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宗教感悟

读黄鹤昇老庄道无哲学探释

如果文章是一种精神食粮,那么,与非精神食粮相同,总是要将其做熟才好待客或自己享用。一份做熟的精神食粮应该有足够的彻底性,而不应该夹生端上桌来。且让我们再以黄鹤昇的《老庄道无哲学探释》一书为例,说明这一点:

俗话说:万事起头难。做事是这样,著书更是如此。俄国文豪托尔斯泰说过,一本书让他最感为难的就是开头第一句话。为了一部长篇小说他曾反复换了七、八个不同开头,但都不满意。直到有一天,他信手翻阅普希金的《别尔金小说集》时看到其中一篇开头:“在节日的前夕客人们开始到了。”他大声说:“真好,就应当这样开头。”随后便有了他这部小说的那第一句话。读过他写得最好的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的人大概都不会忘记开头这样一句话:“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却各有自己的不幸”。

有个好的开头或起点,对一本小说固然重要,对一部哲学著作则可以说是生死攸关。这也许是因为,对哲学著作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其逻辑上的彻底性。一部哲学著作,如果在起点中便已经含有自相矛盾的东西,在以后的文字中,便难免会作茧自缚,难免会自己为难自己、自己否定自己。亦如盖房子一样,如果地基不坚实,房子一定盖不高,也一定经不起大风大雨的考验。

鹤昇兄这本书,自是一番心血,颇多可圈可点之处,不乏真知灼见,常能发人深省。但作为全书的起点之处,却还可以更加完美些。

在我看来,这本书的起点是以下这样一段话:“……人的痛苦、烦恼,确实是因为智慧带来的恶果。人有了智慧,就产生无息止的欲望,这个欲望不断作用于人生,使其不得安宁,人生来就是痛苦,直至死亡才能解脱。……人生在世,毫无意义,。活着,就是痛苦。”然而:

一、痛苦确实自智慧而来吗?

似乎不是,否则,没有智慧的生物便没有痛苦。事实上,一切生物都有痛苦。孔子、老子和释迦牟尼都是有大智慧之人,若按鹤昇兄的逻辑,他们的痛苦和烦恼应该比其他任何人更多,是吗?如果有上帝,如果上帝智慧无穷,那么他是否应该处于无边无垠的苦海之中呢?

二、欲望确实自智慧而来吗?

似乎也不是。古人归结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如果欲望来自智慧,那么一切无智慧生物便都应该没有食欲和性欲,那么一切低智慧生物,便都应该没有高智慧生物那么多食欲和性欲。可事实确实如此吗?

三、活着就仅仅只是痛苦吗?

苦与乐相互依存。没有乐便没有苦,没有苦亦没有乐。这是绝大多数人,年年月月、时时刻刻都在经历着、证实着的一件事,难道不是吗?

四、死亡便是解脱吗?

似乎依然不是。如果死亡便是解脱,那么在死亡之后,按照鹤昇兄所说,就应该出现一个不再痛苦的存在,一个没有欲望的存在,一个没有智慧的存在。否则,“解脱”二字又从何说起?

我觉得,人生并不会因生活无忧无虑而有意义,也不会因饱经忧患便无意义,人生的意义实应该在这苦乐二字之外。

以上三言两语,几点看法,虽然未必正确,但希望能有抛砖引玉之益。亦盼望在不久的将来能读到鹤昇兄更完美的作品。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