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宗教感悟

汉藏关系新阶段的新思维

日内瓦汉藏知识分子“寻找共同点”对话大会结束以后,北京宣传部门咒骂达赖喇嘛和与会的汉族人士,这原是意料中的事情。作为与会人士,我们经过了会议过程应该形成汉藏关系新阶段的新思维。人们必须考虑的是,达赖喇嘛和西藏朋友们为什么要召开这次会议。会议的意图应该在于沟通双方意愿,并将双方的共识传达给中国国内的各族人民,共同实现中国民主化和多民族和谐共处。

从这个角度来看,大会的共识文件强调“西藏自古以来属于中国并不符合历史事实”的问题,跟大会的主旨也有偏离。这个命题是国内国际长期争议的问题之一。单另挑出这个问题作为共识反而冲击了大会强调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主张和汉藏相关共识。西藏流亡政府和许多学者、专家提出这方面的论据,完全是必要的言论自由,而且的确有其历史依据。但是国际上关于领土主权归属的判断并非仅仅依据一些历史文件,反而会参考领土和居民的现实情况,甚至更加顾及这些历年现实,例如军事驻防,行政管辖,乃至朝贡、封赏等等。西藏跟中国中央政权建立过供奉关系(朝廷信奉西藏的藏传佛教,西藏接受朝廷的保护和赏赐),在拉萨的贵族集团的头脑中,未必认同这是一种归属臣服关系,可是从来没有人权民主观念、却充满帝国霸权心态的中央皇朝统治集团的眼中,却早已将这类供奉关系视为隶属臣服,并行使实际的主权管辖,例如派遣驻藏大臣,调遣军队驱逐外来入侵之敌。也因为如此,所以在1913年西姆拉会议上,英印藏三方都承认过中国对西藏的“宗主权”,而且在国际上著名的英美等国的地图册上,西藏都划归清帝国的版图。历史上美国英国都承认西藏属于中国,不仅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且承认属于中华民国。十七条协议以后,国际上更加确认西藏属于中国的现实。当然,十七条协议的微笑后面,除了历史渊源外,还有刺刀的暴力威胁。但历史上又有多少协议不是在刺刀威胁下签订的城下之盟呢?共产党人的所谓“自愿”哪一个不是暴力胁迫?流亡政府(总理)首席噶伦赤巴桑东仁波切在回答提问时,非常坦诚而务实地谈到十七条协议。我在这里仅仅大略提及这个问题,为了指出大会文件不符合达赖喇嘛和相关组织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大会不是要强调西藏不属于中国,而恰恰相反,要说明愿意将类似争议全部搁置,承认西藏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

2008年达赖喇嘛在纪念1959年310西藏事件会议上非常明确地强调:历史就是历史,谁也不能改变过去,对过去的西藏之地位等等最好让历史学家和法律专家去评判,不管过去的历史是怎样的,我考虑的是未来。

近年来统独问题冲击了世界的许多国家,前苏联(中亚诸国、波罗的海三国),南斯拉夫(科索沃),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摩尔达维亚),连老牌帝国,英国(北爱尔兰),法国(科西嘉),西班牙(巴斯克)都不能幸免,还有塞普路斯问题冲击了希腊和土耳其,库尔德问题困扰着伊朗、伊拉克和土耳其等伊斯兰教国家。台湾、西藏、新疆和蒙古的独立诉求也冲击了中国人的大一统观念。统独问题至今在全世界都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没有一种特别高明的理论可以解决这些难题,也没有一个现成的模式成为各国可以效法的榜样。但是在中国人的民运圈中应该基本达成一个重要的共识,那就是人权高于主权。人权民主是人民的第一诉求,其次才是统一或者独立。可惜的是在这次大会上,这个基本共识却没有得到比较明确的强调,不能不说是这次会议的缺失。从达赖喇嘛宣布不追求独立的时候开始,他所领导的运动已经从国家分裂运动转轨为中国民主运动的一支。而且是最国际化、最具民族文化特色的一支。这次大会更把达赖喇嘛的运动跟中国民主运动联结在一起。

