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生命感悟

中医的效果

绿豆有清热解毒功效,这点都多少有所了解,在民间有很多人运用绿豆的这一功效来保健治病。《本草纲目》中有关于“绿豆”的介绍:“绿豆气味甘寒、无毒……解一切药草、牛马、金石诸毒。”明朝养生家高濂所著《遵生八笺》中说:“解暑,绿豆淘净,下锅加水,大火一滚,去汤停冷色碧食之,如多滚则色浊,不堪食矣。”也就是说,至少400余年前的明代,绿豆汤就已成为解暑之物。至清代,绿豆汤已成为大众食物。蒲松龄在家贫时尚能掏出三年绿豆煮汤供人消暑,所得的报答——行路人所讲的故事,助他写成《聊斋志异》。

日常生活中都有这样的经验,在烈日炎炎、暑气袭人的夏季,浑身燥热难耐。这时,如喝上几碗清凉的绿豆汤,就会感到烦渴顿减,神清气爽。一些人如口角长疮、溃烂,易长痘痘,如果常吃点绿豆,这种现象就会慢慢得到改善。外科医生用它来治疗痈疽,保护内脏,散去毒气,说它的效果极好。若三天内吃十几次,可免除毒气侵入五脏六腑。

绿豆的清热解毒功效是从生活实践中来,被人们普遍认可。但就这样一个有广泛民众基础的常识,被有的人用西医理论一分析,居然变成伪科学了,实在让人大跌眼镜。有人发表文章说,绿豆仅仅是豆类的一种,“作为一种食物,起到的是营养作用,不应该有、也不能声称它有治疗作用。绿豆的主要成分是淀粉、蛋白质、纤维素,还有一些维生素和矿物质,有一定的营养价值。……何况这些成分是在许多食物中,特别是豆类中都有的,没有什么特殊、奇妙的。”绿豆的功用就这样被人用所谓现代科学的方法一下给抹平了,绿豆的清热解毒治疗功效也成了不科学的了。

与绿豆有同样命运的还有巴豆。传统中医认为巴豆是一味泻药,《日华子本草》云:巴豆能“消痰破血,排脓消肿毒”。《本草汇言》载其对“留饮痰癖,死血败脓,寒痰哮喘,下嗌即行”。人们在生活中也总结出巴豆能破积、逐水、涌吐痰涎,有助于治寒结便秘、腹水肿胀、痰饮喘满、喉风喉痹、痈疽、恶疮疥癣等。《上海中医药》杂志还专们记载张连波教授用巴豆救治危重症的例子:

陈某,男,46岁,农民。咳吐脓血,延已两裁。迩来吐脓夹紫暗血块,排出不畅,胸部闷痛难忍,痰涌气息喘促,大便数日未行。舌质紫,苔灰厚腻,脉弦虚滑。x线示:肺脓疡伴空洞、脓胸。痰淤脓毒结聚于肺,恐正气暴脱,急拟劫痰排脓。巴豆400毫克,去皮心,切细,分两次冷白饮送服;另以桔梗、杏仁、百部合、北沙参各12克,苡仁30克,生甘草6克,煎汤服之。翌日复诊时告之,巴豆服下,腕部有灼痛感,腹痛,大便共泻7、8次,呕吐白色粘沫痰2次,咯脓血盈婉,胸部闷痛顿减,气喘轻松。继将巴豆减至每次150毫克,原汤药不变。继服5日,病情已较稳定,但仍有呕泻反应。遂以原法,巴豆再减至每次100毫克,并无明显不适反应。连服一月,诸症若失。

这个医案记述得非常详细,张教授这里重用巴豆,正是看重巴豆的峻下逐水之功。可是有人用现代西医常用的小白鼠实验,却得出与之相反的结论,发现白鼠吃了巴豆非但不泻,反而吃得津津有味。于是得出结论,巴豆没有致泻功能。

有没有致泻功能,中医几千年的实践经验早已说明。中医早有记载:“巴豆又称鼠豆,鼠食之不泻”。而现代人非要等着小白鼠点头,小白鼠不点头的话,人们几千年的经验也是白搭。古代也没有人做过青蒿的成分提成与小白鼠试验,但李时珍在明代就提出发疟疾寒热时,“用青蒿一把,加水二升,捣汁服”。青蒿素现已走向世界,其功效也被反复证明。

