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散文诗歌

春天素描

1  新的,一切都是新的。

雨,泥土,风,蒲公英,再没有陈旧的气味,都是一例例的崭新。

草,树枝上发出的芽苞,仿佛一夜之间就开满枝头的繁花,都是新鲜的颜色,都是新鲜的样子。好像从没见过这个世界,她们的眼神里充满了好奇。悄悄走过一株花树,我听到她在微风里轻轻唱歌,是一种全新的韵律和节奏,比《青花瓷》还要好听。我就俯下身来倾听,听它柔柔的低唱,像梦呓。

天,也是新的。被雨水冲洗得如同水晶,浅蓝色的水晶。白云若有若无地飘着,像丝丝缕缕的心情,当然也是新的。

过去的已经忘记了,有什么可以永远铭刻的呢?真诚,泪水,友谊,还是爱情?如果可以,我愿做一缕风,拂过来,又吹过去,总是新的。过去在什么地方停留过已不重要,明天要吹向哪里亦无需思量。好的是当下,我是风,春天暖暖的风。吹过山,山浅浅深深地绿起来;吹过水,水快快乐乐地蓝起来;吹过田野,田野上的牛忙碌起来;吹过农家的篱笆墙,那里就开始了崭新的编织。一棵青藤,是青线,一株紫英,是紫线,一片五星,是红线。青青绿绿红红,织出一个个簇新的生动的美好春日。

迎春花开了,这里一蓬那里一蓬。灿灿的黄,像是刚刚从画家的颜料盘上飞下来,干净,鲜活。

乘车经过原野,有花开在无人问津的原野深处,也许是一棵杏,也许是一棵李,粉白粉白的一树花。那花当然是新的,隔得远我也知道。喧嚣的车路,吵嚷的周遭,因了那一树的美丽,霎时变得温柔。我深吸一口气,闻到了花香,噢,那是春天的味道。

各种野菜都冒出来,嫩嫩的招人眼。拿了小小的铲子挖野菜去,三个人,两个人,一个人。蹲下来,俯下身,与土地亲近。春的气息不可阻止,绕鼻不息。挖野菜的岁月已走得很远了,远得快要到另一个世界。可是在俯下身的那一刻,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蓦地升起。抬眼,什么都是新的,只有那感觉是旧旧的恋人,一经想起,便挥之不去。旧旧的歌谣,旧旧的芳香,在每一个新鲜的时刻,仿佛一件古老的瓷器,因为易碎,所以珍贵。

原来,什么都不曾走远。新的继续到来,旧的继续陈酿。宛如窗外的风,岂不知她已吹过了千年万年,到达窗台的这一刻,她仍旧是今日今时的她。

2

定是昨晚下过了雨,在我酣然好梦的时候。

雨后的清晨像一首清丽的小诗,让人有一种想吟唱的冲动。小路湿湿的,雨水泛着天然的光泽。小草茵茵的,看得出在努力向上长,那一枝一枝灿烂的花们,张着净净的小脸,仿佛在朝人笑。我也笑着,有什么理由不笑呢?宁静的早晨,明亮的春日,雨湿的味道,江南的故乡。江南日日如此氤氲在清凉的气息里,如那一句“天青色在等雨,而我在等你”。小桥流水的柔软,才子佳人的缠绵,隔窗守候的坚持,那是怎样的一种温暖。

一只两只的小鸟在刚刚萌芽的枝间叫,极轻快,极悠然。我听不懂它们的歌声,但我知道,它们像我一样是快乐着的。

几场春雨下来,路边开始大面积泛绿,很多不知名的野草钻出来。我喜欢那些嫩嫩的草芽,颜色是不染尘滓的清新。它们在土里撑开一个缝隙,有的甚至是弯着腰从石头的边上伸出头来,那种无需言表的生命力常常让人轻叹。草犹如此,草犹如此啊。

春天里,柳树是当仁不让的主角,最早泄露春天消息的也是它。远远地看到它的枝条柔了,绿了,如烟了,心里的喜悦一点点堆积。“染柳烟浓”,李清照的句子千年后依然适用。

雨中,雨丝轻飘,柳丝亦轻飘,撑把小伞走过树下,亦是一首诗吧。

“撑着油纸伞,独自走在悠长悠长而又寂寥的小巷,我希望逢着一位丁香一样的姑娘,她有着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她走着,走着,孤独,寂寞又惆怅。”

然而随着春的深入,柳的颜色悄悄变化着。忽然一天,笼在柳树枝头的团团烟雾无形隐去,片片浅绿的叶子开始飘逸随风。又忽然一天,柳树“老”了,墨浓的绿意仿佛化不开,放在宣纸上也不好看了。看看日历,四月即将过去。

3

丁香,丁香是什么时候开花的呢?在一场雨前,在一场雨后,在昨天的深夜,还是在今天的清晨?

曾经,老屋的院落里有一株美丽的丁香,紫色杂着些柔白。每年每年,我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开始绽放小巧的蓓蕾,忽在某一日清晨,闻到一阵又一阵沁人心脾的幽香,才恍然又到了丁香花开的时节。是四月中还是四月末,已经淡忘了,留在记忆里的,唯有淡而雅的香。那时我梳着长长的发辫,很长很粗的麻花辫。妈妈总是在我的发间别上一小束紫色的丁香。我还记得,我还记得我甩着大辫子上学去,一路花香,我坐在教室里的书桌前,一室花香。

而今丁香又开了,在陌生人家的门前,在花园小区的草坪,在匆匆脚步不曾逗留的路边。它依然是旧模样,在人们即将忽略它而走过的时候,随风送来屡屡的香。只看一眼,所有关于丁香的美好便会在脑海里全部复苏。

最美的丁香是雨中的丁香。花瓣较大的那些花一经雨浇就会花意阑珊,可丁香绝不。雨中的丁香润泽、诗意,尤其是在微微的细雨里,它仿佛开得更欢了,颜色也愈加鲜艳。撑伞走过丁香花丛,心里很美,回头,凝望,依然很美,美丽的丁香,还有我彼时彼刻的心情。

折一枝放在桌前,效仿古人一句一句吟诗。诗句远远不如花美,质朴天然的美。我不由得深深吸一口气,自顾自地说:来生让我做一朵丁香吧,极小极小的一朵,兀自开放,兀自美丽。

4

这个春天不停地落雨。

在雨声的陪伴下读书、写字,自有一种清雅。在雨中默立、思考,也别有一番情趣。

落雨了,我喜欢。不是因为附庸风雅,实在是雨中的空气清爽、清新。

雨后的灰尘少了,草木疯长。几天雨后,来一场太阳,无异于给各种植物添加了生长剂。看吧,杨和柳,叶子青翠得可爱,榆和槐,努力伸出小巧却繁多的叶片,油油的,画上去一般。

地面,野草和野菜绿毯一般铺开,紫色的打碗花,黄色的蒲公英,都在一夜之间开遍草地。墙上,藤蔓开始攀爬,一丝一丝的绿点染着。雨依然在下,细细的雨丝轻柔地洒在树上、草上、花上,一切都是润湿的。闭上眼睛,可以嗅到植物特有的气息,这是晴天丽日下闻不到的。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如果撑上一把伞去雨中走走,还可以听到小虫吱吱鸣叫的声音,惊蛰了,谷雨了,不管是在纸上,还是在路上,春天真的来了,到处都绽放着春天的表情。  /题图:春溪(Claude Monet)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