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散文诗歌

朵拉,一朵早春的雪花莲

当我想起早春的时候,我会想起早春的雪花莲。

雪花莲,花如其名,像雪花一样晶莹剔透,像莲花一样离世出尘。

早春时节,残雪方消,树木还没从冬眠中醒来,小草轻揉惺忪的睡眼,草地试图抖落身上堆积的枯叶,这时一簇绿色不期然温柔双眼。走近看,昏睡未醒的草地上,一片片纤细的绿叶抱作一团清新,绿叶丛中一枝枝绿色的花梗高挺,绿色的花萼下一个个白色的灯笼倒垂。修长的身影,雪白的花容,三片花瓣樱唇轻启含羞浅笑。

停下脚步,蹲下身来,细细打量那一簇簇新绿和那一点点雪白。伸出手想要抚摸,却在半途停下来,不要吧,不要惊吓那柔弱的精灵吧,只珍藏那一抹微笑就好,让那春天最早的微笑在唇间漾开。


当我想起雪花莲的时候,我会想起朵拉。

朵拉,《大卫·科波菲尔》里的一个人物。她是大卫的第一个妻子,是大卫的“孩子妻”。朵拉,她不是书中的女主角,没有爱弥丽的惊人美貌,没有苏菲的贤惠能干,没有艾妮斯的聪慧练达,可是她天真可爱,可爱得让大卫姨婆那样严厉的人也会慈爱地叫她“小花儿”。

想起朵拉的时候,我会看到一个稚气的面庞,明亮的眼睛,怀抱六弦琴,摇着可爱的卷发,用法语唱“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们应当不断地跳舞。嗒啦啦,嗒啦啦。”

我看到大卫站在花园里满怀爱慕仰望,一个洋娃娃抱着她玩具般的小狗,看她轻吻小狗,微微歪着头说,“是不是,吉普(小狗名字)?”听她洒落一串笑声摇醒清晨的露珠。

我看到花园里紫丁香花下,一身天蓝色的衣服,一顶白帽子,一个小手举起大卫送上的花球轻嗅,另外一只手拍打咬花的小狗,噘起嘴说,“我那可怜的美丽的花儿哟!”

我看到一座小山,一片树林,林间空地上,一些人聚集野餐,一个女孩弹琴歌唱。我看到夕阳西下,一辆马车中一个女孩苗条的身影,一匹灰色的骏马上一个大男孩痴迷张望。

我看到一间客厅,男孩在安抚他受惊的爱人。他心爱的人摇着美丽的卷发,捂着耳朵说,不,不要,不要!不要再说穷得没饭吃,不要说努力工作!我不要挨饿,不要听什么工作换来的面包皮,不要家政,不要烹饪术!亲亲吉普,让我们唱歌吧,让我们跳舞吧!

年轻人不肯停止诉说,女孩哭了,摇头哭喊,你这坏孩子,不要那么吓人!哦,我爱你,我的心是你的,完全是你的,但是不要那么可怕,不要那么吓人吧!

哭闹间,一绺美丽的卷发散落。

我看到男孩和女孩过家家酒般的婚礼,搬进他们的玩具房子,开始他们的玩偶生活。我看到一个个仆人酗酒偷窃怠工,一家家店铺的劣质货物高价卖到这里来。我看到到了开饭时间,没有饭吃,男孩饿着肚子离开去工作。我看到小房子里小主妇抱着小狗轻笑,抱着六弦琴唱歌,可是瞪着蓝色的大眼睛,绝望地看着帐簿说,“它们不肯加起来!”

我听到女孩对男孩说,我有一个奇怪的念头,你能叫我“孩子妻”吗?男孩不解。那个小主妇说,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妻子,我是太年轻了,不适合做妻子。当你对我失望时,你就想“这不过是我的孩子妻”,想到我不过是一个大孩子,或许能原谅你的“孩子妻”。

于是男孩紧紧拥抱他的“孩子妻”,看泪痕未干的脸上笑容花儿般绽放。

我看到深夜男孩在灯下勤奋写作,他的孩子妻不肯去睡,执意陪伴她的“大肥”,她“可怜的用功的大孩子”。坐到一旁,手握一把笔,静静地看,关心地看,看男孩时而奋笔时而沉思;静静地等,耐心地等,等男孩需要换笔时,兴奋地递过一支笔,为了自己能够做一点事而骄傲得脸红。

远远地,悄悄注视这深夜的温馨甜蜜,唇角一丝微笑漾开。嘘,不要出声,不要惊扰一对两小无猜的爱人,不要打断他们一生中光明的早晨吧,多么短暂的早晨呵。当太阳冉冉升起的时候,花儿已然凋零。

当我想起朵拉时,不期然会想起逝去的青春,那一生中短暂美好的早春时光,无意识间唇角泛起微笑,有丝丝甜蜜,有点点喜悦,也有淡淡苦涩。

雪花莲,在残雪初融的早春绽放。等到春风吹绿大地的时候,那点点洁白早已消融在茵茵绿草中。

朵拉,那朵纯真可爱不知人间忧愁的“小花儿”,没有盛放已然凋零,留下她的“大肥”在山间踟蹰悲悼。

青春,转瞬即逝的青春。走过不知人间愁苦的童年,猛然面对成长的困惑,努力适应努力调整努力迈步,深一脚浅一脚,一行歪歪扭扭的脚印,见证一生中最真诚的岁月。

如今,走过稚嫩青涩,努力成长,努力学习,学习苏菲的能干,学习艾妮斯的智慧。蓦然回首,想起朵拉,那个会弹琴会唱歌会跳舞的女孩,那个不懂烹饪不懂家政不懂御下的“孩子妻”,想对她说,不要为烹饪术烦恼,不要为帐簿头疼,尽情地弹吧唱吧跳吧!不要让未来的阴影,暗淡短暂的青春。朵拉,就做朵拉吧,一个没有长大的女孩,一朵让人怜爱的小花儿,永远不要改变。

又是一年的早春时节,漫步行走在草地上,不自觉地搜寻雪花莲。呀,前面一簇新绿,中间点点雪白,那不就是雪花莲吗?

加快脚步,走在料峭的春风里,走向雪花莲,再次想起朵拉,那另外一朵早春的雪花莲。

后记:《大卫·科波菲尔》是我平生最爱的小说之一,篇幅不短的小说,曾经阅读不下数十遍。小说中几位女性角色,苏菲、艾妮斯、朵拉,都很喜欢。苏菲贤惠能干,让人喜爱。艾妮斯聪慧练达,是智慧的化身,让人敬爱。而朵拉——,朵拉只是一个大女孩,一个永远不会长大也永远不曾长大的大女孩,一个让人怜爱的女孩,一个像大卫的姨婆那么严厉的人,也会慈爱地叫她“小花儿”的女孩。
苏菲、艾妮斯是完美女性的化身,曾想为她们写点什么,可是今天,在这早春时节,为朵拉写下这篇短文,献给那朵早逝的小花儿。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