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远志明真的在传福音吗?

一、远志明

远志明是电视政论片《河殇》撰稿人之一,共产党员,
幼年生活在中国河北省农村,后来参军,在北京卫戍区做政工干部。此后考取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硕士研究生,两年后又转为博士生。1989年,远志明参加民运,随后被迫流亡海外,1990年到美国,任普林斯顿大学访问学者,期间开始接触华人基督教会。1991年4月28日,远志明受洗成为基督徒。1992年,由林慈信牧师介绍,入读密西西比改革宗神学院,获跨文化研究硕士学位。1995年加入《海外校园》作者团队,现为一名传道人,兼神州传播协会总编导。

从远志明的这段简历来看,他成为基督徒时间较早,刚出国一年的1991年。这一点是我比较感兴趣的。因为,根据我读到的资料,1991年时,这帮参与过六四的政治流亡者在海外还是香饽饽,吃饭是没问题的,不时还能在报纸上、电视上露露脸,被某个美国议员接见,满世界的乱飞作演讲,风头正劲。可是,为什么一个共产党员,一个热衷于政治的前部队政工干部,一个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博士生,在风光无限的时候会突然地皈依基督教?远志明对此的解释是,他认为要想在中国实现民主,只能从改变中国人的人心开始,所谓“上帝离中国有多远,民主就离中国有多远”(见:The fight for China's soul

http://www.worldnetdaily.com/news/artic ... E_ID=14016

)。可是,我对这个解释持怀疑态度。我认为,一个近40岁的无神论者的转变是不可能这么快的——除非有其他的利益因素。况且,这也不符合民主社会政教分离的传统。对于信仰的突然转变,远志明也给了家庭方面的解释(他很聪明,当时已经想到了这里有漏洞,开始弥补),他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去世。这个理由是很牵强的,但是,如果不进一步分析,这个理由似乎也说的过去。这是远志明聪明的地方,至今很少有人对此有疑问。不过呢,具我的调查分析,远志明皈依基督教最大的因素是经济利益,这个我会在本篇的最后说明。

有网友说,远志明成为基督徒后,最后成了传道人,已经远离民运而把传福音作为自己的使命。但这个说法并不是实际情况。实际上,远志明作为前“政工干部”,入教后对华人开始进行教条灌输,只是这次不是用马列主义原理,而是他发挥引申的基督教教义。那么他灌输的是什么呢?这是我们下面要研究的课题:“神州”和 “十字架”

二、“神州”和“十字架”

什么是传道,我觉得从字面理解就是宣扬信仰的真谛,通过自身的经历传达神的荣耀。一切应该是发自内心的,而非夸张的、神经质的,更不应该歇斯底里。其实耶稣就说过(大意):你一个基督徒应该是什么就说什么,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你如果自己对圣经的内容添油加醋,自由发挥,那你就是恶魔。远志明的传道方式就正如耶稣的批评。

我看完“神州”后,觉得该片想表达的意思就是,中国文化里的“龙”是撒旦的化身,而现今的中国这条“龙”的化身就是中共,意即中共就是圣经里的撒旦。是不是很熟悉的说法?对了,轮子也是这么说,但是究竟是谁借鉴谁的创意,这就难考了。但是,我们在这里看到了远志明的“神州”和轮子的宣传品之间,似乎有一根线牵着。不错,是不是有这么一根线,我们后面就可以看到。至于“神州”里的拆字游戏、牵强附会胡解老子,本身并没有什么新奇,就像我也可以证明张三丰是个基督徒,问题是缺乏事实、史料的证据,所以一切都是搞笑而已。甚至,这种牵强附会也不是远志明的原创,早在西晋时,道教写了一本经书叫《老子化胡经》,记述老子入天竺变化为佛陀,教胡人为佛教之事。胡,说的就是释迦牟尼。后来,这本经书成了道教徒攻击佛教的依据之一,道教借此提高道教地位于佛教之上。由此引起了道佛之间的激烈冲突,唐高宗、中宗都曾下令禁止。所以远志明“神州”里关于老子、耶稣的牵强附会,只不过是《老子化胡经》的现代演义。

再说说“十字架”。“十字架”这部片子有一个强烈的暗示:中国地下教会的教徒都是信仰纯正的真正的基督徒,而他们之所以纯正是因为他们不肯加入地面的教会 ——三自教会。地下教会与三自教会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影片里没说,但我认为,既然信仰是个人的事情,那么无论在那里,只要你真正的相信耶稣基督,你都是个好教徒,而不是像影片暗示的那样,受迫害的就是好基督徒。实际上,这部片子里的某些片断、某些人物的描述,给旁人有走火入魔的感觉——虽然他们对信仰很忠诚、很狂热,比如,影片里提到一个基督徒企业,所有的员工早请示晚汇报的场面。远志明在这里宣扬的其实是一种对抗,换句话说,反政府。政府是坏的,是进入天国的最大障碍,这就是这部片子的主题。怎么,又觉得眼熟?不错,轮子也是这么说的。

