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7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东西方宗教的禁忌

 religion人之所以要信宗教,是因为面对现实所显示出来、每个人自己所不可避免的形神具灭的前途心有不甘,所以才编造出了许多形神分离,形灭神不灭的神话。可现在没有一个人的形灭神不灭能证实出来。

《圣经》是人类有史以来印刷量最多的书。中国古代的《论语》和文革“小红书”《毛主席语录》都无法与之相比。《圣经》里的创世纪发生在六千年前(注),而恐龙灭绝距今已有六千万年了。地球寿命四、五十亿年,太阳系和银河系就得百亿年了。区区六千年,何足道哉!?只这一点就显示出《圣经》作者想象力的器局有限。

犹太人的神话里有很多忌讳,都是上帝向人类约定的。比如上帝说,偶蹄目反刍的动物可以吃。反刍而非偶蹄的兔子与骆驼,还有偶蹄而非反刍的猪都不可以吃。但上帝没说如果吃了的话会有什么吃毒蘑菇似的严重后果和惩罚。时至今日,犹太人虽然自己不吃猪肉,但他们开的食品店里,为了吸引非犹太顾客,也卖猪肉。

《圣经·创世记6:4》说:“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后来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这和希腊神话差不多。大力神赫克里斯就是宙斯和一个女人生的。犹太《圣经》还说,上帝和人立约,除了上帝老爷火华自己,不许再信其他的神祗,也不许搞偶像崇拜。这说明,犹太人的《圣经》里除了上帝外还是有其他神祗,而且这些神祗还能和人类女子交媾产子。否则,如果只有上帝一个神,还何必叮嘱人类不可以信其他的神呢?另外,文艺复兴时期的教堂里就有上帝和亚当(或是耶稣),父子之间在天上躺着飞行时手拉着手的壁画。耶和华是个大胡子长者。上帝还是有形有象的。只是和人类立约,禁止偶像崇拜而已。


人生有三毒

art-12人生有三毒,只有依靠布施才能给予一一戒除,以最终回归到天人合一、圆满和谐的人生。

布施治疗 贪毒

因为贪而强夺豪取不正之财,这是由于他的灵魂深处非常惧怕自己的物质不足。往生后,若贪毒太深,就会沉沦到饿鬼道,一种嘴虽大、但喉咙很细长的动物,所以无法吞食任何事物。
布施有三种:财布施、法布施与无畏布施。第一位对我讲解佛法金刚经的长辈曾说过,台湾最成功的巨商王永庆前辈子一定三种布施都修得很好,因为财布施会使人有钱,法布施会使人有智慧,而无畏布施使人长寿。

修炼巫术 一家三口命丧马德里

li西班牙人在过完年底的圣诞和元旦后,各学校纷纷开学进入新学年。在马德里郊外的一所圣马丁学校也与其他学校一样,学生高高兴兴地迎接着新学年。

但在第一个星期里,有位老师发现她班上一名来自台湾的移民学生已经三天没来上课,她多次电话联系该学生的家长,但是没有接通。于是即按照学校规定发出一封挂号信给该学生家长。挂号信采用双挂号的形式发出,老师当天就了收到“已经送达”的回执,但却没看见学生来校上课。班主任向校长作了紧急报告后,即刻亲自去学生的住宅进行家访。

缺课多天的学生叫李贞(化名),今年刚满14岁,其父母系台湾移民,李贞出生在西班牙。在老师的印象中,李贞是一位出色的学生,不仅具有东方女孩的魅力,而且成绩是门门优秀,每年都受到全校的表扬。这次多天缺课,而且没有任何回复,不仅让老师心急如焚,还心存疑窦,这是从李贞进入学校以来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老师驱车到达李贞的住宅门口,多次按门铃,但始终没见开门。由于李贞的住宅是花园别墅型,外面有个小花园间隔在其住房中间。老师不得不沿着别墅绕走一圈,试图从窗口上能发现什么。当老师刚走到左侧的窗户前面,突然发现了李贞的脸在窗户前闪了一下又迅速消失。在这个一闪的瞬间,李贞似乎也看见了老师,而李贞的消失也意味着故意躲避和老师的正面接触。

就是这个一瞬间,老师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在看见李贞的零点几秒钟时间里,老师发现李贞的脸色苍白还蓬头垢面,这样的形象不仅让老师感到可怕,而且前所未有过。

