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0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母亲 谢谢您

mother往年,我、内子与小孩多次邀请您在暑假期间来德国与我们同住,让我们有机会带您到邻近国家玩玩,您均以年纪太大、路途遥远、语言不通会无聊等理由捥拒了我们。上月初利用回台湾出差时探望居住在新竹老家的母亲。与您家常閒聊时,您主动提起明年要来德国住几个星期,这让我喜悦万分。但同时让我感伤不已,想来的原因却是为了拍些生活照与影片,做您身后追悼会上的准备。
十几年前您正式皈依基督教后,除了每周日上教堂做礼拜,并参加过好几次教会为往生教友举办的追悼会,这让您感慨很深。您认同并喜欢追念仪式的庄严肃穆,会上播放了往生者生活照与影片,并介绍他们生平的故事,使得参加者都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这一年来,不论在家里或电话中与您谈天时,您总是多次提到您身后的事。亦提到希望往生后,我们小孩也要这样做,不要像佛教仪式上哭哭啼啼在很悲伤的气氛下送您走。您希望您的子女能感念您,您的朋友能记得您就好了。


今宵酒醒何处——怀念张枣

zhang_zhao中国当代著名诗人张枣因患肺癌,于2010年3月8日凌晨在图宾根大学医院去世,终年48岁。张枣系湖南长沙人,少年博闻强记,16岁考上湖南师范大学英文系,20岁考上四川外语学院英美文学研究生。1986年赴德国留学,先后在特里尔大学、图宾根大学攻读日尔曼文学和比较文学,于1996年获图宾根大学文学博士。同年执教图宾根大学。近年来,先后任河南大学文学院、中央民族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他在四川外语学院时期开始新诗创作,诗风别具一格,与欧阳江河、翟永明、柏桦、钟明被称为四川新诗五君子。后来到了欧洲,熟谙德语、英语、法语、俄语的多种外语,翻译了许多诗歌,走出了自己诗歌创作的独特道路,出版了诗集“春秋来信”,被文学界评选为中国当代十大诗人之一。他在北京任教期间,于2009年12月疾病发作。回德国治疗,经图宾根大学有关医学专家会诊抢救,终是回天乏术。天才诗人英年早逝,岂不痛哉!

太沉重的最后礼物

—— 写在好友阿历克斯墓前

雷锋,是中国的传奇小人物,对于中国人来说几乎家喻户晓、老幼皆知,被传誉了半个多世纪。没想到在德国的土地上,在浓厚的西方文化重地,雷锋的故事还在持续,依然传为一篇篇佳话。朋友们赞誉福克斯·阿历克斯(Alexander Fuchs)是德国的雷

怀念萨马兰奇

s17-wang数天前就听西班牙媒体报道说萨马兰奇病危住院,大家也都在关心着他老人家的健康。一直等到21日下午1点25分,西班牙国家一号电视台正式宣布萨翁病逝的消息。消息发出后,不仅西班牙举国震惊,世界也为之唏嘘。

我在巴塞罗那居住十年有余,执业记者,因此与萨翁有过多次接触,每次和他老人见面后总会让人感到他的和蔼和亲切,而且每次的见面时间他都会延长30分钟。

2006年的11月,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访问西班牙,方丈带了几套《少林寺秘笈》有意赠送给西班牙的政界高层,其中一套就指定要送给萨翁。于是我就电话联系了萨翁秘书,秘书说萨马拉奇现在正在会见客人(此时萨翁已经退休,担任西班牙拉卡伊夏银行的名誉董事长,也忙得不亦乐乎),要等30分钟后方可知道回复。我们和方丈一边聊天,一边急切地等待萨翁秘书的回复。没想到仅15分钟后秘书就来电话说,萨翁马上可以接见我们,但只限30分钟。大家一听很兴奋,马上驱车来到银行总部萨翁的办公室。

日历,妈妈,还有我

“活日历”

一点儿也不蒙人,我小时候真的有过一个外号叫“活日历”。那时候,我们住在位于北京西郊万寿寺的农业部幼儿园。上到幼儿园的主任,下到食堂的老师傅、大中小班的阿姨,还有跟我差不多年龄和比我年纪大些的大朋友们,不管男女老少,一律都这么叫我。

现在让我使劲回忆,别说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就连自己都不相信那曾经会是真的。可是,的确有过那么一段时间,大概有那么几年吧,在我上小学前后,按照日历推算的话,就是1962-1963年左右,小小的一个顽童,不懂世事,却像有一本厚厚的日历一页一页都死死地长在身体里似的,不管是谁,不管什么时候问我“几月几号是礼拜几”,我都能不假思索地顺嘴说出一个从一到七的准准的数字来。而且,答案绝对经得起验证,百分之百的正确。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