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7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近乡情更怯

我知道有些东西已永远地不在世间。但我多么希望那些曾经的东西依然存在。至少,能有一两样让我触摸到过去的时光。

岁月留给我的记忆是多么孤独。我将一个人沿着荒远的回忆之路,轻轻走进两条小河唱歌的故乡。一个人的世界有时是孤独的,孤独得空旷和辽远。然而,也正是这份难得的空旷和辽远,让我思接万物,充满乡愁和愉悦。有时我觉得面对还是从前的家园,建筑风格别具匠心的明清木商会馆。卵石镶嵌的花街,开满鸟鸣的大榕树,绣背带的女人,河滩悠闲咬青的牛羊,弹唱琵琶歌的晚寨侗女,他们还在演绎生活的喜怒哀乐,传承历史文化和自然的元素。

有时又觉得与从前的距离那样遥远,仿佛一个用心也无法触摸的梦。多少年之后我才知道,我们真正要找的,再也找不回来的,是属于从前的全部生活,它消失了,又正在被遗忘。

我知道,小城只是我现在生活的栖居,我的根还在故乡。只有那片拥有天地大美而无言的土地,才是属于我的,才是我一生剪不断的思念。


人月两圆 天长地久

杜甫《月夜忆舍弟》云“月是故乡明”,儿时我没有体会过在他乡过中秋的滋味,故也无从感受作者所要传达的那种情愫。长大成人后,独自离开家乡在外工作,每逢过节,特别是到了月圆中秋的时候,思乡思亲之情更甚。

儿时回忆

晚饭过后,和同事相约散步,刚出门就听同事叫道:“快看,月亮真美呀!”抬头望天,只见一轮明月高高悬挂在布满繁星的夜空,清晰、皎洁,我望着天空明亮的月亮,不由得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呀,再过几天就是一年的中秋到了。

回宿舍路上,迎面扑来的风凉凉的,而闷热了一个夏季的燥热似乎瞬间也给刮跑了。抬眼望向被月光沐浴的大树,繁茂的树枝轻轻摇摆着,随着树叶沙沙作响,此时思绪已不觉被拉回到过去,有关往事的点点滴滴也渐渐涌了上来。

相思与想念·超越友情的牵挂

习惯了天色渐渐暗下来时,一个人静静地走一段路。穿过渐渐亮起来的街灯,心情随着行人的脚步渐渐地被一种莫名的期望包围着。近来有一种真实温暖的牵绊围绕着我,我知道在远方,有一种光亮是属于我的。一种无言的感动总于不知不觉中,占据了我的身体与思想,甚至灵魂与每一分气息,都爬满一种叫相思的果子。

这种相思融合在岁月的每一滴沙里,与我的生命一起缓缓流淌。时而湍急,时而缓慢,时而浮浮沉沉,这种相思似乎有一种行走的姿态,时刻伴随着我。你是神秘的断章,勾住我迷离的眼神。你让我的相思破茧而出,我的刚强温柔融化在你唇齿间,融化在你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与你相处一偶,总感觉我自己在慢慢缩小,一会儿就变成你身体里的一部分。这时空气中有一种温情的味道让你的气息无处飘散,让我尽情呼吸着。

尽管你远得犹如月亮上的山丘,我还是在电脑这边轻轻呼唤你,抚摸着键盘,我屏住呼吸,一段一段记录下流逝的断章与情节。千古的情在文字里演绎延续,过往的爱在电脑屏幕中缤纷,金色的锦缎在时空中无边铺展。屏幕那边只见你微笑而不发一言,我们总是默默地各自坐着,相互望着默默含笑。语言的最高形式是无言,是心有灵犀的沉默,我们就这样默默地相互等待着。

故土野花香

常年漂泊海外,看多了国家城市中那一畦一畦、种得整整齐齐供人们观赏的鲜花,已觉索然无味,倒是故乡千奇百怪的野花让我念念不忘。

忙里偷闲,趁着偶尔回国的机会,又一次饱览了故乡漫山遍野的野花。清爽的夏季,北国的气候异常狂热,而在故乡那个清新的楚雄牟定,却独有一份简单宁静的凉爽,这也使那些野花显得格外安详和宁静。

看哪!报春花不娇不奢、朴素大方,其生长环境不需要特殊的条件,只要有立锥之地便可生存(题图照)。更为可贵的是,它能在冰雪之中吐蕾开花,迎风傲雪向人们传递春天到来的信息,所以,人们把它比作春天的信使是当之无愧的。云南的报春花基本处于野生状态,在全省分布较普遍,海拔较低处有田埂报春等;海拔较高处如滇西北高寒山区,有美丽的高山报春等。

怀念张枣

民国乎,南德乎,张枣乎

民国时节,春风和气,燕子飞来枕上
“我在树下安详入睡……”
任那“李子从熠亮的白树掉落”

“他提着灯笼,寻找某个正直的人。”
是古典课题触动了他的心灵?
“要么梦见生活,要么落实生活。”

绝壁羞于妩媚,敬亭山宜于独坐,
他说他正看见了一匹骆驼经过针眼:

在南德,在图宾根,唯此为大:
“你的双臂摇摆有致,融入蔚蓝。”

注一:丰子恺画“燕子飞来枕上”。学童诗:燕子飞来枕上,不复见人畏避,只缘无恼害心,到处春风和气。注二:引号内句子出自张枣译外国诗歌《春秋来信》。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