老师马上驱车赶回学校并向校长作了详细的报告。校长听完也感蹊跷,学校董事会专门为此事召开了紧急会议。最后校董事会一致同意马上报警,请求警方介入调查其中的原因。

当警方得到报警后,四名当地警员和二名国家宪兵急速赶到了李贞的住宅。警员先在花园外的铁门口按下门铃,但始终没见开门。国家宪兵在征得警长同意后翻过铁门进入花园,然后再按下住宅大门的门铃。按下几次,所有的警员都能听见门铃的响声,警员都在焦急地等待室内有人来开门。几分钟后,突然传来的开门声,所有警员一阵惊喜。
开门的正是李贞。她把门开出一条小缝,露出一张很惊恐的脸问警察干什么?警员问她父母亲在不在?李贞回答说,在。然后很吃力地大声喊了一下:“妈,有警察找你。”
几分钟后,从内室踉踉跄跄出来一名中年妇女。当这位中年妇女看见警察后用很不流利的西班牙文说,我们家没有事,我们不需要警察的任何帮助。说完就要把门关上。但警员马上顶住了大门。此刻警员发现这名中年妇女也是蓬头垢面,满脸病态,讲话无力,而且母女二人的身上都散发出恶臭。

此刻李贞用流利的西班牙语对警察说,我们家里有人生病,而且是传染病,你们不要离我们很近,要传染给你们的。说完就“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负责带队的宪兵小队长看到这样情景也马上预感到事态严重,似乎不仅仅是缺课的事情。小队长命令先收队回局,需要向法院申请“入宅许可证”后才可以继续行动。当地的警察局长听了汇报后也感事态不轻,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案件,从迹象分析,根本不知所然,其住宅中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之事。

紧急报告马上用传真方式发给了当地的法院。当地法院也采取了紧急程序,仅花费了二个小时就签发了“入宅许可证”。为了让警员的健康得到保证,所有参加行动的警员都穿上防止细菌传染的特殊服装。

晚上10点,三辆警车载着10名警员,在高音警笛的呼啸中,顶着寒风直奔事发地点。警员到达后,先是按程序敲门和按铃,但均没有得到回复。三名警员随后越过大铁门进入住宅。警员还是敲门和按铃,门还是没开。警员拿出开门斧对准门锁猛击数下后门锁终于脱落,所有警员迅速进入室内。

住宅虽然是很大的别墅,但室内已经没有照明灯,走廊上的几根小蜡烛像鬼火一样地一闪一闪在几个角落里发着微光。警员在手电强光的照射下,首先推开客厅大门进入会客厅。

会客厅里的情景着实让警察也大吃一惊。女主人奄奄一息地斜坐在沙发上,整个客厅所有的窗户都被严严实实地关着,房间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恶臭。不仅如此,整个会客厅内到处是垃圾,脏乱不堪。警员发现客厅中央的大桌子上面和下面都有很大的东西放着,但都被一块大白布遮盖着看不清是什么。

女主人看见警员突然闯进,表情变得惊恐万分,但由于奄奄一息无力说话,只能用手缓缓地对警察挥了一下,示意要警察出去。

一名警员走到大餐桌跟前掀开那块大白布看个究竟,白布掀开后让全体警员大吃一惊,白布下面居然躺着一具男尸。警员用强光手电照着男尸后发现,男尸已经严重腐烂,脸部出现许多被蛆虫蛀出的洞孔,尸体的下身也爬满着驱虫。尽管不少警员身经百案,看过各种各样的尸体,但今天的场景却不得不让他们也瞠目结舌。

当警察再掀开餐桌下面的白布,让警员看见的是一个更恐怖的画面,白布下面居然躺着二具小孩尸体,而且也已经高度腐烂。

三具尸体的出现让所有警员感到恐惧和不解。为什么客厅里躺着三具腐烂尸体?为什么女主人奄奄一息地守着三具腐烂尸体?警员马上又搜查其他房间,在隔壁的房间里,警察发现了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小孩,他们也是肮脏不堪,恶臭满身,满脸饥饿,骨瘦如柴。警员即刻叫来救护车,把女主人和三个小孩送进医院抢救。

开始女主人还进行无力的反抗,三个小孩中最大的女孩嘴里一直在喃喃地说,我爸爸和弟弟在生病,我和妈妈们要照顾他们,我们不能离开这里……警员强行将他们送进救护车,然后将尸体送进法医鉴定室。

经过西班牙医院的抢救和精心的护理,女主人开始恢复神智和体力。三个小孩也得到了充分的营养补充。

警方马上开始进行案件的调查和侦破。

从法医解剖的报告中得到如下讯息:死者为亚洲男性,年龄在42至44之间,死亡时间在9天至10天之前。死亡原因为传染病和食物中毒。由于死亡时间过长,导致死亡的不明病毒正在进一步测定中。

