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散文诗歌

玫瑰人生

幽静宽敞的花园,篱笆密密如织,绿树浓荫如盖,绿草绒绒如茵。洁白的石子铺就的小路弯弯曲曲,角落里一个玲珑的六角亭,原木底座,原木盖顶,中间的玻璃窗打开着,门口的柱子上一朵朵缀满蔷薇。

小亭子内,一张不大的桌子,铺着粉嫩的台布,一个小小的心型蛋糕,新鲜的草莓,饱满鲜艳馋人欲滴,两副精致的咖啡杯盘,银白的勺子叉子,一把细高微微鼓出圆肚子的咖啡壶,细密雪白的磁片上一丛深红的玫瑰盛开,正如亭子前面花园里的玫瑰,典雅的深红秀丽端庄。

坐在亭子内,抬眼打量对面深爱的人,细读他眼里的情意,双颊晕红,偏过头去看不远处的玫瑰。阳光下,花丛上,两只银白的蛱蝶振翅飞舞追逐嬉戏,殷红的玫瑰衬得蝴蝶愈发莹白如玉。微风吹过,淡淡的芳香迷人欲醉。

周六,先生陪孩子上学去了,一个人在家中打理家务。早春,该修剪玫瑰了。做好午饭的准备工作后,从车库取出大大的剪刀,戴上厚厚的园艺手套,走向花园的时候,想起少女时代的玫瑰梦,唇角微微弯起。

哦,如诗如梦的少女时代,浑不知世事的黄金年华。

多年后,我的玫瑰梦实现了吗?

实现了吗?一边暗问自己,一边走向花园。

小小的花园里,又飘来不少去年的落叶。放下剪刀,收拾落叶,露出下面黄褐色的土地。

十来年前搬进这栋花园洋房的时候,随大流在门前的花园铺上草地。过了两年,草根深长地下密密纠结。种花的时候,一点一点铲断草皮,一寸一寸往下挖,挖掉草皮,露出黄褐色的土地,挖开小坑,种下廉价买来的玫瑰花根。

从此日日浇水,玫瑰根长出一点点小小红色的嫩芽,嫩芽长成绿色的叶片,一片两片;长成纤细的枝丫,一枝两枝。长出充满期望的花苞,一朵两朵……

收拾好落叶,拿起剪刀修剪玫瑰,按照在过去几年内自己摸索的经验修剪。今年春早,玫瑰已经冒出一点点红芽,过不了多久,嫩芽会长成绿叶,一片,两片;会长出花苞,一朵,两朵。

永远忘不了第一朵花开的日子。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五月,下班回来,打开车门,不由自主地看过去。呀,一朵黄玫瑰的花苞悄悄绽开一点点,在一片绿叶后羞涩地探出头来。豆蔻年华的少女,绿衣黄裙,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从此每天下班回来,必然在门口停留,看看哪一朵新开了?猜测下一朵绽放的会是哪一朵呢?数一数开了几朵了?

回到家,换上休闲服装,取出剪刀,剪下憔悴的花朵,不忍舍弃,插到瓶中。几天后,捡起一片片掉落的花瓣,放到顶楼的阳光下,晒干。晒干的花瓣收集起来,收在一个小小的草编篮子里,放到浴室。走过的时候,拿起几片,闻一闻,回想花开时娇艳的样子,淡淡怅然。

剪好一棵,走向另外一棵。

一棵又一棵的玫瑰开花了,黄色的,粉色的,紫色的,白色的,还有深红的,一朵又一朵。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玫瑰花香引来一只又一只的蜜蜂,在门前嗡嗡飞舞。

修剪玫瑰,拔除下面的杂草,成了日常功课。经常两手黑黑的指甲,难以洗干净;经常手指被刺破,沁出鲜艳的红色。

天气炎热的夏日,浇花成了每天傍晚的功课。从花园的水龙头接上水,拖着长长重重的水管,走到前面花园,打开喷头浇花,水龙直射花根。有时候故意把水龙头开成细细的水雾,喷水到枝叶花朵上,看碧绿叶子青翠滴落,看带露玫瑰眼波流转。

