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散文诗歌

落叶赋

归家的路上,落了微雨,独有默契与冷静的冬,读去似有几分轻灵的雾。干枯的黄叶或在微雨中逍遥飘零,或铺陈在泥地上,树枝间洒下的雨点,捣出轻微的声响。一般情况下,读者在欣赏玩味冬天时,着眼都是它的大象,那是视觉的盛宴。寒素枯涩的美,历来为骚人墨客所爱,这是局外人难得会心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逍遥的落叶并非充满宿命的无奈。我以为,与其说它们是在表现禅意,知命、隐忍、安静,倒不如说它们在返璞归真更加贴切。你如果爱过冬天,迟早你会发现,雪作背景的冬天的禅意,比较其他季节才是最有意蕴、最耐人寻味的。光秃秃的树们挨挨挤挤地站着,俨然接受你检阅的勇士,男性的气质如此令人叹赏。你可以不喜欢,却无法视而不见。这的确是让人在意的自然美。但是,你向前去到林中,落叶遍地的具象,居然也形成了另一种美:“每一片叶都褐红金黄得那样纯粹,那都是浅黄嫩青逐渐绽放逐渐成熟的极致啊;仰起头,看伸展在苍灰天幕上的荒芜秃枝,因为繁华落尽而展示出了铮铮风骨”《麦琪(潇湘)》。事实上,沧桑的落叶,毫不知情地造化了冬天唯美的意境。

与落叶有缘的文人,向来诗文上落叶的含意,总是低调的。低徊流连间,浸入心里面的东西似有二分萧瑟三分凄凉五分无奈,使人联想到人生的失意,无人怜惜的落寞。其实,以落叶的自然之象来悲天悯人,宿命的色彩略觉浓了一些,大可不必的。倒是这些落叶在提示我们注意,它们铺出的,正是一条通向春天的路。它们春天从土地升华到树上,冬天它们带着收集了三个季节的阳光复归土地,生生息息地轮回,在轮回中辉煌,也在轮回中寂灭。这是自然的法则,也是一切生命现象的真谛。

也许是人进不惑的缘故,我于落叶似乎总有况之不尽的滋味。落叶是过来物,对于春时的绿嫩明媚,夏季绿深的华丽袭人,秋时徐娘半老的风韵,都是阅历识深,不足为奇了。所以它要予人一种绚丽后的静美,在霜寒雪素的春的序曲里,表现其古色古朴的意蕴。

悟得如此透彻,逍遥得如此优美。落叶的舞蹈,恰好得益于这里冬天并不很寒冷。这一刻我的目光有些游移,除了眼前这一地斑斓,我还觉悟到爱人穿越冬日的歌谣。像她这样一个执著于爱情,捧着美丽走进我的生命,在我们形影不离的时候,忽然一去不返的女子,仿佛一匹落叶,悄无声息地凋零尘土,却让我孤独的心,守着一份空空的梦想长长的思念。她原该拥有世间寻常而诗意的生活,与共她的丈夫和儿女享受无价的天伦之乐,可是命运并不由她主宰,留给生者况味,永远是曲终人散的遗憾。此时,我感到了冬天独有的静寂,一匹匹彩色的落叶,漫天漫地的飘摇在我身前身后,轻灵的碰音,它慰藉着我的心,令我思绪飘逸。

旷地依然微雨纷呈,我飘逸的思绪像一只鹰,朝着季节深处滑去。这些老态龙钟的落叶,这在春一方的冷美的冬野,竟一下神秘起来,充满了灵性的诗韵。落叶,青稚的时节,必然像那初长成的少女,情感涌动,光洁可人。即便经了沧桑,返朴归真,也别是一番情调。

一阵风携着冬的吟哦漫来,地上的落叶动了一下,再动了一下,这样的悸动教人遐思。或许这块等了她三个季节的土地,正将她拥在怀抱私语呢。落叶遍地,寓意一种新生的初萌。阅历浅者,固然机械不深,却是难得其中真昧的。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