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0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散文诗歌

花开年年:刘红彬诗散评

在春暖花开的日子,大邑诗人刘红彬的诗集《今年花又开》研讨会在四川博物馆小镇安仁召开。会议厅外百花盛开,研讨会上人们讨论激烈,好评如潮。同时也充满了内行们对略显羞涩的诗人的期许。

这部诗集收集了诗人近几年来的250多首诗歌,属于中国文联出版社去年选编出版的《诗歌中国》诗集系列里的一部,主编是著名诗人李小雨。也许这部诗集也是李小雨去世前主编的最后一部诗稿。

可以想象,《今年花又开》的诗句是怎样在小雨充满诗意与慈爱的目光下变成了铅字。而她自己却突然离开了这个世界,所有的花都将成为献给她诗歌灵魂的符号。

问诗人为何要以“今年花又开”为自己诗集的名字,洪彬说:春天是要开花的,年年都会开花。这就是诗人永恒的理念。他还告诉笔者:“天下固然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如果宴席来了,谁也撤散不了。”花也是,这样,固然没有不谢的花,然而花蕾绽放之时,谁也阻挡不了。

道可道

自然啊,是有道主宰。而这些永恒的道理,在洪彬的诗行里,以令人震撼的意象出现在读者面前。“碑会腐烂/茧会翻脸(《蝶变》)”
洪彬的诗充满对人生的思考。它们固然皆来自诗人生活世界的故事,而这些故事也构成了诗人的生命。如果没有这些故事就没有诗人。然而,如果没有诗人的孤独,很难想象诗人会写出流传后世的作品,优秀的诗人注定是孤独的。

独处孤独
偶然发现
世界没有我的故事
而我的生命
全装着 这世界的故事
       ——《戏子重来》

作为诗人应该是属灵的,如果稍微对诗人做一点物质化,或者诗人自己甘于世俗,那么,这样的诗人将只会是一只爬行动物,而不是灵彩飞扬的李白与东坡,更不是持有宗教情怀的荷尔德林与里尔克。所以诗人写道:

这生命里唯一的客栈
是这飞翔的灵魂。
            ——《客栈》

佛说,来世幸福,然而诗人却认为,那里不会比今生快活;耶和华说,天堂无忧,而诗人却认为,那里令人烦忧:

向来世借一点悲伤
向天堂借一点惆怅
向一切的一
借一点无尽的疑问
在一个不经意的世纪
点燃这些痴痴的迷惘
……
能回头一望的话
也不要又去追问
何处是家乡
     ——《林里的阳光》

那么,今生今世的故乡、家园又在哪里呢?洪彬也发出同样的疑问。诗人在《今年花又开》的后记里最后写道:“而空濛的浩瀚天宇中,哪里,是我们心魂千山万里之后,最后慰藉的故园呢?”

诗人对世界的观看感受与众不同,在诗人眼里,尘世繁华,人生充满急促,而应有的停驻却常常转瞬即逝:

这世界
波涛不断
奔跑着的生命
连悲伤也来不及
连眼泪也没有空
看了那么多的奔跑
我仰天
也失去了应有的长啸
   ——《那些奔跑着的》

诗人对生命之脆弱也有自己的独到解读:

不知在多少年以后
春天会不会来
我们尘封行走的生命
是否像冰河解冻一样
哗哗碎开
      ——《寒风萧萧》

诗歌不是哲学,但是,如果诗歌里没有哲学思想,就不能算是可以令读者掩卷沉思的好诗。而《今年花又开》里的一些诗歌是具有如此潜质的。

情有独钟

花儿是这样美丽,而爱情却比它美丽过千万倍。花儿是植物的结晶,爱情是人间的精华,爱情是《今年花又开》的主旋律。当读者打开诗页,开篇即是“问情”,也许那是初恋,那是一段未果的感情,从嘣嘣直跳的心就可知道。

