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2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蓝色的窗帘 玻璃般的心

chuanglian-kk世界上有许多事情,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再继续做的;有很多人,你以为一定可以再见面的。于是,在你暂时放下手或暂时转过身的时候,你心中所想的,只是明日又将重聚的希望。有时候,连这种希望都感觉不到,因为你以为日子既然这样一天天过来,当然也应该这样一天天过去。昨天、今天、明天,应该没有什么不同的,但就会有那么一次,在你一放手、一转身的那一刹那,有的事情就完全改变了,太阳落下去,而在它重新升起以前,有些人,就从此和你永别。


书签

20121117_105112-k曾经很爱读书,也曾经拥有不少书签,随手夹在书页中,慢慢被遗忘,终于下落不明。也许某一天,因为某种机缘再拿起旧时深爱的某本书时,会有一两张书签不期然跳入眼帘,那在岁月的长河里渐渐隐去的画面倏然在眼前展开,拿在手中把玩良久,摩挲旧日面颊,不知悲喜。在时光隧道里徘徊再徘徊,一步一回头,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在,把旧时岁月再次封锁一隅,等待下一次机缘轻叩门扉时,再度拂去尘埃。这样偶然邂逅老时光的机缘像不速之客,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刻不期而至,前几天竟然藏在阳光王子的身后、在深夜造访我的阁楼。

刘静——再现演员风采

liujing-3-k刘静,艺名祝丽,学名淮娟,从小喜爱文艺。上初中时学唱戏曲,电影插曲听一两遍就会。如当时流行的“四季歌”“天涯歌女”“拉兹之歌”“刘巧儿”“天仙配”“花木兰”等,她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可是父母指望女儿将来成为一名工程师、医生或教师。刘静按父母的旨意,努力学习,在学校品学兼优。

体悟人生五个层次

leben-5最近读了马斯洛的理论,关于人类需求的五步楼梯,从最低的生理需要到最高的自我实现需要,一层比一层登高。这一对比才发现:活了半辈子人生了,还是比较迷惑哈,究竟自己站到了楼梯的哪一层了?因为于我身外之物从来就没有激励作用,比如物质上的刺激与诱惑,抑或对势力和名誉的仰慕虚荣,所以才没有达到人生的最高境界。不禁自问:难道自己一直在混春秋?!

人生在于发挥潜质

jiang博友Cuimling的父亲是院士,母亲也是教授,都在华中理工大学。是一对杰出的父母。父母杰出是好事,但对孩子有时也不是那么好的事情,因为会产生一种压力,使孩子终生意难平,如果孩子未能同等杰出的话。Cuimling一篇文章的题目《我不是居里夫人》,表现出这样一种情结。在另外一篇文章《回国散记(二)》里她写道,“我一直想,为什么我此生一事无成,和我父母完全不一样?生活没有一个目标,没有要“奋斗”到哪里去的压力和激情?想来想去原因可能两个:一个是因为文革,我1966年到1976十年没读书,也没有人管,和男孩子一样,到处野玩,完全是自由天性释放,整个青春时代我是如此盼望能成为一名飞行员,翱翔蓝天,就是现在看到航班机长还是眼巴巴的羡慕。二是没有选对自己喜欢的专业,入错了行。现在看来,我既不是经商的料,也不是做学问的料,我的爱好太广,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不能太深,应该是做记者或做杂志编辑的料,我想,这是我会有激情很想要做的事情。”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