修剪完毕,放下剪刀,整理剪落的花枝。弯腰捡起一把,抬起头来在厨房的窗户上看到淡淡的影子。

玫瑰种在前面临街的小花园,从来没有像少女时代幻想的那样,坐下来边喝咖啡边赏花,反而是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可以从窗口看到外面的玫瑰。

周六,先生和孩子上中文学校去了。中午,站在厨房里准备午饭,做孩子要求的炸酱面。取出大面盆,倒入面粉,加水,和面。面和好,放到一边醒着。打开冰箱,拿出黄瓜切丝,一刀刀码好放入盘中。西红柿,切块。鸡蛋,打碎,拌匀。找出不沾底的锅,开火,做西红柿鸡蛋汤。另外一个小锅,同时开火,炸酱。油热了,肉放下去,搅动,甜面酱放下去,随着刺啦刺啦的声音,浓烈的酱香升腾飘散。

转身打开抽屉,取出擀面用的大砧板。嗡嗡嗡,一只蜜蜂从打开的窗口飞进来。转头去看,几年过去玫瑰长高了,一枝殷红的玫瑰凑近窗户,似乎想要看看我在忙什么。一枝墨绿的叶片,两朵殷红的花朵,斜斜插入天然画框,构成一幅美妙的静物写生。

停顿片刻,惊讶片刻,微笑片刻。回过头来,放好砧板,开始擀面。孩子要回来了,他们肚子饿了,要吃东西呢。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下面了,站到窗口张望,等孩子回来。

看玫瑰花开,等孩子回来。

厨房里浓浓的酱香,厨房外淡淡的花香。

拿着一把剪落的花枝走向垃圾桶。

少女的梦里,没有枯枝,没有垃圾桶。

某日,他们平常回来的时间过去很久了,还不见人影。在厨房焦躁地走来走去,胡思乱想的时候,想起少女时代的玫瑰梦。而今属于我的玫瑰娇艳绽放,可是却那么不同。想起有朋友告诉我,我种的花,这里称为“玫瑰”(Rose),中文却应当称为“月季”。“玫瑰”和“月季”,相似又不同的姐妹。脑海蓦然浮现席慕蓉的诗句:

我爱,在今夜

回看那来时的山径

才发现,我们的日子已经

用另一种全然不同的方式

来过了,又走了

脚步慢下来,细细品味“我们的日子已经用另一种全然不同的方式来过了”,来过了,又走了。人生,这就是真实的人生吧。

曾经那样渴盼着它出现的青春,却始终——

门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醒过神来,慌忙去开门,孩子一步跨进来,扑到怀里,欢呼“炸酱面,炸酱面,好香!”。

打开专门收集可沤肥的生物垃圾的垃圾桶,投入枯枝。收拾干净,捏捏不小心被刺破的手指,回到家中,用肥皂仔细洗手,然后走进厨房。

方方正正的厨房,前方是黑黑亮亮现代化的炉灶,右面通向客厅,左面是窗户,窗外是玫瑰花园。

切菜的工作台上,一盘翠绿嫩白的黄瓜丝,一盘红艳艳的西红柿块,一碗粉红的碎肉。围上围裙,开火,油热了,肉放下去,酱放下去,随着刺啦刺啦的声音,浓烈的酱香升腾,升腾飘散,飘到窗外。

窗外,经过一冬的休憩,刚刚修剪过的玫瑰伸展懒腰,小小的嫩芽在阳光下揉揉眼睛。过不了多久,红红的嫩芽会长成绿绿的叶子,会开出娇艳的花朵,会有淡淡的花香飘散。

窗外淡淡的花香,窗内浓浓的酱香,淡淡的花香会混合浓浓的酱香随风飘散。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