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0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朵拉,一朵早春的雪花莲

当我想起早春的时候,我会想起早春的雪花莲。

雪花莲,花如其名,像雪花一样晶莹剔透,像莲花一样离世出尘。

早春时节,残雪方消,树木还没从冬眠中醒来,小草轻揉惺忪的睡眼,草地试图抖落身上堆积的枯叶,这时一簇绿色不期然温柔双眼。走近看,昏睡未醒的草地上,一片片纤细的绿叶抱作一团清新,绿叶丛中一枝枝绿色的花梗高挺,绿色的花萼下一个个白色的灯笼倒垂。修长的身影,雪白的花容,三片花瓣樱唇轻启含羞浅笑。

停下脚步,蹲下身来,细细打量那一簇簇新绿和那一点点雪白。伸出手想要抚摸,却在半途停下来,不要吧,不要惊吓那柔弱的精灵吧,只珍藏那一抹微笑就好,让那春天最早的微笑在唇间漾开。


春天素描

1  新的,一切都是新的。

雨,泥土,风,蒲公英,再没有陈旧的气味,都是一例例的崭新。

草,树枝上发出的芽苞,仿佛一夜之间就开满枝头的繁花,都是新鲜的颜色,都是新鲜的样子。好像从没见过这个世界,她们的眼神里充满了好奇。悄悄走过一株花树,我听到她在微风里轻轻唱歌,是一种全新的韵律和节奏,比《青花瓷》还要好听。我就俯下身来倾听,听它柔柔的低唱,像梦呓。

天,也是新的。被雨水冲洗得如同水晶,浅蓝色的水晶。白云若有若无地飘着,像丝丝缕缕的心情,当然也是新的。

玫瑰人生

幽静宽敞的花园,篱笆密密如织,绿树浓荫如盖,绿草绒绒如茵。洁白的石子铺就的小路弯弯曲曲,角落里一个玲珑的六角亭,原木底座,原木盖顶,中间的玻璃窗打开着,门口的柱子上一朵朵缀满蔷薇。

小亭子内,一张不大的桌子,铺着粉嫩的台布,一个小小的心型蛋糕,新鲜的草莓,饱满鲜艳馋人欲滴,两副精致的咖啡杯盘,银白的勺子叉子,一把细高微微鼓出圆肚子的咖啡壶,细密雪白的磁片上一丛深红的玫瑰盛开,正如亭子前面花园里的玫瑰,典雅的深红秀丽端庄。

坐在亭子内,抬眼打量对面深爱的人,细读他眼里的情意,双颊晕红,偏过头去看不远处的玫瑰。阳光下,花丛上,两只银白的蛱蝶振翅飞舞追逐嬉戏,殷红的玫瑰衬得蝴蝶愈发莹白如玉。微风吹过,淡淡的芳香迷人欲醉。

落叶赋

归家的路上,落了微雨,独有默契与冷静的冬,读去似有几分轻灵的雾。干枯的黄叶或在微雨中逍遥飘零,或铺陈在泥地上,树枝间洒下的雨点,捣出轻微的声响。一般情况下,读者在欣赏玩味冬天时,着眼都是它的大象,那是视觉的盛宴。寒素枯涩的美,历来为骚人墨客所爱,这是局外人难得会心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逍遥的落叶并非充满宿命的无奈。我以为,与其说它们是在表现禅意,知命、隐忍、安静,倒不如说它们在返璞归真更加贴切。你如果爱过冬天,迟早你会发现,雪作背景的冬天的禅意,比较其他季节才是最有意蕴、最耐人寻味的。光秃秃的树们挨挨挤挤地站着,俨然接受你检阅的勇士,男性的气质如此令人叹赏。你可以不喜欢,却无法视而不见。这的确是让人在意的自然美。但是,你向前去到林中,落叶遍地的具象,居然也形成了另一种美:“每一片叶都褐红金黄得那样纯粹,那都是浅黄嫩青逐渐绽放逐渐成熟的极致啊;仰起头,看伸展在苍灰天幕上的荒芜秃枝,因为繁华落尽而展示出了铮铮风骨”《麦琪(潇湘)》。事实上,沧桑的落叶,毫不知情地造化了冬天唯美的意境。

怀念秋天

置身于霜降时节,重新捡拾秋的情意,感觉如阳光般的温暖,不似初冬严寒。昂首云天,总能听到秋天成熟时盎然的韵律。

悄悄地来,那一路潇洒的秋……比春充实富有,比夏靓丽迷人,比冬灿烂蓬勃。

秋天带来了一千种风情,秋天绘出了一万幅画卷。秋天奏出了一章章难抑的骚动旋律。

秋天,淌金流蜜的秋天,你为我酿造了金灿灿的梦想,你为我捧出了沉甸甸的希望。秋天,充盈美好的秋天,你给了我成熟的喜悦,你给了我深沉的思考。秋天呵,令我欢笑令我骄傲的秋天,你别走远别走远,别用风霜洗我的脸。

就要路过最寒最冷的冬天,一串串丰收和欣喜在泛黄的日子里渐渐飘远。蝴蝶甜蜜芬芳的梦,被不言不语的风一片片给剥落了,被无情的霜一次次给驱散了。凄荒萧条缓缓地扑面而来。置身于霜降时节的我,无奈地接受这刻骨铭心的霜冻与冷意。令我沉醉不醒的秋天啊,你为何要匆匆与我诀别,让我路过这寒冷难熬的冬季。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