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旧日的琴声

从圣诞起,我们在家休息两个星期,两个星期不理睬工作,随意懒在家中。因为正是年岁交替之际,电视节目忙着总结过去,我也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许多往事…

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知道,那时讲究做人越傻越好。做学问属于臭烘烘的范畴,衣着简单粗糙,表示思想高尚达标;追求美丽,属于腐朽的资产阶级,养花弄鱼有逃避革命的嫌疑……依此类推,用脑的,悦目的,动人的,动听的等等,都属于低级下流的反动,那时做人很简单,什么也不用想,党指哪儿你打哪儿,特省事儿。


走进冬天

日轮的滚动,辗碎了一个又一个朝暮。硕果累累的深秋,终于在自鸣得意之中骄傲的睡去了。充实丰盈的日子,暗褪了色彩。凄荒萧条慢慢地扑面而来。 冬天到了。脸上染着白霜,浑身紧裹寒衣,以霜冻和冷意为人们设计着考题。冬天,既没有春的妩媚,也没有夏的活力,更没有秋的诗情与画意。 瞧,天是多么的低,云是多么的暗,草是多么的黄,花是多么的枯。那边山上的树木,已经脱尽了叶子,树丫横空,枯枝遍地,就像刚经历过一场抗御触及生命的打击似的,给人一种悲凉萧索的感觉。

七女峰畔的丫峰·冲浪岩的猫头鹰·洞顶佛光·尘烟袅袅老土村·深谷石魂

编者按:当今中国经济泡沫波涛汹涌,人们被住房、汽车、饮食、游走等种种物质所吸引卷入,几乎无一幸免。中国对于文学似乎已经不再有什么兴趣了。只有些许钟情于缪斯的人能够抵挡物质诱惑,而悠然自得于文字的精神境界之中。诗人袁勇就是其中之一。他也曾在外漂流,但最终还是回到了他的故乡阆中,嘉陵江畔的一座古城,在那里坚守着自己的一块文学阵地。

坐看落叶

落叶情怀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面对这样的秋景,许多人心头泛起的是感伤情怀。是啊,经过春的萌发生长,夏的茂密繁华,到了秋天,枝头叶落,季节开始走向萧条,生命走向完结,怎不令人触景生情,感慨时光流逝,生命短暂?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片秋叶,在每个人心中的感觉自然是不一样的,这恐怕要取决于个人的人生经历和入世态度。所以有“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之高远胸襟,也有“须信道,颜色如花,命如秋叶”的悲悯伤情。

如树之约

一封短短不到十个字的信犹如一滴天使的眼泪,嘭地一声落在心上:“某月某日到法兰克福……”

罗马广场的市政厅前簇拥了一堆翘首以盼的人。一朵白色的新娘衣裙从门内旋转而出,轰地引来一片低低的讚叹和惊呼。那是看得不要再看、却每次都还会钩人眼球的情景,就连双脚飞快地推着小车的邮递员路过时也忍不住停下来向那边望去。新郎和新娘的长相看上去都似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上洋溢着一片梦想成真的幸福。

天空在透明的阳光下透着湛蓝,湛蓝之中又飘忽着变幻不定的白云。随着镜头的推移,渐渐地广场中心的喷水池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棵硕大而茂密的树。嫩黄的树叶,优雅地一路左右排开在枝头。周围那些古老的半木结构房子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夏季的花园和芬芳的草香。那天,当这十个字飞过来时,她正在厨房对了脑海里的这一幅景色要煮咖啡。一只拿着量勺的右手,正从罐里掏起一勺散发着香味的咖啡粉往过滤纸中送去。“嘟”地一声,手随之一抖,咖啡粉便有一半撒在了桌上。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