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散文诗歌

往事只能回味

时光一去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酒到酣处,那种微醺的疲惫让人情不自禁于一首老歌的旋律。放眼去,见酒馆的一角,一个略胖的中年男人抱一把吉他在独奏,亦奏亦歌,歌声温柔而沙哑,几分淡淡的忧伤似乎漫不经心,却让你感觉到有一双无形的手,把你往旧日的时光里推。

“时光一去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我也借着酒意低声哼着,哼着,眼前的一切热闹瞬间便淡去,淡去,淡到无痕。像变魔法般,时空的转换,不动声色就把我送回到记忆深处。那是一串快乐的时光,老威、昆仑和我一起在都柳江边寻找奇石,妻子在寻柴烧炭烤肉,铁架和炭火就支在光洁的卵石上。

夏天的暖风轻轻地吹着,烤肉的香味顺风而来,叫人忍不住地吞咽口水。妻子还没有叫唤,我们就会朝着细细烟气腾起的地方归来。啃着腌肉、腌鱼、牛排,喝着啤酒、饮料,听着录音机里吉他的独奏,一千年不变调的都柳江的涛声,便觉得是幸福,典型的世俗生活,心里有一份但愿人长久的祝祷。

不知有多少个节假日就这样消磨过去。捧着圆滚滚的肚子回家,打着饱嗝,黄昏的落霞和孤鸷在车窗外的江面齐飞,时光一下就成了过去的一页。

就是在那段青春韶华的鼎盛时期,我和缪斯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们经常在有瑕之时约会,在灵魂里推敲分行的文字,为觅得一、二句自以为美的诗句而欣喜。一心想成为作家的愿望与日俱增,曾经一度废寝忘食,变得神秘兮兮。而妻子总是默默地承担着一切家务,似乎漫不经心,其实却在疲倦而坦然地享受着她以为美满幸福的生活,期望和祝福她的丈夫取得某种成就。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她只是在我沉思默想的时候,默默地为我削一个我爱吃的雪梨,或递上一杯泡好的茶水。我们都没有说话,但心有灵犀。生活的道路也许还很远,也许还有曲折和坎坷,我们那时都没认真地思考,只是以寻常心,疲倦而坦然地面对和享受生活。

家有贤妻是一个男人的福份,家庭大小事不用我操心,我只一心于工作,闲瑕便以诗咏怀,作文练笔,以圆作家之梦。天道酬勤,逐渐地我便有诗文见诸报刊,走出国门,在小城小有名气,俨然地方一文人。而长女昆仓也不负我们所望,考取贵州师范大学,合家皆喜。然而,命运弄人总让你很无奈,就在全家沉浸在幸福的时候,重病住院的满姨的治疗费,让本已身心疲倦的妻子愁得肝肠寸断,一夜玄发霜侵。钱哪!钱哪!巨额的治疗费一时何处筹集,我们家仅有的几万元积蓄汇去用完了,卖满姨尚未住的新居,一时又很难找到合适的买主,好容易找到了一个,可是第二天又变卦了。急啊!急得妻子团团转,几天时间便形容憔悴,废寝忘食。渐渐地便目光呆滞,头脑有时一片空白,有时疼痛欲裂。

妻子得的是死亡率很高的忧郁症。住院、吃药、打针、看鬼都不见效,仅仅一个多月时间,形容枯稿的她,给我们留下一封遗书,坦然与世长辞。

“时光一去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当这触动人心灵的旋律再次响起,那温柔又一次唤醒我瞳孔背后的潮音。如果我不是顶天立地的一位男人,我真的想大哭一场,为我们夫妻一场的真爱,为天人永诀的伤痛,为记忆深处那些美好而难忘的日子。红尘世界很精彩,半生缘份很无奈。秋去春来,一别八年,生命的苦短,尤其容易勾起人对于往事的回味啊,还好,生活还有子女的问候,有续弦妻子的慰安,有往事可以供我闲瑕时咀嚼。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