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0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散文诗歌

知识青年之歌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1968年12月22日毛泽东的一句话,引发了中华大地一场轰轰烈烈的十年上山下乡运动。从1968年到1975年,上山下乡的青年多达1800万,占当时城镇人口的10%,所以几乎家家户户都涉及。这场运动有其政治原因,文革中“天下大乱”,学生为造反的主体,所以把这些学生全都充军到农村和边远地区,一下就达到了“天下大治”;经济原因是,因为文革而造成国民经济几近崩溃,原有的工厂都停工停产,哪里需要更多的工人。为了缓解城镇中学毕业生的就职困境,否则又要引发城镇的社会问题,就把负担转嫁给已经非常贫困、但还在干活的农民。 所以,上山下乡对城镇学生是变相的经济失业和政治流放,对农村却是一个经济负担,两者共同成为一个极度专制政治的牺牲品。

当然,作为附加效应,是让城镇青年看到了一个真实的农村,即一个真实的中国;让封闭的农村看到了一个农村之外的世界,其影响不亚于改革开放后的出国潮,让国人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世界。改革开放后,致力于城乡经济交流的,正是这批知青。所以,从不同的角度可以解读出这场上山下乡运动的是与非。

这些上山下乡的青年,从轰轰烈烈的文革运动,误以为自己是中国社会“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就寄托在你们的身上”。突然离乡背井、被充军到农村甚至边远农村。在这举目无亲、靠挣工分过日子的环境下,如果不是家庭接济,他们的生活比农民还苦——从乌托邦式的政治狂热,到理想幻灭和经济失落,就是这代人的心路历程。后来他们回城又撞上国营企业解体,又成为首批失业工人,这堪称是最沉重的一代。

但那毕竟是一批年轻人,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诗,就会有歌。“知青歌”就产生在这个特殊的时代,产生于这批从狂热到失落的群体。

知 青 歌 的 主 题

知青歌的首要主题,显然是远离故乡,思念故乡。

知青的首站是在送别的火车站上。一边是红旗漫卷,锣鼓震天,欢送知青上山下乡。而另一边,是子女与父母、亲友的挥泪告别。而这之前,往往是学校派人到那些不愿去上山下乡的学生家庭,通宵达旦地折腾,施加各种可能的政治和经济压力,直到该家长无可奈何地同意。

笔者也去上海北站送别过从小的诗友、堂兄赴安徽农村插队。当时堂兄坐在火车上,都不忍心对着窗外看一下我们去送行的亲友。

火车慢些走 (用《马儿你慢些走》歌谱)

火车啊火车,你慢些走,
让我再看一看亲爱的家乡,
带泪的双手,挥也挥不够。
火车一声吼,寂寞就上心头。
再见吧,亲爱的家乡!
再见吧,亲爱的爸妈!
流下多少眼泪,说不尽的知心话,
拉住亲人的手,我心里多难受,
眼泪就往下流……

告别故乡 (《巫山知青歌》)

坐上南下的火车,告别了爹和娘。
含着眼泪别故乡,儿把那往事想。
十七年的教和养,到如今收回在泪水一场。
爹娘呵,爹娘呵,到如今收回在泪水一场。

来到人生地疏的异乡,尤其遇到生活上的挫折,病在异乡,就会更加思念自己的父母和故乡。所以,思念故乡成为知青歌曲的重要主题。

异乡寒夜曲

离别到这里不知多少年哟,
那留恋的家乡望了又望,
眼前只是一片渺茫和辽阔。
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故乡的山河,
清清的夜啊冷冷的风,明月向西落。
星光黯淡独自披夜走哟,
悄悄向远方望了又望,
眼前只是一片凄凉和悲伤。
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故人的容颜,
苦难的原野辛酸的泪水,莫要奔异乡。

晚上七点钟

晚上七点钟,我们才收工。
人家的白米饭弄得香喷喷,
我走进屋里黑洞洞,
饭还没弄哟我的妈妈呀……

命苦歌

命苦命苦命苦,命呀真正苦,
才到16呀,读就没得读……
自己养自己呀,衣服也没人补……

对知青的另一种失落,是爱情的失落。在中学时的同窗好友,已经萌发了一颗爱情之心。但没想到,上山下乡却将一对情侣拆散。而且,在这世俗社会中,因为两人经济地位的悬殊,当年离别时的山盟海誓,情诗情函,都成为一纸发黄的记忆。但尽管如此,孤独的知青们,还是在怀念着昔日的伴侣。