这些看似毫不相联的事例,其实揭示一个道理:用西医的方法来分析中药功能是行不通的,也是不正确的。那中医又是如何来确定药物的药性及功能呢?先来看下面的两个例子。

鸡内金是中医常用的一味药,基本作用是健胃消食,通淋化石。鸡内金的这些作用是我们很多人都亲身经历的,如小时候我们吃多了胃不舒服,这时父母就用鸡内金给我们熬水喝或烙焦饼,往往吃了当天就见效。到现在我的老家还保留给孩子烙焦饼的风俗。鸡内金的这些作用显然没有经过西医的成分检测和小白鼠实验,那中医又如何知道鸡内金的这些功用的呢?原来,古人自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人们在杀鸡时,在鸡的嗉囊里面会发现很多小石头,这些小石头,在鸡的胃里面反复碾磨,有助于食物消化。但鸡的嗉囊内壁却不会因为这些石头的碾磨而受伤。古人通过这些观察,从而推断出鸡嗉囊内壁(也就是鸡内金),具有消化饮食和消磨石头的作用,配伍其他药物一起使用,能治疗胆结石、肾结石。

人们在有痰咳嗽的时候,医生大多要开出一种“鲜竹沥液”或“竹沥颗粒”的药。医生及病人也都反映说这类药对于肺热咳嗽痰多、气喘胸闷、痰涎壅盛的症状效果非常好。这里所说的竹沥,是竹子经加工后提取的汁液。将鲜竹竿截成30~50厘米长,两端去节,劈开,架起,中部用火烤,两端即有液汁流出。以器皿盛之,青黄色或黄棕色液汁,透明,具焦香气。“竹沥颗粒”就是用这种液体制成颗粒剂,以方便人们服用。竹沥的这些功能像鸡内金一样,也没有经过西医的成分检测和小白鼠实验,古人仍然也有自己的方法:“观竹之形态,中空而直,从头至根部,看似有节所阻,其实中央气机相通,就好比人之体腔,被膈膜分为胸腔、腹腔、盆腔,好似竹之三节,看似不通,其实三节之中由三焦上下贯穿,内外相连,竹之内质为竹茹,清热化痰,贯通竹之全身,借用于人,能贯通人之三焦。非简单的化痰之品,实为清化痰热自三焦水道而出。竹沥为竹之精,其通利三焦,化三焦痰热最速。三焦与心包互为表里,凡心包受痰热所困,心神不宁者,用竹沥皆有捷效。”“皆有捷效”说的是多么肯定!多么自信!

其实,不仅以上两味药,很多中药的药性都是人们通过观察自然,从自然中体悟出来。人生活在天地之中,为万物之精灵,人之五脏六腑,通过五行归类,通过取象类比,在自然界中随处可见其身影,取象于天地之间,类比如五脏之属,则疾病均可以寻找到对应的治疗法则,这就是中医所宣称的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中医与西医产生于地球的两端,一个东方,一个西方,植根于不同的土壤之中,有着不同的文化基础。文化不同,导致两者在认知途径、思维方式、研究方法、疗效评价等等方面产生许多差异,以至相互之间难以调和。西方人认为,整体是组合而成,是可分的,各种现象都可还原成一组基本的要素,热衷于走实验研究的道路。这就是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喜欢越分越细,内容却越来越多。中国人则认为“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吉凶,吉凶生大业”。万物是在“一”的基础上衍生的,是在“易”的基础上变化的,因此看事物大多从整体入手,强调事物的自然和阴阳属性。这样自然而然的“阴阳五行、易经八卦”也就成了中医的文化与思想基础。

可是,现代人在研究中医时却不从中医的基础入手,而是用西医的成分检测和小白鼠实验方法来研究中医,还美其名曰是中医的现代化。这样,他们得到的结果就是中医没有科学依据,一切都是骗人的。试想,如果中医真的没有科学依据,真的是骗人的话,能一骗就是几千年吗?那些历史上有名的医生都是吹出来的吗?那些经典的治疗医案都是编出来的吗?

其实换个角度,如果用中医的思维来看西医,也会发现西医同样很糟糕。比如西医治疗肿瘤,以前西医采用的方法是单纯的杀灭癌细胞,不分青红皂白在人体内乱砍滥杀。俗话说“歼敌一千,自伤八百”,一场混战下来,最后发现瘤没了,人也死了。即使人还活着,人体内的病毒也败下阵去,可是经历了身体内的混战、侥幸生存下来的内脏,却也伤痕累累。因此,这样的病人即使把病治好了,也会因为治疗而导致病人身体整体素质每况愈下,其他的疾病又乘虚而入,会让病人苦不堪言。在中医人眼里,西医就是“夺命阎王”。中医不是直接把瘤消灭,而是提出“以正攻邪”、“人瘤共存”,改善病人的生活质量、延长寿命。著名科学家钟南山一针见血指出,“现在整个世界对肿瘤的治疗理念也向这方面转变,跟中医是有关的。”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认识中医、研究中医必需要知中医之“己”,要用中医的方法来研究中医,用中医的思维来探究中医,这样才能体悟到中医之精妙,认识到中医之神奇。如果认识不到中、西医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文化基础,用西医方法来硬往中医身上套,用西医理论教条式的来硬“框”中医,那对中医不仅不公平,还会把中医往死里逼。

可悲的是,现在一些人走的正是这条路。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