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思念

故土野花香

常年漂泊海外,看多了国家城市中那一畦一畦、种得整整齐齐供人们观赏的鲜花,已觉索然无味,倒是故乡千奇百怪的野花让我念念不忘。

忙里偷闲,趁着偶尔回国的机会,又一次饱览了故乡漫山遍野的野花。清爽的夏季,北国的气候异常狂热,而在故乡那个清新的楚雄牟定,却独有一份简单宁静的凉爽,这也使那些野花显得格外安详和宁静。

看哪!报春花不娇不奢、朴素大方,其生长环境不需要特殊的条件,只要有立锥之地便可生存(题图照)。更为可贵的是,它能在冰雪之中吐蕾开花,迎风傲雪向人们传递春天到来的信息,所以,人们把它比作春天的信使是当之无愧的。云南的报春花基本处于野生状态,在全省分布较普遍,海拔较低处有田埂报春等;海拔较高处如滇西北高寒山区,有美丽的高山报春等。

站在田间地头,放眼望去,一大片、一大片的野花,竞相长在麦田旁,地埂边,他们争奇斗艳,群芳竞妍,似乎麦田没有了他们的陪伴会变得孤独,没有他们的点缀会变得单调。金黄色的麦田,绿茵茵的草地,五颜六色的野花,共同构成了一幅靓丽明快的水彩画。

三七花是三七植株所开放的花蕾,源于2500多万年前,属古热带残遗植物,分布范围极其狭小,全世界仅云南文山和广西的极少部分地区能够生长,其中云南占了三七花总产量的98%。它是非常名贵、稀有的饮品花。三七花是三七全株的精华,性味微苦甘凉,具有清热、平肝、降压、排毒养颜、减血脂、减肥、防癌抗癌、提神补气之功效。

放眼望去,颜色最艳的要数一束束有半人高的野刺花了。满身长着锋利的尖刺,枝头顶端开着一个饱满又狰狞的绿中透红的花蕾。说他饱满,是因为开放前夕,它正准备开苞迎接第一缕阳光;说他狰狞,则是满身的刺让人不禁想到青面獠牙的怪兽。小时候上学路上,马路边的刺球是小伙伴们最喜欢的玩具。我们摘下一颗颗刺球,一扔便俏皮地扎在别人的衣服上,如果谁被仍得最多,谁就是一只巨型刺猬。

黄素馨花冠为黄色,高脚碟状,有6裂的花瓣。花期为3月至5月,喜温暖湿润和阳光充足的环境,不耐寒,忌干旱,在土层深厚的肥沃土壤中生长较好,宜在水边生长。素馨株形优美、枝叶青绿、明黄色的花朵给人以灿烂夺目之感,若施以不同的捆扎造型,装饰效果更好。

作为童年的玩具,野花中最惹人爱的便是“狗娃花”,学名狼毒花(菊科),也不知是谁给这么雅致干净的花赋予了一个如此负面的名字。狗娃花开放时是由外向内,随着一株一株小小的花苞含笑绽开。开花后白里透红,欲放还羞,活像一位美丽羞涩的青春少女。小时候和小伙伴总是拔下一大把、一大把狗娃花,倒扣在手上,从花朵中倒出黑色的小花籽,这便是我们认为的“狗娃”。

和狗娃花差不多同时盛开的还有野大豆花。之所以称野大豆花,是因为花朵外形酷似大豆,但又随地生长,遍野分布。野大豆花又不似大豆花那样纯白,而是如同鸭毛一样的暖黄色,花蕊略带黑色,整体看起来更像是一套颜色搭配适宜的花裙子。野大豆花最有趣的是便是叶子了,细看似柳叶,三支如鸡爪,用它的叶子猜谜便是我们的乐趣之一,把三个分支的顺序胡乱调换,然后用手指捏住根部,让小伙伴猜那个是中间的叶子,如若猜错自然有专疏于小伙伴间的惩罚。

千瓣莲花又名地涌金莲,为芭蕉科象腿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花期较长,可达250天左右,地涌金莲开能保持较长时间不枯萎,且鲜艳美丽而有光泽,恰如一朵盛开的莲花,因开花时忽从地下涌冒而出,悄然绽放,使人惊奇,故有地涌金莲之称谓。地涌金莲不仅花冠硕大,奇美,还有更令人拍案叫绝之处:当它生长旺盛时,在假茎的叶腋中也能开出众多的小花朵,形成“众星捧月”的奇观。

故乡的山间地头,还有无数平凡无闻却又惊艳四方的野花。每当走进田野中,颇有白居易“乱花渐欲迷人眼”之感,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对我来说,野花就是我的童年世界。故乡的野花并不高贵、不出众,没有温室里优良的条件,亦无人去修剪施肥、呵护,但它们默默吸吮天地之气,生长、含苞、开花、落红,以一副最美丽的身姿生长在田野里,陪伴着庄稼地里的农民,陪伴着快乐无邪孩童的渐渐长大,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