警员在征得医生同意后,马上对女主人进行了侦讯。经过断断续续5个多小时的侦讯,女主人终于道出了原委。

女主人说,我和丈夫都是来自台湾的移民,在西班牙已经居住了将近20年,5个孩子都出生在西班牙。最大的14岁,叫李贞,最小的刚满2岁。我丈夫年前在一家西班牙人的公司工作,这家公司里也有一位来自台湾的徐姓同胞,由于都是台湾人,都使用同一语言,因此二人很投缘,经常一起喝酒和聊天。

那位徐姓同事告诉丈夫,他在修炼一种功法,说是养身养心术,已经修炼了好几年,这种功法在全世界传播,很多人在练。徐先生也叫我先生修炼,还介绍了其他的修炼人和各类介绍这种功法的书籍。

我先生听后很当真,之后他也越来越入迷。徐先生叫我先生把客厅改装成练功的道场,在客厅摆放许多关于这种功法的摆设和照片。先生是位很执着很认真的人,越练越入迷,然后也叫我一起练,也叫小孩一起练。

当时我们的经济收入很好,丈夫工作的公司是向中餐馆推销食品的大公司,有基本工资,也有提成,加上我先生会说中文,因此中餐馆的业务迅速打开,公司对他的奖励很高,所以我们可以买下别墅居住。我们的5个孩子在学校的成绩也是名列全校前茅,经常受到老师和校长表扬。

但好景不长,自西班牙受到世界金融风暴的打击后,整个西班牙经济一蹶不振,在西班牙的中餐馆马上受到波及,生意一落千丈。他们公司哪怕再便宜的食品也很难推销出去,没多少时间,他们的公司就宣告破产,所有员工失业后靠领取失业救济金过日子。我们因为有银行贷款,还要养一家五个小孩和二个大人,要吃要喝还要还钱,生活马上进入绝境。没有钱付水电费,不出二个月就被水公司和电公司断了水电来源。我和丈夫只好点蜡烛照明,拿着塑料桶到街上的喷水池去打水用来洗脸。到晚上还偷偷去垃圾桶捡人家丢掉的食品来给自己和孩子充饥。

就在这时,我先生的身体突然出现异样,他浑身出现红斑,忽痒忽痛,难忍难受。我叫先生去医院就医,但他执意要请台湾的练功巫师来为他治病,坚信只有巫师可以医治他的毛病。不出几天,一位台湾巫师真的来到我家,巫师说我先生的病只能在家静养,不能外出,就连太太和小孩也不能外出。巫师还给了他们一些不知道叫什么名称的药让他服用,如果小孩出现类似的症状也同样服用该药。

巫师一再关照不要去医院,不要外出,只能听他的话,吃他的药。没出二天,二个小孩也出现同样的症状,父亲就按照巫师的嘱咐让小孩吃药,结果二个小孩在第二天就死在自己的床上。此刻的父亲也已经感到生命即将临终,就把小孩放在大餐桌的底下,他自己躺在餐桌上等待生命的终结。临终前他还一再关照我,如果我和另外三个孩子也出现同样症状,一定不要外出,也是服巫师给的药,和他同住在客厅里,一定不要违背巫师的嘱咐。

丈夫说完没出几个小时就咽了气。我遵照丈夫的遗嘱,将白布盖在丈夫的遗体上和他的灵魂一起修炼未完成的功法。我相信,如果功法练到家,我先生和孩子还能起来走路,并和我们共同生活。另外三个孩子我也不准他们外出,不准和任何外人接触……

办案警员听了女主人的口供后,感到她已经走火入魔。经过商量,再找长女李贞谈话。

李贞出生在西班牙,从小受西班牙教育,因此在交流沟通时没有语言障碍。但让警员吃惊的是,李贞的回答也是走火入魔。

李贞坚持说他父亲和二个弟弟没有死,是在休息,只要等母亲把功练到家后,她的父亲和弟弟都会醒来照常过日子,还可以上班。

询问只进行了二十几分钟,警方觉得和李贞的谈话不会出现有价值的结果。警方随后去了李贞的学校,校方热情地为警方提供了李贞在学校的情况。班主任对李贞的表现赞不绝口,说李贞是她任教三十多年来从没有碰到过的好学生。不仅聪明伶俐,还十分听话懂事。有时老师发现她思维很老成,也和老师谈一些东方宗教的理论,尽管这些理论很肤浅,但李贞却很认真地学习。老师认为,像李贞这样接受能力异常强烈的孩子如果给她灌输正确的人生理论,她的将来一定是一名出色的人才,社会尖子;如果给她灌输邪门的宗教信仰,她的将来也必定成为狂热的宗教分子,也许还会对社会做出极端的危害。

