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人生感悟

选择投胎到什么样的社会

公平(fair)和公正(just)的差别到底在什么地方?许多人将这两个概念混淆。

举例来说,现在考名牌大学困难。如果你是北京人,或者上海人,在同等学习成绩下,你进名校的几率就高些。这样对于外地的学生就不公平。但是, 如果你是少数民族,你就可以多加分而进名牌大学。这样做就是为了体现公正。

再举一例,如果你恰好是中国目前顶层的子女,你参加国家财富的再分配就有优先权。那样显然不公平。但如果你住在某个革命老区,而国家将富裕省份的钱转移给你花,这就是公正,但对于富裕省份就是不公平。

我们国家的资源分配常常受到质疑。难道你出生在北京或上海是你的功劳?再者,以前皇权时代当个王子或公主有优先继承国家财富的权利,怎么现在都人民共和了,还有父荫庇子呢?

哲人总是在苦苦思考正义的社会应该如何运作。罗尔斯(John Rawls)是一个影响美国政治的当代哲学家,他写了一本书叫《正义论》。其中他要我们每个人想象,当你对个人的出生、机遇、条件和天赋无法选择,可是你必须去这人世间走一遭,你会选择到什么样的社会去生活? 而且,你在选择之前,可以参与制定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就好比你要投胎,可是你不知道将来你会是谁。你有可能是贵州大山里的留守儿童,也可能是上海滩上的金枝玉叶。同时,有一大堆还未出生的投胎者和你一样为这事纠集。于是,你们就坐在一起,大家商量去投胎的社会应该如何运作。每个人在谈判桌上的立场就是原始立场(original position)。因为大家都不知道今后会到什么样的家庭、地区或得到什么样的天赋。所以,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无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你们商量好游戏规则后,这无知之幕突然拉开。

那么,你会决定什么样的社会运作机制呢?会如何考虑社会资源和财富的分配原则呢?

罗尔斯给我们指出了一点:当你在无知之幕后做决定时,必然会设法避免生命中可能的风险。比如你正好投胎到社会的最底层,或出生在贵州的大山里。所以你参与制定的社会游戏规则必然会为这些底层人物提供机会,保护他们的利益。同时,你也考虑到出生在社会顶层的可能,或者具有天赋的机遇。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生理差别总是有的。比如,如果你生来就是姚明的个子,那你打篮球的天赋总要得到一定的补赏吧。

那什么是公平和正义的基本原则呢?罗尔斯的论点是:

第一,每个人都必须享有与他/她人一样的基本自由和生命的尊严。这一点与洛克主义及康德伦理相同。

第二,承认人之间的不同和社会地位及经济位点的差别,也就是社会分配的不平均。但这些差别的合理存在必须满足以下两个条件。首先,社会运作必须让社会底层得到最大的福利。其次,所有的社会或政府职位为所有人开放。

也许某一天,政府会让一个贵州人和北京人公平竞争,大家用同一张考卷,同一分数线考北大。这就是所谓的程序主义原则。而所谓的程序主义看上去公平。可是问题又来了。别说你如果出生在贵州大山里,就是出生在贵阳,你上北大的几率也比北京人小。问题很简单,你在贵阳能够接触到像北京那么多的教学资源吗?你在贵阳的父母能为你提供各种不同接触上层的机遇吗?

有一些政治家会说,那我们给那些落后地区的考生或者少数民族考生加分吧。这就是所谓的用补赏主义原则实现社会的公正。中国的这些政策和美国的affirmative action政策一脉相承。这些政策的存在都与罗尔斯的公正伦理符合。

前面谈到的父荫庇子现象,当然也不符合罗尔斯的公平或者公正原则。因为罗尔斯要求所有的社会职位向全社会公开,而不是一部分人因为是红二代而比别人优先。目前美国有一批华人团体正在指控一些长青藤学校歧视华人子弟,因为华人子弟在同等、甚至更好的学习成绩下,都不能被录取。虽然这些哈佛或者耶鲁都否认歧视华人,但非裔或拉丁裔学生,甚至白人就更有机会进这些学校。

罗尔斯的《正义论》于1971年发表,很快在美国校园掀起了一个风暴,并且刮向商界和政界,影响了美国的政治、经济和法律。所以有人称罗尔斯为二十世纪下半页最伟大的哲学家。罗尔斯伦理给了实用主义者(Utilitarianism)一个响亮的耳光,因为少数人无需迁就大多数人的看法。换句话说,罗尔斯认为,大多数人幸福的生活不见得是一个公平或正义的社会。罗尔斯同时也抨击了洛克的自由主义派。举例来说,你一个企业家能挣钱是好事,但这是因为你正好在一个欣赏你能力的群体里挣,如果你不在这群里你挣个毛。你缴纳税务不仅是天经地义,你还要交到这个社会的穷人也有能力幸福地消费为止。

几乎每个美国人都受到罗尔斯伦理的影响。你如果不知道罗尔斯,就请了解一下政治正确这个概念(political correctness)。罗尔斯伦理的一大推论,就是社会公正必须体现在对少数群体的保护。少数群体和多数派一样有同等权利,不容被歧视。只有这样,才能体现社会的公正。那谁是少数群体呢?那就是祖上曾经是奴隶的黑人,刚来美国的拉丁裔,职场上的女性,或者占总人口大约4%的同性恋。政治正确是政策也是法律,可惜许多刚来美国的华人就不清楚,常栽在政治正确这一关。所以,理解了罗尔斯伦理就能理解美国的平权运动。而最近的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只是罗尔斯伦理的一个体现罢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