远志明的这两部片子传福音的效果非常差——如果他把传福音作为这两部片子的目的。从效果上来看,把它们称作政治宣传片更贴切,因为片中关于福音的信息很少,更多的是披着基督教外衣的政治。我在网上搜集资料时,没看到一个人说看了远志明的片子而皈依基督教,反而这两部片子在基督徒内部引起广泛的争议。所以客观上说,“神州”和“十字架”没有让非基督徒得到感召,反而使基督徒产生信仰的混淆。

花这么大力气,也花了这么多钱,得到一个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不看好的产品,那么,谁会去投资?这是我们下面的课题:“神州传播协会”。

三、“神州传播协会”

“神州传播协会(China Soul For Christ Foundation)”是远志明的老巢,它的前身叫做“神州传播公司(China Soul For Christ Inc”,一个有限责任公司,1998年成立,一年后由以赢利为目标的公司转换为非赢利的组织“神州传播协会”。

在网上,我只能查到“神州传播协会”从2002年到2005年的会计报表(http://dynamodata.fdncenter.org/990s/990search/esearch.php,搜索China Soul)。我不是学金融会计的,里面的很多条目看不懂,只能说说我能看懂的部分。“神州传播协会”的净资产是一直在增长的,从2002年的$466,313,到2005年的$1,094,344。三年的时间翻了一番。从网上资料来看,一般都会认为“神州传播协会”的老板是远志明,可是从报表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协会的董事长兼总裁是一个叫谢文杰(Wen-Jai Hsieh)的台湾人,远志明在这个协会只是副总裁兼秘书,而远志明是这个协会里唯一拿工资的董事会成员,年薪$63,000。有这么一个固定收入旱涝保收,其他通过稿费、讲道获得的捐款都是外快,可以看出,远志明成为基督徒后活得很滋润。

照理说,谢文杰既然是“神州传播协会”的董事长,那么在介绍资料里说明就可以了,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可是在“神州传播协会”的网站介绍里没这么说,仅仅提及谢文杰是该协会的“总干事”(http://www.chinasoul.org/c-about.htm),轻描淡写,仿佛无足轻重。这就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这么做完全违背常理么——你低调的毫无理由,就说明你想隐瞒点什么。联想到轮子的报纸、电视,其大老板都是若隐若现面目不清的台湾人,就更激发了我的好奇心。

台湾人,又看到了台湾人的身影,那么我们下面的课题就是:谢文杰

四、谢文杰

网上关于谢文杰的资料很少,远志明对谢文杰的介绍也是模棱两可支离破碎,一会儿说他是企业家大老板,一会儿说他是公司的部门主管打工仔,莫衷一是。但是,根据“神州传播协会”对谢文杰的介绍,他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http://www.chinasoul.org/e/news/proposal.htm):In 1978, he emigrated to U.S. in 1978. After some different positions, he and several friends started a company called Ecad Inc. in 1982. The company became very successful, was re-named as Cadence Design System, and went public in 1987.

按照这个说法,谢文杰创立了Ecad Inc,后来上市改名叫Cadence Design System。这个说法是不清不楚的。我查询了Cadence Design System,这是一个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在该公司的介绍里,从来没有提及Wen-Jai Hsieh这个按理说是创始人的名字(http://www.cadence.com/)。进一步查询,发现Cadence Design System是由两个公司(Ecad Inc和SDA Systems Inc)合并组成,而非“神州传播协会”说的仅仅是公司的名称更换。在进一步,发现Ecad Inc的创始人也不是谢文杰,而是一个叫Glen M. Antle的人,这个人一直是Ecad Inc的主管,没谢文杰什么事(http://www.answers.com/topic/cadence-design-systems)。所以在这里,“神州传播协会”关于谢文杰的说法是失实的。

仔细查询谢文杰,发现他还有一个个人基金会Hsieh Christian Foundation,该基金的净资产更大,一开始就有六百多万美元(http://dynamodata.fdncenter.org/990s/990search/esearch.php,搜索Hsieh)。从账目表上我读不出什么,有待金融专业人士研读。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叫刘裔安的台湾人,他既是“神州传播协会”的董事,也是 Hsieh Christian Foundation的董事。谢文杰随后还成立了一个叫SMYRNA RESOURCE CENTER INC的公司,这个公司盈利也很可观,但是业务内容与“神州传播协会”完全雷同——贩卖福音性质的影音产品。这使我联想到资产转移、偷税漏税什么的——两个组织的老板都是你,做的业务完全一样,你办一个非赢利的组织,再成立一个盈利的责任有限公司,其中没有猫腻才是活见鬼。

从上面的这些分析,我的结论是,谢文杰的资产并非那么洁白无瑕,但是他实际控制很多的华人海外基督教传媒。我们在网上看到的许多牧师布道VCD,甚至“海外校园”,都是谢文杰的产品(嘿嘿,还记不记得远志明1995年加入“海外校园”)。其实,这种操作手法我们一点也不陌生,轮子的所有媒体都是相同的组织结构。

五、总结

你要说远志明在传福音,这个我不相信,直至看到了其中隐藏的利益。至于远志明这么干究竟是什么目的,我有我自己的结论,你也可以得出你的结论,在这里我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