经过数天的侦讯和总结,警方写出了一份报告:死者李某的死因是食物中毒,而造成食物中毒的原因是听信巫师的“忠告”,服用了巫师提供的药物,其妻子也因听信丈夫忠告差点也送掉性命。由于及时发现,及时抢救,得以挽救了李某的妻子和三个未成年的孩子。

警方没有发现那个来自台湾的巫师的踪迹,因此无法获得巫师的任何口供。案件到此就做一个了断。

由于死者居住的小镇人口稀少,镇上发生了死人事件自然会引起不少议论。出事几天后,有位自称死者的朋友、西班牙人路易斯到警察局向警方提供了另一条消息。路易斯称,他和死者李交往多年,关系慎密,他也多次被邀请到他家用餐。但奇怪的是,用餐从来没在客厅进行,而是挤在狭小的厨房里。不仅如此,死者的客厅始终大门紧闭,从没有让他进去过一次。死者对他的解释是,不是修炼同一功法的人不准入内……

事件发生后,西班牙的各大主流媒体都进行了报道,有的惊诧,有的感叹,有的惋惜。死者生前所居住的小镇镇长得知消息后,下令该镇用二天时间为他“镇民”的不幸死亡进行哀悼。

至此,“李镇民”和二个小孩离奇死亡的事件到此画上了一个句号。但数天后警方得到一份法医鉴定室撰写的报告,称从李某身上化验出的病毒可以确信,在其身上已经潜伏了至少二年以上,这种不明病毒可能从他的手或身体传染给其他人和物。如果从时间上推算,二年前李某的工作是推销食品,而这些食品全部在马德里大区的中餐馆中使用。
该报告一出台,把已经画上句号的事情又搞得复杂化了……

题图:李家后院

少林禅悟的沦落

shao住在慕尼黑南郊的小城,每年年初都会见到当地报纸刊出中国少林和尚武术舞蹈团来演出的广告,今年三月又将来慕尼黑、法兰克福、威斯巴登和科隆等地巡演,票价 50 至 79 欧元,我嫌贵,从未想去为老家来的演出团捧个场子。

今年春节,探亲回到故乡洛阳,大睡一觉调整时差后,便叫表弟陪我去街口大菜场遛逛。刚走到马路上,听到远处有锣鼓喧响。放眼望去,见马路边立着一列长长的、穿着黄衣服的队伍,还举着多面仿古旌旗。表弟估计又是什么超市在做大减价宣传。队列站着不动,与通常的锣鼓喧天、大吹大擂有所不同。按往年回国探亲的见闻,我猜想可能是当地区政府在举办“八荣八耻”或不乱吐口痰的爱国卫生运动。

我好奇走近一看,列队穿黄衣服都是年轻小伙子,且剃着光头。从队列的阵势看,倒很象是军队的士兵,但士兵怎么会穿黄衣服?他们显然是和尚,不远处的旗帜上还写着斗大的正楷字:“正宗少林寺演出分队。”和尚表演武功和跳舞,巡回演出的事在德国报刊年年都见识过,却没想到会在老家门口碰上。表弟说,河南有上百个武术表演戏班子,男优们为了多赚钱便剃了光头,个个都说自己是正宗少林寺表演队。他抱怨商业化的少林寺,将佛经八戒抛入九霄云外,去烧柱香要诱惑、游说你捐几百或上千元“功德钱”,荒唐到了百事可违的地步。
 
一辆面包车开来,车顶置个大喇叭,通知说今晚七点半在此地影剧院表演最正宗的少林功夫,反复播出要展天下高手绝招的广告。面包车前面是一块“少林寺”的黄牌子,车的侧面是“擂台群殴散打,场面火爆血腥”之类大布条。此时,和尚队列跟着面包车移步,连续数十米长。和尚们的黄袈裟套着搏击的护胸,故意展露一面半裸背膀肌肉。队首是几个提着刀棍的小沙弥,队尾各有六个穿红袈裟和黄袈裟的和尚,其模样表明他们的确是少林寺真和尚。在他们的后面,是一辆装服装道具的大卡车。
 

西藏历史的传人

tibet-b编者按:阿沛·阿旺晋美于2009 年12 月2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0 岁。他的前半生经历了中华民族的战云分飞,后半生又经历了历届政治风云,晚年又遇上经济改革。他曾是西藏旧政府的要员、赴北京与中央政府谈判的首席代表;又是西藏新政府的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一方面在共产党政权中当官,必须听从“全党服从中央”的教规;另一方面他毕竟出身西藏,对这片土地充满了感情,所以必然想方设法在他可能的范围内为西藏做一些事,于是外界对他的评价各异。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