广州知青之歌

低头无言是那岸边的榕树,
奔腾鸣咽的是咆哮的珠江。
我俩穿行在铁路上,
多少话儿留在心上没有讲。
再见吧,亲爱的广州,可爱的姑娘。
明天就像江水一样,奔向远方,
还要回来还要回来,回到故乡。

上海知青之歌

年青的朋友,你来自何方?
我来自上海的黄浦江畔,
外滩顶上的钟声啊!
呼唤着我们奔向远方。

年青的朋友,你来自何方?
我来自上海的黄浦江畔,
如今就要来到这里,
这偏僻的山寨安家落户。

火车啊火车你慢慢的开,让我把娘来望一眼,
娘啊娘啊我的亲娘,未老的亲娘已白发苍苍。

十八年岁月不同寻常,娘把儿从小抚养长大,
如今就要离别家乡,悲伤的眼泪挂满眼眶。

浦江的水啊你慢慢的流,我要随着家乡的水流,
仰望心头挂念的故乡,雄伟的大厦就在眼前。

四季歌 (老歌改词, 迟志强)

春季里来嘛百花香
知识青年下了乡
立志接受那再教育呀
革命豪情满胸膛

夏季里来忙双抢
收割又插秧
汗珠子往下淌

秋季里来嘛秋风凉
中秋之夜想爹娘
写完家信又写日记呀
辛酸苦辣涌心上。

冬季里来雪茫茫
何时才能回城呀
我梦中回家乡

春季里来那百花开
知青我们城里来
决心改变那旧面貌呀
豪情壮志在胸怀

夏季里来三夏忙
收割又打场
汗珠子滚太阳

秋季里来那雨水凉
圆月十五星空望
写着那日记热泪淌啊
酸甜苦辣记心上

冬季里来寒风刺啊
梦见我同窗
我想要回家乡
四季流浪

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的落魄,初来乍到时令他们赞叹不已的异地风光,也变得可憎可恶。

这就是美丽的西双版纳

牛车啊马车啊板板车,金铃哐啷朝前走,
这就是美丽的西双版纳。
远看啊绿水啊青山,近看是牛屎成堆,
这就是美丽的西双版纳。

偷鸡歌

深夜四处静悄悄,只有蚊子嗡嗡叫。
心跳来到鸡窝旁,队长鼾声呼呼叫。
鸡婆你莫叫,快快进书包。
队长队长你要原谅,知青的肚皮饿得谎。

我想吃鸡肉,我想喝鸡汤。
身体是革命本钱,年轻人要营养。
从小没偷一颗糖,捡到钱包交校长。
如今做了贼,回去怎么见爹和娘。

甚至一些知青因为失望、伤感和积郁,最终演化为自暴自弃,悲愤地自诩为精神病患者:

精神病患者

世上人,讥笑我,精神病患者;
我有青春被埋没,有谁同情我。
回想起当年的中学老师,
骗自己去上山下乡;
想起自己的中学同学,
早就遗弃了你。

姑娘八唱 (四川知青)
……

二唱我老师,老师是屁眼痒哟,
天天上门来动员哟,骗我去边疆罗哟。
哎嗨唷,哄我去边疆罗哟。

三唱我的同学,同学是不落交哟,(“落交”四川方言即讲交情之意)
明知边疆凭格苦哟,(“凭格”即“这么”之意),
来信还说好哟罗。
……

六唱我的朋友,朋友是不好耍哟,(“耍朋友”,即谈恋爱)
长江水啊倒起流,朋友又耍脱罗哟,(“耍脱”,即失恋)

七唱我的床哟,床上是空荡荡,
只见枕头不见郎,想想哭一场罗哟。

八唱我的命运,命运是凭格苦哟,
找根麻绳来上吊哟,早死早投生哟。

两 首 歌 的 命 运

南京知青之歌 (原名《我的家乡》)

