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度人不如度己:佛教名著金刚经

jinggangjing佛在世时为弟子说了很多法,但法一旦落于语言文字,则仅是描述法相的一种而非法性了.对于法性,佛曰不可说。为什么不可说?如老子《道德经》开宗明义对道的描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即是说大道,若可以描述出来,就不是大道了;道若给上名相,就不是永恒不变的名相了,“道”仅亦是估且称之的假名而已。不可说,说了都是挂一而漏万。


不可思议的印度苦行僧

komisch-k在印度存在着这样一个群体,他们远离尘嚣和世俗生活,生活俭朴,苦苦修炼,甚至普渡众生。他们便是印度特殊群体——苦行僧,也可以称之为圣人。“苦行”作为一种印度的传统修行方式很是盛行。苦行僧们把自己的物欲完全封闭起来,与日益物欲横流的社会现实相抗衡,他们以一种极端、甚至自虐的肉体折磨的形式,获得精神的解脱、灵魂的净化。

人还可以成佛

auswander在这里,心言想要对你说的是:如果不能成为释迦牟尼,那么,此生你如若不是作为草木活着,便一定是作为禽兽活着,最多只是半人半兽,反正都没有能纯粹地作为人而活过,用曾国藩的老师唐鉴的话来说,便是:“不为圣贤,则为禽兽。”你定会争辩:自古至今,释迦牟尼就只一位,难道其他的都不算是人吗?对此,禅宗六祖惠能大师证实说:“古佛应世已无数,量不可计也”,古往今来,成为释迦牟尼的虽然只有一个,但成佛了道者极多,多到不可胜数。

灵魂放飞的日子

traum以前,星期天是休息日,睡懒觉,想心事儿,浮想联翩,是最为多梦的一天。有时,这一天排得满满的还不够,累得像头猪倒下来就想睡,忘却所有兴致,盼望无事可做的自由;有时,没有安排,无所事事,浑浑噩噩,打发着时间过日子,又盼望有事可做的自在。因为随意,因为自由自在,没有时间去约束,没有地点去束缚,更没有意志愿望引领,所以不充实,不快乐,无意义。自从偶然走进教会后,蒙昧的我还根本不懂教义,就被那里圣洁的音乐和没有人世间利欲的氛围所包围着,吸引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身心愉悦,精神净化,随灵魂一道放飞。

存在与不在存,
在还没有找到不存在的理由,
不舍不弃。

信仰与不信仰,
在还没找到不信仰的理由,
不喜不悲。

祈祷与不祈祷,
在还没有找到不祈祷的理由,
不急不躁。

自由,平等,信仰,权利,
从来离不开人精神的引领。
诚实,厚道,知足,感恩,
从来都是人类的道德底线。……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