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汉藏关系新阶段的新思维

日内瓦汉藏知识分子“寻找共同点”对话大会结束以后,北京宣传部门咒骂达赖喇嘛和与会的汉族人士,这原是意料中的事情。作为与会人士,我们经过了会议过程应该形成汉藏关系新阶段的新思维。人们必须考虑的是,达赖喇嘛和西藏朋友们为什么要召开这次会议。会议的意图应该在于沟通双方意愿,并将双方的共识传达给中国国内的各族人民,共同实现中国民主化和多民族和谐共处。


第一个属于华人自己的礼拜堂

纽伦堡这座德国古城,基督教是它文化渊源的血脉。从劳仑茨大教堂到丢勒的名作“祷告的手”,处处可见上帝在他敬虔子民身上的作为。生活在纽伦堡和周边城市的华人基督教会也从1992年起雏形渐成,开始以查经班形式聚会在家庭、餐馆,随后在美国教会礼拜堂,又借用德国基督教会礼拜堂,十多年来会友们习惯了把那里当作自己的家。2005年底德国教会决定把礼堂和楼房出卖,华人基督教会又借用两处不同的场地来聚会。2008年末,教会又处于可能要搬

人间莫贵于真爱

近年来,达赖喇嘛成了世界媒体的焦点。对于达赖喇嘛这位当今佛教界的著名高僧,西方民主国家媒体普遍给予肯定和尊敬,美国、法国、德国、英国、丹麦、荷兰、日本等比比皆是,可说是赞誉一片。然而海外华侨界却出现另一种境况,褒贬不一,说什么都有,甚至否定超过了肯定。这其中扯进了政治,扯进了主权,问题就复杂化了,这些给我们小小老百姓带来了踌躇和困惑。前些天,朋友给我传递了一个消息说:“达赖喇嘛六月初将来欧洲几国访问。”有西藏朋友,也有民运朋友都建议我去现场听达赖喇嘛演讲。有见过达赖喇嘛的朋友还特别强调:“老人家特别慈祥、可亲,你会被他感染和融化的。”我赶去了,目睹了,聆听了,从而也产生了一些粗浅的想法,与大家分享。

中国人的龟犬观

中国人对一些事物的认识往往是一以贯之,就是莫须有的龙在今天仍是虚拟的神物,但对龟与犬则显示了少见的反复,这种反复是否反映了民族特性不大好说,但中国人的龟犬观确实透露出一种颇为独特的信息。

漫谈偶像崇拜

林彪据说是一个语言天才,他的天才之处在于,他可以把庞大繁杂的理论体系浓缩为几句口号。比如毛泽东思想,太祖当年写下“雄文五卷”,洋洋几百万言,专门成立的“毛泽东选集编写组”搞了十几年才成册出版,可林副主席只用一句话就概括了:“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但归根结底就一句话,‘造反有理’。”后来太祖和林副主席翻脸了,从“亲密战友”变成了“势不两立”,太祖就对夫人说,他历来不相信,他有那样大的神通。还讽刺林副主席:“我说了那么多话,怎么就变成一句了?”太祖大处着墨,小处着手,从批判林副主席的“造神运动”开始,揭开了权力斗争新的一幕。其实,太祖本人也是一个语言天才,马克思的辩证法够艰深吧,太祖简简单单总结为“一分为二”,好事也是坏事,坏事也是好事。这么一简化,虽然辩证法很难懂,但是广大人民群众就都明白了,而且还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灵活运用。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