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翔,
美丽的扬子江畔是可爱的南京古城,我的家乡。

啊,彩虹般的大桥,直上云霄,横跨长江,
雄伟的钟山脚下是我可爱的家乡。

告别了妈妈,再见吧家乡,
金色的学生时代已转入了青春史册,一去不复返。

啊,未来的道路多么艰难,曲折又漫长,
生活的脚印深浅在偏僻的异乡。

水乡的夜色,多么凄凉,
我坐在煤油灯下,苦苦的思念我的爹娘。

啊,娘想孩子孩子想娘,想念的泪水,
像小河一样静静地往下淌。

告别了你呀,亲爱的姑娘,
揩干了你的泪水,洗掉心中忧愁,洗掉悲伤。

啊,心中的人儿告别去远方,离开了家乡,
爱情的星辰永远放射光芒。

跟着太阳出,伴着月亮归,
沉重的绣地球是光荣神圣的天职,我的命运。

啊,用我的双手绣红了地球,绣红了宇宙,
幸福的明天,相信一定会到来……

第一段描写南京美丽的景色,以寄托思乡之情;第二段表达离愁别绪和对学生时代生活的怀念;第三段描述劳动生活的艰苦;第四段是对亲友的强烈思念。

这首歌当时全国知青几乎都会唱,故又称为《中国知识青年之歌》,只不过不同地方版本略有不相同,许多地方的知青将其稍作地方特色的改动,就被冠以某地知青之歌,如长春的叫《长春知青之歌》,长沙的叫《长沙知青之歌》等。

这是南京知青任毅所创。他是南京第五中学66届高中毕业生。从小兴趣广泛,爱好艺术。1968年12月26日他赴江苏省江浦县插队落户。1969年5月下旬的一个晚上,一群知青在任毅所在的知青户聚会,并一起唱了不少歌。唱歌之后,任毅的同学唐又龙建议说:“工人有工人的歌,农民有农民的歌,你就写一首我们知青的歌吧。”当晚,任毅就以1964年母校立志去新疆的毕业生创作的歌曲《塔里木,我的第二故乡》为基础,抱着吉他谱写下《我的家乡》——后被人们改称《南京之歌》。这首歌不胫而走,迅速流传到全国。1969年在原苏联对华广播的“和平与进步”广播电台中,在否定中国上山下乡运动的节目中《南京之歌》被播放。一个月后,南京街头出现了批判该歌的大字报,称此歌“说出了帝修反想说的话,唱出了帝修反想唱的声音”,因此引起包括张春桥的中央主管意识形态领导人的重视。1970年2月19日夜任毅被逮捕,4月28日被判死刑缓期2年执行,并作为枪决死囚的陪绑上了刑场。同年8月3日改判有期徒刑10年,直至1979年任毅才获平反出狱。

从北京到延安

从北京到湘山路途多么遥远,
离别了亲人告别了朋友,来到农村把家安。
望山山入云望水水东流,
想让汾河水捎封家信,往事涌上心头。
度一日如一年,望不断的荒草川,
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一眼望不到边,
战友从前多么愉快,如今多么悲惨。

小妹你我都一样伤心来种田。
昨夜晚我梦见妈妈坐在我身边,
轻轻抚摸孩儿小脸,泪水洒满胸前。
孩儿从前多么旁健,如今瘦得可怜,
睁开双眼一看,原来相会在梦间。
正月十五月儿圆,孩儿把家盼。
亲爱的妈妈你不能忘啊,孩儿对你多么思念。

孩儿从前多么快乐,如今多么凄惨,
无盐无米又无柴,生活受熬煎。
阵阵秋风凉意爽,红叶随风落,
飘荡的心想霜打的红叶,
泪水流不尽,莫伤心我的妈妈。
莫伤心我的亲人,今日的凄凉,
未来的幸福前程灿烂辉煌。

《从北京到延安》四段歌词,第一段叙述告别家乡的离愁;第二段描述在农村的艰难生活;第三段记述夜间梦见母亲的情景;第四段倾吐对女友的思念;结尾是表达早日回到家乡与之团聚的强烈愿望。据传,该作者也曾因此被捕入狱。