《夜临,我搭起帐篷等你》原本是诗人之间一段唱和的爱情。因缘际会,却在后来的汶川大地震中被广为传唱。

午夜 我化身为煤
用热血和穿越燃烧自己
驱散你灵魂的羞涩和阴霾
美你千古呢喃恣肆
美你生命蚀骨销魂

而诗集压轴的诗篇是“阳光下的月色”,是诗人写给妻子的作品。也许,在妻子眼中,诗人总是酩酊的,诗人祈求道:“让风儿悄悄地把我吹醒吧”。也许,诗人的忧伤也常常令妻子无可适从,于是,诗人祈求道:

“让路边的寒霜
摇落那些远逝的忧伤吧”

诗人在诗里表达了自己对于相伴前行的情侣的许诺:

“我要带你继续行走……
我要和你一起,……
相互依偎”两人“忽然天成恰是管夫人手里的那团泥丸”,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在某一次阳光升起的月色下”。多么奇妙的情景!

这时,笔者想起海子的诗句:“今夜美丽的月光合在一起流淌”(“月光”)。

爱情的主题在这部诗集里占了重要篇幅,爱情之花是常开的,而享有爱情的诗人是幸福的。

古瓷碎片

作为考古工作者的诗人,有着对文物的天然反应。诗人在古文物里发现了古代女子饰物笄的美丽,于是就写下了“笄”:

薛夜来插上笄的同时
世间掉下了最美丽的眼泪
           ——《笄》

诗人的考古工作室里没有一块来自草堂诗人的金属,然而诗人的想象力穿透了物质,在读者眼里呈现出奇异的东西,那就是“杜甫铁”:

金子沉甸甸的闪耀
它的光芒穿越时空
许多人为之倾倒
你一直穷途末路
在生命流动的最后一刻
郁郁不志与它擦肩而亡
 
你的生命戛然断裂的瞬间
有一种元素顺道而生
痴人叫它杜甫铁。
         ——《杜甫铁》

诗人的职业特征不经意地体现在他的诗句里。这位从中文专业跳入考古学领域的跨界者,对于古物的诗意描述让读者掩卷沉思:

这远逝的无数风霜
只留下些许残垣断壁
废墟让我一直沉迷。
     ——《文物之恋》

诗人作为考古学者,其思绪意象里自然糅合了历史碎片

李杜笔下的那只碗
一直扣在心上梦幻不断
在清晨被风叩醒
惊出一身冷汗

碗 全都碎了
在阳光的照耀下
泄露了胎质
一片 一片
很蓝 很蓝。  ——《碗》

诗人的工作是将这些无价的碎片粘合在一起,使之成为诗人诗歌殿堂里的镇店之宝。而这些宝贝却需要文字上的千锤百炼。

诗人甘于将自己绑在诗歌的创作刑椅上备受折磨,他沉醉于对文字的锤炼:

天上人间浑如梦
草长莺飞壶不归。
——《囚徒》

古道梦已远
今朝酒更浓。
——《老师》

水远山高梦凭栏
云闲鸟落秋意漫。
——《平云亭上范镇与陆游的对白》

这些精炼而美丽的诗句也属于古典的碎片,即使放在唐宋诗词里也能鱼目混珠。瞧!诗人是如何追求字斟句酌:

喝下这夜夜不眠的汉字
踉跄入睡。
       ——《斗转星移》

颤抖着捏一把汉字
无限纠结
无法发送一种欢喜。
        ——《这一夜》

汉字这么可爱
一直在我心空
游荡的闪烁
笑不露齿。
     ——《远行的记忆》

汉字穿肠
曼妙破壳长啸。
      ——《三美图》

在《那些最烦躁的夏天》里,诗人忽发奇想地写出了第一行:“所有的汉字都泡在河床里”。在《今年花又开》的序言“浮生的静谧”里,诗人写道:“所有的汉字,都注射到了我的每一个细胞。”

我穿破唐诗
掉进了宋词
老了人也么歌
骨灰混进土地
我端起我的耳
一直在乞讨一种倾诉
一直
用尽我这辈子的命。
         ——《乞丐》

就这样,诗人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地去建筑诗歌殿堂,这优美而高贵的精神世界,既有古代文化的基石,又开放着现代思想之花。

