香的地方却长出了郁金香!更为奇妙的是,红一丛,黄一蔟的,很有纪律地分色彩长出,遛狗同事百思不得其解。

“你说,就算田鼠对郁金香情有独钟,没有把花球茎吃掉,可为什么要把球茎搬走呢?如果不是它们干的,又能是谁呢?或许它们是想把球茎贮藏起来,这也可以理解,可他们怎么就能按照颜色来储存呢?那不过是葱头一样的球茎,还什么也未长出来,它们是根据什么来判断颜色的呢?”

“会不会是闻出来的?”我分析着,很有些遗憾自己不是田鼠,靠鼻子能识别颜色,很了不起的能耐啊!

我们俩一致觉得田鼠还是什么其它的鼠本事高强!只是遛狗同事很头疼,她的园子被田鼠看上后,种什么都不易,因为田鼠的一大嗜好就是咬食植物新生的嫩根儿。有一次,她凑巧遇到一位葡萄园主,交给她一个妙招,才驱走了田鼠。那招儿很简单,不杀生,不下毒,德国田鼠也不准滥杀的。只是把葡萄酒的空瓶半截土埋在地里,当风吹过还是什么其他的动静,那空瓶子就会发出声音,而那声响在田鼠听来,就如同天摇地动一般,它们落荒而去了。

“那这些东西也是防田鼠的了?”我指着几个插在地里,模样像个大淋浴喷头似的家伙问她。

“这些是对付鼹鼠的,里面装着电池,发出的声响地面上的人几乎听不出,可地下的鼹鼠听到就像地震一般。”她解释。

人啊,真够损的,动物呢,倒是聪明有天赋。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