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宗教感悟

西藏历史的传人

tibet-b
编者按:阿沛·阿旺晋美于2009 年12 月2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0 岁。他的前半生经历了中华民族的战云分飞,后半生又经历了历届政治风云,晚年又遇上经济改革。他曾是西藏旧政府的要员、赴北京与中央政府谈判的首席代表;又是西藏新政府的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一方面在共产党政权中当官,必须听从“全党服从中央”的教规;另一方面他毕竟出身西藏,对这片土地充满了感情,所以必然想方设法在他可能的范围内为西藏做一些事,于是外界对他的评价各异。

他去世后,北京政府给他的头衔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社会活动家,藏族人民的优秀儿子,我国民族工作的杰出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无独有偶,西藏流亡政府也发布悼文,对他的评价是“阿沛·阿旺晋美是达扎摄政时期任命的西藏政府官员,他是一位不畏恐惧,千方百计表达实事和爱国的人。在 1980 年代,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团前后会晤他时,非常明确地指出西藏政府从来没有向中国政府缴税。而且,证明了在签订《十七条协定》时,提出西藏三区统一的自治,周恩来承诺西藏三区统一问题以后可以考虑的事实。1989 年揭穿中国政府主持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登基的谎言,并公开了当时的历史背景。还呼吁,西藏民族和中国其他少数民族不同,西藏和中央政府签有协定,必须要承认西藏的特殊地位。1991 年,他再次呼吁实施《十七条协定》,特别,呼吁要求实施不改变西藏政治地位的各项条款。另外,阿沛阿旺晋美还与第十世班禅喇嘛继承和弘扬西藏语言文字而做出了极大地努力,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是一位西藏民族尊严的守护者。”读了这些文字后,会让你一头雾水。

他去世后,本报作者、生活在加拿大的马悲鸣特地给阿沛·阿旺晋美的儿子阿沛·晋美去函慰问:

从公共传媒获悉你父亲阿沛阿旺晋美先生去世的消息,甚为悲痛。汉藏之间又少了一座无法替代的桥梁。我估计你正在丧事之中,故拖到今天才给你发唁电。我注意过每当西藏有事,必定要拿出你父亲来说事。而你父亲只是实话实说,但一经过广播就变了味道。即便如此,我仍能过滤掉广播员的语气,听出你父亲的实话。老人家活了百岁,按说不能算夭折,可面对国内愈演愈烈的民族主义情绪,越感觉到你父亲的重要。诚然,中国正在崛起;但周边国家的疑虑也在增长。这有西藏的前车之鉴。西方国家一直在提醒中共,崛起可以,但要以德日两国的崛起为戒。可中共需要用爱国主义维持,根本听不进去,正在用举世第一大人口提供的廉价劳动力赚取的巨大财力挤压国际社会的公认准则。而当年中共正是用此法逼反藏人,逼走达赖喇嘛的。话说远了。
值此令尊老大人仙逝之际,特表示沉痛的哀悼。望节哀,保重。        马悲鸣

不久,马悲鸣获得阿沛·晋美的回函:

我刚从北京奔丧回来。谢谢你的吊唁。父亲这一百年真是不容易。现在他不在了,我才真正感觉到巨大的伤感和失落。你对中国国内愈演愈烈的民族主义情绪的担忧,依我看是点出了中国今后几十年发展道路最关键的问题。中国的崛起和强大如果能保卫和平,维护正义,促进繁荣,那真是世界人民最大的幸福。但是如果走强权,霸道,甚至侵略扩张的老路,那危害可能要比德日大不知多少倍。这种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你看今天中国互联网上和各种报刊杂志上甚嚣尘上的民族主义,军国主义的叫嚣,实在让人担忧中国今后到底要走什么道路。   晋美2010年1月19日

晋美先生还特地为《欧华导报》撰写了他父亲的生平,让我们的读者们了解这样一位汉藏历史核心人物的传奇经历。

本文作者为旅居美国的阿旺晋美之子
-------------------------------------------------------------

1910年2月阿沛·阿旺晋美出生于拉萨的一个贵族家庭。年轻时在第十三世达赖喇嘛推行新政时所组建的新式军队中服役,先后从班长,排长升至营长一级;退役后在西藏噶厦政府中服务,曾任昌都地区粮官,民事法官,拉萨噶厦政府孜本(审计官),官拜四品。1950年解放军进藏抵达金沙江,西藏政府紧急派遣阿沛·阿旺晋美前往西藏东部重镇昌都担任多麦基教(东部军政总督,中国称昌都总管),并晋升噶伦,即政府阁员。阿沛赶至昌都就任总督后,深感双方实力相差悬殊。若战端一启,不但生灵涂炭,而且毫无胜算,故未作积极抵抗,而主张谈判。但谈判尚未开启,解放军就发动昌都战役,从三面围攻,藏军大败,昌都失陷,阿沛等大批军政人员逃离昌都,并派人和解放军联系谈判。但还没联系上解放军,反倒被解放军包围于昌都以西一百公里处。阿沛遂下令投降。

1951年2月,阿沛受命全权代表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赴北京谈判,经过长达三个月的谈判,期间曾几次双方因分歧太大,谈判几乎破裂,但最后达成协议,和中央政府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即“十七条”。西藏方面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表示要“回到祖国大家庭中”。中国方面也承认西藏在中国的特殊地位,保留西藏的政治制度、政府、达赖喇嘛地位,各级官员照常供职,西藏军队接受解放军改编,并表示西藏社会制度的改变要看僧俗人民的意愿,中央不强制改革,等等。

达成协议后,阿沛·阿旺晋美积极贯彻“十七条”的执行,做了大量工作,促成中央政府,解放军,西藏工委与达赖喇嘛,西藏地方政府之间的合作。他除了继续担任西藏噶厦政府的噶伦,并于1952年就任西藏军区第一副司令员,1955年获授中将衔,1956年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秘书长。

1956年以后西藏形势渐趋紧张,1957-58年间由邻近各省藏区开始的骚乱逐步漫延到西藏。阿沛曾多次向双方进言,试图缓解紧张局势,但未能奏效,局势急转直下,愈演愈烈,最终导致1959年的大规模武装冲突。阿沛遂协助西藏军区控制局面,曾在西藏军区政委谭冠三与达赖喇嘛之间三次传递信件,并亲自写信给达赖喇嘛,劝告他不要离开西藏,以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导致更大规模的流血;但局势已无法挽回,达赖喇嘛等众多西藏僧俗官员一起秘密逃离西藏,随后有近十万藏民跟随达赖流亡印度。中央政府遂下令解散西藏噶厦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取而代之。

1959年事件后,阿沛担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和全国政协副主席,1964年起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副委员长。1965成立西藏自治区时担任人民政府主席,其间曾参与了西藏的“平叛”,“民主改革”,“社会主义改造”,“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阿沛亦受冲击,曾被西藏的“革命群众”批斗数次。后受周恩来保护,于1966年“十一”前夕接回北京。1968年,西藏继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后最后一个成立“革命委员会”时,阿沛以“革命干部”身份获“三结合”,成为西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文革结束后,阿沛再次担任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直到九十年代初,才逐渐淡出西藏的一线领导岗位。

阿沛夫妇生育有子女十二人,阿沛夫人也已九十二,三高寿。十二个子女都已成家立业,如今阿沛家族已四代同堂,共有六十多口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