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7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桃花喧哗时

噫!恰是众桃喧哗时,但满园子除了我,别无游客。我找了一块草地坐了下来,呆呆地读着一树一树的桃花出神。此时的桃花正当妙龄,在习习的春风中亦歌亦舞,盛况空前。那一片繁华的喧嚣,白昼与黄昏的歌乐,枝头拥挤如萤火温柔,的确可以读出一种感动来。

也许由于青春的激情驱使,我站起来轻轻的向一树桃花走去,近了,再近了,我忽然发现它们哗地红了起来,像带了五六分酒意的微醺的红晕。是羞怯?是动情?我真的道不明白。当然更不知道该对桃花说些什么。我只是很近的挨着它们,欣赏风中那份约会的韵致。这时突然想起台湾女作家三毛的名篇《梦里花落知多少》,凝神遐思间,桃花深处似有歌声飘来——


康平散:早就过了十三点啦

德语口语里要是形容人囊中羞涩,有个说法儿:“瞧你穷的,就跟教堂里的耗子似的(Kirchenmaus)。”迄今为止,只参加过可数的几次教堂活动,亲身经历也都印证了这个口头禅的千真万确:不是有专人在活动结束之后拿个小布袋儿捋着座位敛钱,就是在出口的地方设有专门收钱的小盒子,让开场前免费入座的人们,有一种不落忍白看了演出的感觉,离开之前总要掏掏腰包,不管是多是少吧,都能听见里头银两的响动。虽然没见过教堂里真有老鼠,是不是因为缺吃少喝真的都个个骨瘦如柴,教堂里那简洁的肃穆还实在是感人,那种淡看人间烟火、崇尚精神追求的气氛,早就无声地埋进了心里。每次从教堂出来,都能觉得多了几分纯粹。

人·自然·环境

人类靠着优异于所有生物的智慧拥有了地球。然而,在拥有地球的同时又在一步一步远离着它。我们在不断地适应自然、改善自然、征服自然,同时也在掠夺自然。无疑,科学在过去的数百年中确实为我们带来了极多的成就。然而环境污染却日益严重,全球性气候变暖,有害气体过量排放,癌症死亡率上升等,在不断增加的问题,不能不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为什么在科技如此发达的时代,我们却控制不了这些问题的出现?保护环境是不是势在必行?

回首问情

人生在世,难免有举头望月、回首问情的时候。每每此时,心绪便犹如那月光下的海,表面的平静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波澜。

不管有意无意,走在青春旅途中总摆脱不了一个情字:为情所扰,为情所累,为情所困。随着人的成长,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开始在心田悄悄滋生,于是便有了自己的一份憧憬,一份梦幻,一份秘密,里面布满了醇醇的情。终有一天,我走出日记本,走出月亮小屋,这时我才发现,希望总是美好的,一旦真的触及现实,距离总是有的。任你苦苦寻觅,任你百般求索,那个被你的梦境洗涤得越发清晰的影子未必能应声而来。岁月无情,韶华易逝。

度人不如度己:佛教名著金刚经

jinggangjing佛在世时为弟子说了很多法,但法一旦落于语言文字,则仅是描述法相的一种而非法性了.对于法性,佛曰不可说。为什么不可说?如老子《道德经》开宗明义对道的描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即是说大道,若可以描述出来,就不是大道了;道若给上名相,就不是永恒不变的名相了,“道”仅亦是估且称之的假名而已。不可说,说了都是挂一而漏万。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