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8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不可思议的印度苦行僧

komisch-k在印度存在着这样一个群体,他们远离尘嚣和世俗生活,生活俭朴,苦苦修炼,甚至普渡众生。他们便是印度特殊群体——苦行僧,也可以称之为圣人。“苦行”作为一种印度的传统修行方式很是盛行。苦行僧们把自己的物欲完全封闭起来,与日益物欲横流的社会现实相抗衡,他们以一种极端、甚至自虐的肉体折磨的形式,获得精神的解脱、灵魂的净化。


灵魂放飞的日子

traum以前,星期天是休息日,睡懒觉,想心事儿,浮想联翩,是最为多梦的一天。有时,这一天排得满满的还不够,累得像头猪倒下来就想睡,忘却所有兴致,盼望无事可做的自由;有时,没有安排,无所事事,浑浑噩噩,打发着时间过日子,又盼望有事可做的自在。因为随意,因为自由自在,没有时间去约束,没有地点去束缚,更没有意志愿望引领,所以不充实,不快乐,无意义。自从偶然走进教会后,蒙昧的我还根本不懂教义,就被那里圣洁的音乐和没有人世间利欲的氛围所包围着,吸引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身心愉悦,精神净化,随灵魂一道放飞。

存在与不在存,
在还没有找到不存在的理由,
不舍不弃。

信仰与不信仰,
在还没找到不信仰的理由,
不喜不悲。

祈祷与不祈祷,
在还没有找到不祈祷的理由,
不急不躁。

自由,平等,信仰,权利,
从来离不开人精神的引领。
诚实,厚道,知足,感恩,
从来都是人类的道德底线。……

人还可以成佛

auswander在这里,心言想要对你说的是:如果不能成为释迦牟尼,那么,此生你如若不是作为草木活着,便一定是作为禽兽活着,最多只是半人半兽,反正都没有能纯粹地作为人而活过,用曾国藩的老师唐鉴的话来说,便是:“不为圣贤,则为禽兽。”你定会争辩:自古至今,释迦牟尼就只一位,难道其他的都不算是人吗?对此,禅宗六祖惠能大师证实说:“古佛应世已无数,量不可计也”,古往今来,成为释迦牟尼的虽然只有一个,但成佛了道者极多,多到不可胜数。

祷告

beten-buda我生在台湾一个平凡的家庭里. 如同其他本省的家庭,或多或少都是受到民间亦佛亦道的影响。虽不像做生意的家庭在农历初一、十五都要拜拜,也是逢年过节都需要拜祖先,拜观音。

小时拜拜时都依长辈所教,乞求观音、祖先保佑自己考试考好或身体健康。有时考试考不好或贪玩晚回家,亦赶紧到观音像前乞求爸爸不要动怒或忘了此事。总之,我与家中小孩都是观音看着长大的,观音亦有保佑我们一路平安长大。

结婚后,我们与母亲分居,但住二楼,母亲与大哥住一楼。因为早餐都一起吃,所以大抵偶尔亦会向家中菩萨请安问好。自1988年1月旅居德国后,与台湾家中菩萨就真是聚少离多,仅有在离台来德之后才上香拜拜,乞求家中老母身体健康,自己旅途平安。 2004年再依妈妈要求将祖宗牌位分出来,并请到德国家中,亦将十几年前路经泰国曼谷的一尊木刻观音像,依蔡师兄电话上的指导,一一安坐家中的小客厅上。于是老婆大人每年逢年过节、祖父、母与先父祭日就做大菜拜拜。或子女心烦或犯错时,就近有一处可以祈祷懴悔的地方。以往台湾家中习俗得以在德国延续,女儿每天虔诚地于菩萨对话,甚至都可以看出菩萨是以微笑或板着脸对她回应祈祷词呢!

以往对菩萨与祖宗牌位乞求保佑自己的好运,在十几年前读到林肯总统在南北战争时期 对将领说的一席话。除了动容,有所领悟,日后亦改乞求为祈祷。美国内战初期,北军节节败退,战况并不很有利。有一次林肯总统在与将领门开完军事会议后,要求将领日后要多做祈祷。
“祈祷上帝站在我们这一边而战胜敌人?”一位将领问到。“不是,祈祷上帝保佑我们一直站在上帝这边。”林肯总统回答。

这句话真可令人深思再三,而出自总统之口令人是敬佩,又惭愧。解放黑奴是林肯总统相信人是生而平等,亦是上帝的本意。为坚持此观点不惜南北战争而不退让,但是并非每位北军将领都依此观点与南军奋战。或许大多将领是为其他名利而战。所有战争的过程都是驱使人性走向兽性,这虽是过程,林肯总统仅希望将领们勿忘最初战争之目的。

我们大多数的人,若有祷告,经常会乞求 “上帝”、“阿拉”、“菩萨”,让我们“不劳而获”,也可以“做错而不付代价”。若仅取此诚心,而学习林肯总统的一番启示,稍改措词, 对“上帝”、“阿拉”或“菩萨”祈祷自己能在心田尚存之日,努力将福种播下去。认真除去心田的杂草,持续而不悔,则西谚有句话:“天助自助者”,将是放诸四海而同。自勉之。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