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0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金钱与武力都无法解决新疆问题

刘永川是斯坦福大学社会学博士、洛杉矶方法学院负责人和加州大学客座教授。他对穆斯林事务有深入研究,现在还担任哈萨克斯坦的欧亚创新大学特别顾问。值新疆事发,本报特地采访刘博士。

记:你是何时开始对穆斯林事务感兴趣的?
刘:2003年我受联合国委托到斯里兰卡做培训咨询,并去考察当地一个穆斯林社区。该社区10万多人,因战争离乡迁移,到新区一住就是10多年,但还是完全无法融入佛教徒为主的新社区,结果在10几年完全依赖国外资助而生存,过着贫穷的生活,也成为了联合国的负担。我们去那访问了解,开始学到了穆斯林群体的一些特殊性。


上帝的凡心

从公元前两千多年的古巴比伦神话《吉尔伽美什史诗》,公元前八百多年的希腊神话《荷马史诗》、《神谱》和《变形记》,中国明、清时代的神话《封神榜》、《西游记》、《聊斋志异》,一直到当代英国女作家J·K·罗琳的《哈利·波特》,人们对神仙、魔鬼、中外仙女和巫婆的描述或想象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都仅仅只是在知和行的能力上超过凡人,但在情感、情绪和心理素质上却与我们没有什么不同,都有一颗七情六欲之心,这在中国的神话或民间传说中往往被称之为“凡心”。那么在比较严肃的宗教典籍中又是怎样的呢?这些典籍中至高无上的上帝是否也如同神话中妖魔鬼怪一样有一颗凡心?是否也遵循这里所说的“神力凡心”规律?例如,犹太教和基督教圣经中所描述的那位上帝,是否也有七情六欲?

佛法佛法活法乎

佛教在西方曾经是荒芜,但一直耳闻藏传佛教在西方社会传播、垦荒,在美国、希腊等国家有建馆立寺,且初具规模。这与基督教恰好形成逆向传播轨迹,这说明什么呢?天下多元?宗教繁荣?佛门有称当今为“末世黑暗”,难道物极必反,黑暗过后又是黎明,又是华光普照,抑或是掀开了新纪元的帷幕?上个月中,美国藏传佛教密宗传人、莲生活佛的徒弟莲印上师来德国讲经论法,法会是中、德文同步翻译,全德有一百多位非佛教弟子前来,

天人之际的风情

我未去过青藏高原,从未与那片热土谋面,是洛桑和强巴对我讲述了它,描绘了一幅情景并茂的画卷。洛桑和强巴是一对藏族亲兄弟,是一双宽厚、纯朴、善良的年轻人。我与其中的弟弟洛桑有一年多的通信,通过不少电话,有传送给我照片,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前不久,我在布鲁塞尔见了这对兄弟,他们并不像我印象中的赤红面颊、彪悍身躯的藏人,可能他们长久生活在欧洲的缘故。但藏人的豪爽、宽厚、热忱、真诚的性格依然如故。我们一起喝酒,一起聊天,两兄弟给我们献了“哈达”,献“哈达”是表达纯洁、忠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