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20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人生感悟

朗儿的财富

arbeitslose-k

在国内听说过老板拖欠民工工钱的,却没有想到这事情在德国也让朗儿给遇到了。那一天,老板带着浓厚的一身隔夜酒气、头发凌乱、双眼迷离地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朗儿的心便由不得地往下一沉。曾始终佩服自己供职的这个老板能够面对客户的跳票或者订不到货时的雍容大度和不惊不慌,谁料到其把满腹的沉重都寄予了酒精。

今天又是没有订单。朗儿在办公室内已经坐了将近两个小时了,没有一个订货的电话进来。浏览一下所有的客户,想想还能够给谁打个电话、套个近乎地卖出三五箱货物?似乎又一个也没有。昨天下班前刚刚轮过了一回电话轰炸,总不能这一大早的又来一通吧?如此客户们可是会立马全部给死光光的。

无奈,只能换了名目去查账务,看看还有谁该到了14天内付款的期限了?看完以后,便又发愣。限期都没到,又如何去给人家催帐?横竖是没有了可以向外进攻的由头,便只能又回目往老板的办公室内望去。只见老板在通电话。

不用问朗儿也知道,那是老板在和财务顾问商量公司的资金问题呢。自公司开业以来,先是平平,后来呼地一下冲上了浪尖,于是公司不仅扩展到了工业区,连员工数目也一下子番了三倍。别的不说,以前都是老板亲自开了奔驰出去采货或送货的,后来就变成两个司机分头奔走。其中一个司机,因其家里有九个孩子,于是空车回到公司的时候往往车里便多出了一大袋土豆。不知是开销一下太多,还是给这些土豆触了霉头,公司的营业状况在不久之后便一泻千里,到了经济危机的夹缝中时便僵死了。

眼下,已是所有能够被解雇的人都被解雇了。朗儿无所事事,思忖着到月底也该轮到自己滚蛋了。果不其然,等老板挂了电话以后出来,就心思重重地渡到朗儿的面前说:“财务顾问刚才在电话里说了,我们公司破产了。”

公司破产,对老板来说意味着失败,可是对朗儿来说呢,意味着下个月的房租、汽车贷款、以及吃穿用度都没了着落。不破产的公司,还有解雇费发给被解雇的员工,破产的公司发个鸟啊?去失业登记处领点打个六折的失业金当然可以,然而,这钱既不是无限期可拿到死的,也不是今天登记明天口袋里就有了。

朗儿朝老板翻翻眼睛,只见其满脸通红,嘴里喷出一股浓烈的酒气。看来这还不是隔夜的宿酒,而是一大早又喝上了的。此时此刻,面对此种光景,朗儿叹口气只能吃进。

这是命啊。拿了解雇书的朗儿一边往家里走着,一边这样想。和老板相比,毕竟自己只是失去了工作,而老板却可能是失去了其半生甚至一生的积蓄呢。换了朗儿,还不知该继续活不活了。掐指又算算,到月底还有小半个月,朗儿不得不节省用钱。于是,面包房的面包不买了,所有的日用品,不到最后用尽的那一刻都不再提前买了。日子似乎是只靠了一个拖字在很不情愿又很勉强地往下过,似乎每过一天便节省了一天的钱,也又因此而多了一天有钱可用的希望。

然而,终于到了那么一天,户头上竟然显示出只剩余1.60欧元!朗儿不免生出了一丝绝望。似乎在中国的日子里,钱虽然很少,却也从来没有少到过只有1块6毛的地步。对比此时,再回想彼时,那可是有父母在可以伸手要的皇帝般的日子啊。现在伸手向谁要去?一分钱存款也没有吗?倒也不是,可朗儿的存款是要用来回家和将来接他的英子出来的。家就如同朗儿的根,有根才能够活出个生气。如果不能回家,那朗儿活着又为了什么呢?想来也是如弯弯绕般地令人费解,凡是离开家乡出来的人,没有一个会不想回家的。所以,不必说接下去已经无钱可存,如果连今后回家的钱也用光,那感觉就像是在拿刀砍自己。朗儿看了那1.60的数字发呆。

绝望。人生过到如此,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自己也要开始像老板一样往肚子里灌酒?朗儿垂下了头,也就在那一刻,他看到口袋里的手机了。也几乎又是在看到手机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自己的手机里还有好几块钱呢。而这钱足可以给家乡的英子发好多个短信呢。一念及此,他禁不住哈哈地狂笑起来。看啊——汽车里还有四分之一的汽油!没香肠了?冰箱里还有黄油和果酱,可以每天品尝奶油蛋糕口味的面包!如果撒上细盐,那就是咸奶油面包!一盒鸡蛋也纹封未动,如果每天炒一个做蛋炒饭的话呢?撒上盐和胡椒也同样是百吃不厌!再然后,便又发现地下室里还洋葱、胡萝卜和好多个土豆!甚至还有鱼罐头和水果罐头!更甚至还有半抽屉平时来不及吃掉的零食!好了!十天半月中不出门,不去超市有关系吗?一点关系都没有!

朗儿在沙发上把自己的身体躺下放平了。那是他平时认为最舒服的姿势。他没有去想明天,而是拿出手机开始给英子写信——“晚上吃什么?昨晚我梦见兔子了。”他像是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在咕咕地叫着,只看见英子和其饲养的安哥拉长毛兔在眼前晃悠,英子是个养兔专业户啊。一想到此,朗儿的嘴角便漾出了笑意。记得上次回国,英子问他:“在德国可用得着安哥拉长毛兔呢?”他说:“嗯!在餐桌上算是道美味。”气得英子当场把个脸拉得有三米长还嫌不够,再加一条腿往空中直直地飞出去说:“你上餐桌去吧!”就不理睬他了。

咳,现在可是餐桌上快什么也要没有喽。就在这口袋里只剩下了1.60欧以后,朗儿才发现了自己竟然是那么地富有。他把发送键一摁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像是在感叹自己的命运,又像是在感叹自己的富有。不一会儿,英子的回信嘀嘀嘀地来到了眼前:“晚上有应酬,兔子在吃草呢。”朗儿拿着手机的手瘫软下来,他一下子闭上了眼睛。英子不闲、兔子不饿,自己可真是没什么可担忧的哟。

题图木刻:失业(Lothar-Günther Buchheim)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