知 青 歌 曲 的 创 作 与 传 播

知青歌曲已很难找到真正的作者。往往是一位知青创作后,通过传唱、手抄本等不断流传。流传过程中又被人修改,有艺术上的修改,也有内容上的修改,以致传到各地后,同样一首歌可能出现了不同的版本。例《南京之歌》本是《我的家乡》,到了东北被改了一些句子后就成了《长春之歌》,到了湖南就成了《长沙之歌》。

原创者和再创作的传唱者多数是城市普通平民出身的知青,不一定具备较高的文学和音乐素养,故而只是情感的直接宣泄,词意上往往直白浅近、质朴无华,它既有无所伪饰、通俗易解的优点,但也不可避免在意境上显得单薄、粗陋,乃至带有市俗气,少有秀丽的文采和深邃的意境,有的甚至不拘歌词本应遵循的诗词基本韵律。何况那时还处于红歌时代,那些个人化的文学音乐作品多被列为“靡靡之音”,从而被禁。

在音乐形象上,主要受到民歌、红歌,而这些音乐爱好者,通常都爱好1960年代在城市中流传广泛的《外国民歌200首》。所以在知青歌曲中,民歌中又带有点个人化的“西方情调”,从而有别于红歌。而许多歌曲就直接将红歌或早年流行歌曲的歌词改编而成。

我是穷知青  (《我是一个兵》改词,上海知青)

我是个穷知青啊,我游荡在外滩上。
谁要是敢小瞧我,砰砰就两拳头。

我是个小瘪三,我口袋里没钞票,
壮着胆子去外滩,还想搞对象。

苗条的身材,美呀美,美呀美,
甜蜜的嘴唇,甜如蜜,甜如蜜。

我是个穷知青啊,我游荡在外滩上。
谁要是敢小瞧我,砰砰就两拳头。

姑娘真美丽,我深深地爱上侬。
爱你一个半天,还是人家的人。

苗条的身材,美呀美,美呀美。
甜蜜的嘴唇,甜如蜜,甜如蜜。

我是个穷知青啊,我回到乡下去。
扛起我的锄头,我是乡下人。

我是个穷知青啊,我回到乡下去。
扛起我的锄头,我是乡下人。

八月十五回城来 (《万岁毛主席》改词)

八月十五我回城来,回城去把岳母娘见。
一手拿着糯米糍粑,一手提着老母鸡。
岳母娘唉岳母娘啊,岳母娘夸我好女婿。
岳母娘好岳母娘好,我要娶你的女儿做妻。
糯米糍粑是劳动得来,老母鸡是我偷来的……

这些歌虽然幼稚,但毕竟源于生活,源于真情,与文革中的“革命歌曲”形成很大的反差。所以,这些歌曲是被官方禁止的“黄色歌曲”,更勿谈公开演出。当时的社会,文化上是绝对禁锢的,但主要反映在人口集中的城镇。而在广阔的农村,天高皇帝远,农村的文化素质又普遍低,几乎不安排知青的文娱活动,那些社队干部都忙着挣工分和自家的自留地,所以农村的“阶级斗争”气氛不像城镇中这么浓,这给知识青年多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自由天地。

知识青年通常不是单独居住,而是几个人生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个知青点,这也给知青的文化活动提供了空间。知青点只要谁回城或去其他知青点串点,或是其他点的知青来串点,都会带来一首几首回来,然后全体便都会唱了。甚至产生了一些知青“流浪艺人”,农闲时带上吉他到知青点去“传歌”,开“地下音乐会”,唯一的报酬是,能在那些知青点受到好的吃住招待,离开时或许还能拿到点随身食物甚至盘缠钱。不管在哪,只要能听到或会唱几首“知青歌”,便能找到朋友。于是,全国各地的“知青歌”相互传唱交流与汇合,一传十,十传百,百传亿,几乎能流传到每个知青角落,甚至社会上。

也由此可见,在农场、军垦农场的知识青年,尽管人数很多,很集中,但管理得也很严密,在那里的知青歌曲流传就受到限制。有些知青甚至因为唱了知青歌曲而被人告发,以唱黄色歌曲或反上山下乡歌曲为罪名,在农场被批斗,被处分,至少写检讨。

笔者当年也是知青,特撰此文以忆当年。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