大会的宗旨是寻求共同点,这个共同点不是别的,就是人权民主!流亡的西藏朋友在世界各地,在印度达兰萨拉,耳闻目睹地学习了现代民主,也身体力行实践了现代民主,在决策、问政、选举方面已经走在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前面,是我们可资借鉴的榜样。民运人士的诉求不用说当然就是民主!大会的文件应该特别强调这个共同点。不少与会的朋友质疑达赖喇嘛和他的流亡政府继续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当作谈判对象,怎么能去跟这样蛮横无礼的恶魔举行文明的谈判?这些朋友是否太近视了一些呢?达赖喇嘛绝非愚钝。中国当局野蛮,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这类流氓根本不讲道理,全世界都看得一清二楚。达赖喇嘛一方越是表现得谦卑、诚恳,北京当局的蛮横、奸诈就暴露得越充分。达赖喇嘛何尝不知道今后的道路依然漫长,达赖喇嘛这次大会上的讲话特别谈到这一点。我们是否应该把眼光放远一点呢?第一,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目前当然是指当今的共产党政权,可是经过若干年的抗争和较量,为什么不是我们来继承这个国号呢?我们,不是指个别人你或者我,而是泛指未来民选的中国民主政府。第二,西藏流亡朋友参加到争取民主中国的大潮中来,壮大了民运力量,未来的民主中国是我们各族人民共同抗争的结果,一大批具有民主历练、完整学历、扎实外文基础的藏族政治人士加入到民主中国的中央省市地县的政务官和代议机关中来,将使中国政治生态的民主化大大向前推进,并对驱除共产党、毛泽东黑恶政治文化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苏联东欧阵营解体以来,给人的印象似乎分裂独立成为了国际上国家民族发展的趋势。似乎独立就是进步、独立就接近民主,这是一种错觉。欧盟的联合是最典型的反例和范例。我想起了上世纪法国的一场争论。著名存在主义哲学家、拒绝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萨特跟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加缪在思想上逐渐分道扬镳,直至完全对立。萨特对共产党、社会主义(斯大林、毛泽东)采取了同情、讴歌和支持的态度,而加缪却对暴力和专制表示了怀疑和拒绝;尤其是对于阿尔及利亚的独立问题,作为法国在阿移民的后代,加缪对于阿尔及利亚独立的前景曾经有过刻骨铭心的独立思考。激进的法国知识分子几乎都坚决支持独立,戴高乐也决定放手让阿尔及利亚独立。加缪未能阻挡独立的趋势,却对独立的前景有过准确的预测。大半个世纪已经过去,双方对于共产主义的看法孰对孰错,历史已经做出了明确无误的回答。加缪关于阿尔及利亚放弃独立、加入法兰西共同体的思考如果获得采纳,或许可以避免独立后那些对于法裔移民后代的仇杀和驱逐运动,(上百万法裔平民逃往马赛港),可以更好地促进阿尔及利亚的民主政体建设,在法国的共同体制下,阿尔及利亚的经济、文化发展反而更加健康、迅速。反观前苏联的中亚诸国,独立之后反而形成了伊斯兰独裁体制,乌兹别克尤其典型。人民并未享受到人权民主的实惠,甚至俄罗斯丧失了波罗的海三国、乌克兰、格鲁吉亚等成员后,本身的民主也在大开倒车。民族也是多元中的一元。如果多民族人民共同建立联合体,共同追求民主,就可能形成比单一民族的国家更加民主多元的体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已经基本上建立了和谐的共处体制。独立未必就是最进步最民主的选择。

达赖喇嘛所领导的力量已经放弃了追求独立的目标,他们就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一支劲旅。他们就是和国内各族人民的维权运动平行的一支维权力量。他们将得到海外民运的支持和关注,更得到国际朝野政治和文化力量一如既往的声援和关注。许多与会的朋友或许还没有把思想转换过来,还没有把达赖喇嘛和他领导下的朋友们当作我们自己的同胞,没有真正把他们当作我们民主抗争战线上的亲密战友,还把他们当作外国人。汉藏正在为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建立民主中国而共同奋斗。

达赖喇嘛和达兰萨拉政府愿意听取汉族知识分子的意见,关于大西藏问题也是可以交流的题目。汉族朋友提出的“行政小西藏,文化大西藏”构想也不失为一种建议。其它如我在大会上提出的双语教育政策问题,也是非常切实的民族高度自治必须面对的问题,藏一汉二还是藏汉并重也可以进一步探讨。其它还有很多例如自治区的移民问题,教育体制问题,资源开发问题。

部分与会朋友强调要突出西藏的独立权利。我觉得这里有一个“一般与个别”的问题。好比历史上提倡婚姻自由的反封建斗争,重要的成果的确是保障人民(尤其是妇女)的婚恋自由和离婚权利。但这样的自由仅仅是一种抽象的权利保障,还不是可以体尝的甜蜜幸福。尤其是离婚的权利,最好到了万不得已才去使用它。因为人民追求的恰好相反,总是婚姻和生活的幸运与和谐,最好不是离婚。既有法定的(选择和离异)权利保障,更有幸福的家庭生活(称心如意的配偶和真诚的爱情),才是理想的幸福。统独当然并不完全等同于婚姻。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正是看到了享有“离婚”的权利,却依然愿意维持“婚姻”的一种理性而大度的选择。我们汉族知识人应该响应他们的选择,愿意洗心革面,把汉民族打造成一个既尊重对方的自由选择权利,又充满爱心,愿与藏族和其它少数民族互敬互爱,白头偕老的群体。

中国共产党最害怕的不是西藏独立,而是一个以民主的姿态建立起来真正的西藏自治区,各族人民都要求民主和人权,一党专制的独裁体制就绝对难以为继,就将迅速土崩瓦解。

一个民主、自由、各民族平等的中国是属于各族人民的!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