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生命感悟

有趣的三老赌寿

现代作家李定夷(1890-1963)在其《民国趣史》中有一篇《长老赌寿之佳话》,记载了三位老人赌赛谁的寿命更长的故事。

美国社会学泰斗、俄古大学(疑为俄勒冈州立大学)教授司达博士,经常奔波于太平洋两岸,与日本首相大隈伯(大隈重信)关系相当密切。

有一天,大隈重信对司达说:“我看你身体非常健康,应该能享有高寿。”

司达颇为豪迈地说:“不错,我自信能够活到一百二十岁。”

大隈重信哈哈哈哈一阵大笑,又说:“可是,我却自信能够活到一百二十五岁呢!”

司达不服气地说:“然而我与阁下究竟谁的寿命更长一些,今天尚属于未知之数,咱们就用此事来赌一赌,怎么样?”

大隈重信怎肯示弱,爽快地一口应允。

曾任南京临时政府司法总长的民国元老伍廷芳先生,其时正在当“卫生之实行家”,即做一些倡导国人讲究卫生的具体工作。他与司达博士也是老朋友了,司达就写信给他,希望他也加入这场赌寿比赛。伍廷芳回信道:“听说阁下与大隈伯赌赛谁更长寿,这实在是一件雅人趣事。以阁下与大隈伯如此健康之体魄,又很注意卫生,理所当然地都能享有高寿。不过,我伍某身体之健康,又远在你们两位之上了,其寿命也必然比你们两位要长得多,他日必能从阁下与大隈伯的子孙手上领取赌金。请你们两位早作准备,在遗嘱中予以注明,伍某不胜欣幸。”

不知怎的,伍廷芳的这封信与三位老人赌寿的事儿,竟然传了出去,美日两国新闻界都纷纷报道这场极为有趣的赌赛。

《民国趣史》初版于1915年3月,当时的李定夷先生自然不可能知道谁是这场赌赛的最后胜利者,只是说:“闻大隈伯今年七十八岁,伍廷芳今年七十二岁,司达博士年最少,才五十七岁云。”我们知道,伍廷芳生于1842年7月30日,从他当时72岁来推算,李定夷此文应作于1914年。大隈重信生于1838年3月11日,其时应该不是“七十八岁”,而是76岁,他应比伍廷芳年长4岁而不是6岁。至于57岁的“司达博士”究竟是谁,笔者尚未查出。因此,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世纪,也无法判定三人中最后胜利者,只能拿大隈重信与伍廷芳作一番比较了:

大隈重信病逝于1922年1月10日,享年83岁;五个多月后的6月23日,伍廷芳亦一病而逝——按照中国人的算法,虚龄虽已81岁。由于离生日还有一个多月,按照西方算法,实足年龄只能是79岁。显然,应该是大隈伯略胜一筹了。

应该说,那个当时最年轻的司达博士,能活到120岁的可能性也极小极小,只不过这三位老人的豁达与乐观,确实令人敬佩:大隈重信自称能活125岁,而伍廷芳呢,“常自言能活至二百岁以外者”,其自信心更是远超过司达与大隈。人们看到,正是1922年,虚龄已八十开外的伍老先生仍然精神矍铄,追随孙中山先生,为革命大业不辞辛劳,东奔西走。然而,这一年的6月16日,老同盟会员、广东军阀陈炯明突然背叛孙中山,炮轰总统府,逼得中山先生不得不避往永丰舰上。而身子骨一向硬朗的伍廷芳,则因陈氏背叛革命而气愤至极,病倒于床,一个星期后就驾鹤西去。后来孙中山在《祭伍廷芳文》中有“作贼者谁,迫公于死”;“公为国死,痛乃无期”;“我不敢死,公不欲生,愿持此志,证之冥冥”等句,足可证明伍老先生属于非正常死亡。倘若没有“迫公于死”的“作贼者”陈炯明,伍老先生得享天年,即使不能活到二百岁,也不至于败给大隈重信吧?

总之,无论谁输谁赢,能给后人留下三老赌寿这段佳话,三位不同国籍的老人,也该含笑于九泉了吧?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