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桃源自筑

1

说起气功大概人人都知道一二,以前不过中国人从事的功夫,如今名贯五洲。

我第一次直接认识气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那天几个人凑在一起,听一位做功的朋友宣讲气功的神奇。朋友让我们随便选一个手指,然后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全部意念都集中在那根手指上,那意念是让手指长长。


读黄鹤昇老庄道无哲学探释

如果文章是一种精神食粮,那么,与非精神食粮相同,总是要将其做熟才好待客或自己享用。一份做熟的精神食粮应该有足够的彻底性,而不应该夹生端上桌来。且让我们再以黄鹤昇的《老庄道无哲学探释》一书为例,说明这一点:

俗话说:万事起头难。做事是这样,著书更是如此。俄国文豪托尔斯泰说过,一本书让他最感为难的就是开头第一句话。为了一部长篇小说他曾反复换了七、八个不同开头,但都不满意。直到有一天,他信手翻阅普希金的《别尔金小说集》时看到其中一篇开头:“在节日的前夕客人们开始到了。”他大声说:“真好,就应当这样开头。”随后便有了他这部小说的那第一句话。读过他写得最好的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的人大概都不会忘记开头这样一句话:“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却各有自己的不幸”。

人文天堂尼泊尔

当昨天惊闻尼泊尔遭遇近百年来的一场特大地震(8.1级)时,笔者惊呆了,顿感老天没长眼了……回想起在尼泊尔的那些日子,我立即想起加德满都的纸醉金迷,博卡拉的喧嚣沸腾,奇旺的神秘狂野,巴德岗的宁静悠远,想起尼泊尔人民的真诚和热情……美丽的旅程,立马像过电影的一样展现在我的脑海。

尼泊尔,一个印度与中国之间、喜马拉雅山脚下的狭长国度,有着从海拔70米至海拔8844米的垂直地形和植被分布,境内矗立着15座8000米以上的雪峰以及无数六千米以上的终年雪山。她是喜马拉雅的后花园,国际上有名的雪山王国。而在我眼中,尼泊尔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古老的人文气息和无比美丽的风光。诗里称颂它:

父亲

居住在乡下的父亲一生活得很坚硬。每天早早地踩醒了通往田间那条朦胧的小路,面朝黄土背朝天,赤裸着双脚,以牵动日子的手,在承包地责任田里,挖掘一个个守望。

父亲一生的嗜好是抽烟。常常将缕缕思绪交到烟锅里扑闪。一个劲地吸,一个劲地抽,没完没了地驱赶着疲倦,驱赶着烦闷和忧愁。品味着风风火火的人生和苦辣酸甜的日子。匆匆走动的岁月,悄悄地织密了父亲满脸的艰辛。父亲额上的海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越来越高……

未知生 焉知死——对生死的文化思考

冬天到来了,树叶一片片变红,变黄,轻轻飘落于地,最后变得与褐色的大地一样,或者是,让那大地变得与自己一样。落叶们在昭示着一项庄严地充满着大自然的权利。我还看到,每一片落叶也都在抒发着对自己生命中那些真善美的爱,抒发着对自己亲人的爱,对一切众生和这整个世界无穷无尽的爱。一片小小的树叶尚且能如此,我们何以便不能于此呢?近年来,随着世界人口的日益增多和老化,随着现代社会的日益复杂和笨拙,随着道德信念的日益多元和疲软,随着价值理性日益为工具理性所取代,人文主义者们之间关于死亡权利的争论也变得越来越引人注目。正是通过这一争论,人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一个古老且黑暗的角落:对死亡的偏见与恐惧。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