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宗教感悟

命 运

人生世间,总会遭遇这样那样的缘事,让你心生牵挂。嘴上说是看破了红尘,心里其实很难割舍那些世事人情。

人生苦短。生命脆弱得不堪一击。我深深爱着的妻子禁不住病魔折磨,竟自不辞而别,去了那个灵魂栖居的国度。如同从天堂坠落地狱,从光明的世界进入黑暗的洞窟,曾经美满幸福的生活忽地就罩上了阴影,失去了欢笑,白昼与黑夜开始变得漫长起来,让你不堪寂寞。我的心在哭泣,我的身体在消瘦,失去爱妻远比我想得到的功名利禄重要千万倍。我痛苦,我流泪,我思念,生命与心灵的不断撞击使我感觉伤痕累累,这是处身人后的事情,可我在人前,却要像寻常一样去应酬一切,强颜欢笑。

其实寂寞是生活中最不容易对付的杀手,不仅消蚀着人的灵肉,也在剥夺人的健康与快乐。犹其聆听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每一次都要被感染得双颊流泪。我知道自己感情很脆弱,不宜在大起大落的《命运》曲波中漂泊,但《命运》那震颤心灵的乐音所要表达的坚毅和信念,总是让我无法拒绝。其实,我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所有的爱只能刻在心上,于无声处去读,去感受。说透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注定要凋残的,谁也无力逃避命运的安排。然而,真正面对爱人的离去,谁都会痛心疾首。

痛苦中的我经常在黄昏的夕阳下独自徜徉,漫无目的地走着,喃喃自语,说不清是寂寞还是失落。不知不觉,我走进了郊外的小山。暑夏刚过,秋临的山中蝉鸣正是淋漓尽致,曲径通幽,或蜿蜒,或曲折,风时在耳,鸟跃在枝,处身大自然怀抱的惬意,使人顿觉心神舒畅起来。于是走进一座仿古亭,抚栏望远,静享天籁之音。

其实,在爱妻别去的日月里,我也曾想过重组一个家庭,希冀寻求一种精神的慰安,找回生活应有的快乐。然而,重组一个家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远比想象的要复杂。子女的认同,财产的归属,感情的培养,生活习俗的融洽等,一古脑儿地摆在面前,让你一时不知如何处理才好。爱一个人不容易,被一个人真心所爱更不容易。当我决心去爱那个女人的时候,我的确是付出了全部的感情。我想,人世间没有真诚这把“钥匙”打不开的心扉,除非她是铁石心肠。我道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爱她,是因为她年轻?因为她漂亮?因为她温柔和善良?心灵告诉我,一切都是否定的。在我为她而陷进感情漩涡, 再一次承受人生痛苦折磨的时候,那个女人毅然离我而去。美好的愿望化作泡影,我只能为痛苦承受痛苦,我只能为痛苦去放弃!

忽然间想起你,在雨的浙沥声里。
是天之泪,还是我的泪?
为一场热烈而渐次降温的爱情,
谁在演绎一段缠绵故事。
说不清心爱了多少年,
那时节,你也有家,我也有眷,
所谓爱情,囚在心灵深处,相望却无言。
道今生有缘,却又无缘,
忘却冬天的我刚刚啜饮你春天的琼浆,
那冷雨的纤指已然拨乱我的心弦。
名字瘦了再瘦了。躲在心房的那只红鸟,
竟也把昨日的欢乐啼成一串凄婉哀怨。

这是我在被那个朋友抛弃的日子里写的散文诗,字里行间涵着几分委屈,几分痛苦,几分留恋与遗憾。其实,完全是心灵的感受,对这个世界和人性的解析。

我也知道,感情是两者之间最微妙的东西,是生命与生命摩擦产生的火花,只能为两者所理解和接受。如果渗进了其他成份,譬如功利和物质,那么,所谓感情就不再是心灵深处有感而发的情愫,而是一种有价的商品,两人之间也不会再有什么纯洁的爱情。

世间的一切万事万物真的被命运主宰着吗?如果是,怎么又有“有情人终成眷属”之说?人们又为什么要努力去改变命运?我想,只要我树立起生活的信心,认真、执著地关心一切,对待一切,以痛苦作舟,努力与命运抗争,相信终有一天会抵达那个爱的彼岸,那个心灵能放歌的世界。上帝对人是公平的,你付出多少,你也会收获多少。就像所谓命运,你想得到自己所追求的东西,就要尽最大努力去改变它。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