这是文学写作精神的一种极致,而诗人正是用自己的写作态度去将之加以实现。

永远年轻的诗歌

《今年花又开》不仅仅是一部汉字码就的诗集,一部爱的宣言,更是一种信念,对生活,对生命的即悲观然而又充满勇气的精神,对大自然的礼赞,对人生蹉跎的无奈。

是你我云水一般的曼妙
梦在这生命的大地上。
    ——《今年花又开》

我们要去的 是这宇宙的边沿
去弄明白一个关于爱的质点
结果 只有 空洞 只有黑洞
无边无际的一切被卷入其中
——《如果我们还幸运的话》

诗人的青春是在歌唱中保持着,如石头一样地久天长:

石头无处不在
天才的音乐泉水叮咚
身与影烂醉如泥
梦也在天边摇晃
天使在歌唱
     ——《喝酒的石头》

在新书发布会后,洪彬与嘉宾共座饮酒,开怀地笑,放声地唱,令我想起老聃的话“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道德经》20章)。诗人已近知天命之年,却保持着永远年轻的心。这是诗人的素质。没有年轻,就没有诗人。而用来衡量诗人年纪的却并非年岁。
诗,何曾老去?

------------

刘红彬诗歌

月光

我等了千年
这床前明月光
我也等了许久许久
这渐行渐远的疼痛
嫦娥怎么样
那月宫
苦了李白的豪放
我把笔掷在了地上
月光四起
我也
上不了天堂
安静是我最后的愤怒
月光渐渐隐退

会是月光么     2011.6.30

茶香

天下着温馨的阳光
我戴着斗篷
在山坡上掐摘茶叶
那茶树有点高
我有点攀不够
于是我爬了上去
从上往下张望   你的微笑

我飘了
坠了下来
多处摔伤
你静静的守在身旁
又是一种味道

铅华远逝
茶叶静寂
清香入肺
文字一个个被撕碎
唯有这茶字一香
妩媚和恬静
就入了心扉    2011·9·3

蝴蝶梦

就在这绽放的音乐慢慢凋零
你悄悄倾诉
你早已厌倦了
这伤心的尘世
你开始把自己的爱
吐纳成丝
辟谷于喧嚣的城角一屋
把这个多灾多难的世界
关闭
碑记伫立在荒野的杂树丛中
这尘世的旋律又缓缓吹起
你躲在灰茧内闻声蠕动
没有   没有
你就这样重复相同的节奏
谁听了都会在心中弥漫伤感
没有   没有

你在黑暗的世界唠叨破茧
你在混沌的世界期盼蝶变
在你拒绝再看我一眼的瞬间
我要悄悄的给你说
你或许悄悄就这样的去
也许
就这样的永远成为明天
碑会腐烂
茧会翻脸
在这个
无法诠释的人的世界
我只有
最后无言的四字叮咛
这有时间的滚滚红尘里
就会有如此的风声鹤唳
                  2011.10.9

远行的记忆

汉字那么可爱
一直在我心空
游荡的闪烁
笑不露齿
古典的美丽妩媚消魂
儿歌洒满旷野
白云弥漫惬意
这一颗颗小草一直笑
失去了很多的过去
记忆注定要远行
注定要无数的你
将我的生命轻轻华美
生命的姿势没有形状
宛如那一江春水
滚滚入海
升腾为云
出走了一种空旷
把记忆的你禅变为星
夜空中
我黑亮了你的远行   2012.3.6

道源

千年过后的一瞬
千里之外的刹那
想不起了
小草去了
水也去了
曾经皈依了
我们的魂魄如果还在
是挤在一起继续争斗
还是混沌迷蒙如紫烟
记不清了
尘埃不在
五谷消声
前后丢失了
万物凄凄迷迷的幸福
世界明明灭灭的空洞
嫦娥也化为一缕青烟


生命活在别处
在存在的思想之外
欲出不得出


比永远还要远     2012.3.25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