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72020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爱者共天地

金元之际有一位文学家元好问,写了以下这么一段文字,读后令人感觉美不胜收。录于下:

泰和五年乙丑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日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上,累石而识,号曰雁丘。时同行者多为赋诗,予亦有《雁丘词》。旧所作无宫商,今改定之。


单纯乐自然

有一天,几位分别多年的同学相约去拜访大学时的老师。老师见到大家很高兴,问他们生活得怎么样。没想到这一句话就勾出了大家的满腹牢骚,大家纷纷诉说生活的不如意:工作压力大,生活烦恼多,做生意的商战失利,当官的仕途受阻……

仿佛都成了时代的弃儿。老师笑而不语,从厨房里拿出一大堆杯子摆在茶几上。这些杯子各式各样,形态各异,有瓷器的,有玻璃的,有塑料的,有的杯子看起来豪华而高贵,有的则显得普通而简陋……

老师说:“大家都是我的学生,我就不把你们当客人看待了。你们要是渴了,就自己倒水喝吧。”众人正好都说得口干舌燥了,便纷纷拿了自己看中的杯子去倒水喝。

独 白

谁在弹奏今夜的月光,把尘世的美丽和哀愁,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在月下,我独自打开记忆,品味从前的故事,叮淙的琴韵载不动情感的扁舟。而我灵魂深处,孤独的怀念啄着乳名,或疼或痛,叫人辗转难眠。我将怎样度过未来的长长岁月,伙同文字,去追寻那些旧时的欢颜。

谁把光阴暗偷换?一枕繁花随戏水的鸳鸯远去,留下的思念站在岸边,沧桑成一首忧伤的无题。我福浅,伊命薄,屈指一别近十年,叹息如朝露,往事半生缘。照片上你的笑容如此灿烂,像阳光飘荡的原野上的花朵。而今,我们的距离却是如此遥远,借助望远镜,我的视力也无法抵达你的天国。

无心抿酒,却一再干杯,为了救赎和疼痛。

感谢清风和明月,为我弹响今夜的缠绵幽婉。因为在言之不尽的弦外之音里,只有我能听见一场雪后爱的天籁之音。

浮躁

我如一只大雁,轻盈展翅在高于地面、低于云层的空中。安然静好的天堂,那种美妙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绘。我想,人类总认为自己是地球上最高智能的动物,也许是不会飞的缘故。不会飞行的人类,怎么能体会到唧唧喳喳的鸟类,鸟语总是与花香相连的美好,怎么能感知飞翔的快乐和灵魂放飞的自由,因为比人高的鸟类距离天堂更近。

眼前的绿树苍翠比往日矮小了许多,看不到树干,只有树冠的团团锦簇。居民的楼房过眼成烟,不成鸟飞的障碍。我的双手左右控制着飞翔的方向,我的双脚灵敏地控制着升降速度,一万八千里,也不在话下。徐徐地飘逸,轻轻地滑落,我估摸着降到一定程度,像伸懒腰一样脚尖猛劲地向上一窜再窜,几下子我又越到树尖之上。我虽小也高端,与楼房比肩。

达武旦:世界的风声露珠和花朵

当我读到达武旦的诗歌时,心灵感到震撼:在这样一个荒芜贫困的世界,还存活这样一位生活在诗歌世界的青年人。堪称稀奇。

达武旦的诗歌质地朴素,灵思飞扬,确实是造物的不朽之作。

达武旦的神来之诗源自里尔克

正如达武旦在诗中对诗歌的诠释为:

睡去的是窗外的时辰
醒着的是想象的玫瑰  ——《诗歌》

他对诗人的定义是“高举着星光的天使”。而这星光是卖火柴女孩头上的星光,是灰姑娘头上的星光,是大西北贫瘠高原上的星光。

“生命有着太多的神秘和不可言说”(达武旦),这是绝对的。否则,我怎么会与这位远在宁夏的青年教师心心相印呢?

在网上,由于我翻译的里尔克的《秋日》,我们认识了。达武旦在我面前自称石头,我也挺喜欢这个昵称。开玩笑地给他写了几句:

如果这世上有一块石头
坚硬不屈,掷地有声,那就是你。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