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7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母亲的眼睛

永远映照我记忆的,是母亲眼底的一潭清泉,那里动荡着蓝天白云,青山故土和我乳名不识愁的快乐,奔流的岁月低声吟唱着,或拥抱太阳,或亲吻月亮,演绎轮回的四季诗情与画意。


心愿·青春就是一场梦

一直以来都很遗憾,遗憾十几年前头脑发热,为寻求个人更好发展机会辞职出国打拼,以至于没有时间多陪陪父母。在内心也就一直有个心愿:想亲手给父母洗脚。

父母都已近80 高龄,思想相对保守,不像我与子女间没大没小,互相嘲笑打闹。如今已经适应了的西方父母与子女间常见的拥抱亲脸,在他们更难以想象。记得有次全家游东湖,妈妈走累了,我想背她都不好意思而拒绝。

父亲生日

那天,当听到电话里传来母亲惊慌失措的声音:“爸爸不行了,正在医院抢救!”心里是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父亲因发烧,呕吐时不慎,造成窒息,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所幸事发之际人在医院,医生立即从喉头插入氧气管,才将他从死神手中拉回。这种病症医学上称为吸入性肺炎,对于老年人是致命的。我们被告知,老爸成活可能的只有百分之三十。

两天后,和妹妹一起赶到,见到抢救室中的父亲,在我们的呼唤声中慢慢睁开双眼。当晚,虽然疲惫却无法入睡,凌晨两点又去医院,换回了正在躺椅上昏睡的家中保姆小胡。坐下后,父亲醒了,喉中插着氧气管,看着我却无法出声。我对他说:“你这次把大家都吓坏了,可别再继续吓我们了啊!”他点点头,又睡了过去。

尼赫鲁传奇人生

1889年11月14日,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vāharlāl Nehrū)诞生在阿拉哈巴德(今属北方邦)的婆罗门贵族家庭。“贾瓦哈拉尔”意思是红宝石。18世纪初尼赫鲁家族中一位拉志·考尔的学者受莫卧儿皇帝垂青,入德里法院为官,随后举家迁往德里运河边御赐的新居阿拉哈巴德。为此,家族改姓为“尼赫鲁”,意为运河。父亲莫提拉尔·尼赫鲁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律师,由于收益丰厚,生活情趣和方式都模仿西方,成为阿拉哈巴德最早西方化的知识分子代表。

心中的灵山

今天,是人类延续中过于平常的一天,但对我来说,要飞跃万里去另一个承载着人类城市文明的欧洲,从而变得新奇和不平凡。

我着迷于旅行是我与生俱来的探索意识,也是这种意识才让我总停不下脚歩,猎杀心中的心奇。毎当我走入一个陌生的城市,首先接触到陌生的人,人从相貌和语言上的不同,还有神态和处事行为的不同。每当我喜欢这座城市时,一定对这座城市里的人有着普遍的尊敬和喜爱,如还有美丽的景色,那一定更让我着迷。

让人对一个相对陌生的群族予以尊敬,那一定要让我看到他们脸显微笑而感受到他们的温和,因为温和是心底谦卑善意的表现,微笑是内心淡定和自信之必须。要看一个国家,必须看他们国家的人,就可以了解这个国家奉行的文化,文化培育了人的灵魂。爱的文化造育有爱的人,恨的文化造育同胞相残的亡命者,怜惜生命和敬畏亡灵是爱的必须和基础。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