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8
Last update日, 14 十 2018 4pm

 

乙未清明遥祭

很少有这样的一年,东方的清明节和西方的复活节会在了同一天里。并且这样的一年不仅仅被我这个来自东方、在西方皈依了基督教的人恰恰遭遇到了,而且,我还恰恰在这当口遭遇了德国近年来最凶猛的流感,抱病在床。于是对父母与先人的遥祭,只能于昏睡和疼痛之中度过。外甥女张路亚则给我寄来了几张她陪伴舅舅、舅妈去上海龙华烈士陵园的照片。

他们在那里,除了祭拜外公郭绍虞的衣冠冢之外,还祭拜我舅妈的大哥——也就是我的大舅舅——于1928年4月被国民党抓捕并杀害的中共党员、年仅28岁的张仲苍(字寳泉)。很多时候,我们无法详细去认识和得知我们家族大树上的每一位先人的情况,是和我们丢失了族谱和家传的习惯有关。现代化让人越来越注重鼻子底下的那一点点日子,而将历史的痕迹在生活里剔除得越来越干净。这无疑是悲哀的。其实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地值得骄傲和堪称伟大的,就看你有没有把他的故事给看到了眼里。

28年前,当我还生活在上海的时候,我是从来没有从我父母或外公外婆、甚至舅舅舅妈那里听到过我还有这样一位革命烈士的大舅舅。也许当时的大人们,都认为一个孩子的主要任务和职责就是学习吧。直到有那么一天,恰逢我于春天回到上海,和长辈们一起去了龙华烈士陵园,才头一次得知,舅妈的大哥、即我的大舅舅是一位鼎鼎有名、铮铮铁骨的烈士。只是那一次所拍的照片和所获得感慨,回来之后,因琐事缠身便被搁置了。时隔数年,当我今天于病榻之上再一次看见大舅舅时,我不禁便爬起来想要写下他的事。也许是怕自己今天不写便又错过,也许是病痛让我连带着体会到一个母亲对儿子的需要和一旦失去儿子的痛。

大舅舅张仲苍,字宝泉,1900年生,陕西三原人,中共党员。他就读于南开中学,曾任中国社会民主青年团天津地委委员。1924年到苏联东方大学学习,1927年在上海任中央交通处“内交”主任,负责市内中国地下组织联络以及护送中央领导的工作。1928年4月被捕,受尽各种酷刑仍坚贞不屈,后在龙华壮烈牺牲。这一段简介不足200字。却道出大舅舅是在中学时期离开父母到天津就读南开中学后,献身加入了共产党的,估计家中父母都不知道。从大舅舅在天津做到共产党在天津的地委委员这一点看,以及1924年他被送(我想肯定是被共产党送)到前苏联东方大学深造这一点来说,可见他的聪明才气以及英雄胆识在当时是多么的出众和多么的了不得。可以说是一位在共产党内不可多得的英才。

去年我回到上海的时候,也去拜访舅舅、舅妈,当时舅舅正好出差不在家里,舅妈请我和陪同的二姐一起吃饭。当时我也很有兴趣地向舅妈了解她和舅舅去苏联深造的事情。因为舅舅、舅妈也都是被新中国选派留学苏联的英才。其中舅舅郭泽弘学的是直升机专业,后来成了中国的直升机之父。但是那天,我们都没有提到大舅舅。想来毕竟先人已去,不是随意可惊扰的话题。只是今天我回头看去,一家里面两个孩子,前后都被送去了前苏联深造。那在当时的家庭里是极少有的例子。可见,养育舅妈和大舅舅的父母又是如何了不得的一对人儿。如果可能,我很希望自己日后可以为他们的故事再补上笔墨。

曾记得自己于28年前选择了坐火车从北京经过莫斯科到德国留学时的情景。之前我也曾问过舅妈一些途径苏联时的注意事项。因为当时中国控制外汇兑换,每个出国的人,凭护照只能兑换三十美金。所以我就兜着三十美金上路,舅妈因此教我说,可以在餐车点一个汤,就着送的面包吃。于是我除了吃一网兜自带的各类面包和水果,真的就每天只到餐车去一次。每次就点一个汤,把黑面包吃得个够。一个礼拜的火车坐下来,只用掉好像六个美金。每每想起,都佩服舅妈给自己所出的点子。同时又想不知道当时大舅舅是如何到莫斯科的。时光就像一列火车,带着无数的人飞跑。如果你能够往前或者往后走几节车厢,也许你便会发现一个和你有关联的人。就像我现在突然想到,为什么自己当年是选择了坐火车到莫斯科去停留再转车继续往西?难道就是因为28年后的今天让我发现大舅舅也曾到过莫斯科时而产生一种同感和共鸣吗?因为我曾清楚地记得自己站在红场克林姆林宫前时,心中所激动和澎湃着的是和大舅舅后来在他的书信里所提到的两个字眼一模一样,那就是“十月革命”和“列宁”。

算来舅妈对自己的大哥是应该没有具体的印象。大舅舅英雄就义的时候,舅妈应该是还没有出生的。只是有一种相识是源在了血缘里的,当我们在烈士陵园的展览大厅里面看见大舅舅的相片时,都惊异地发现,他那样子、那神态,不就是舅妈的儿子——我表哥年轻时的模样吗?

在展览大厅里面,还有一封由大舅舅所书写的信:

亲爱的同志们:
久未得你们的消息,虽然确信你们都是在努力奋斗里!
今天接到吾社第二次代表大会总报告,果中所料。把第二次大会宣言及总报告读了一遍,引起无限的感想,不得不说几句话。
需知道帝国主义侵略经济落后文化落后的民族,是必然的事。因为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的阶级,不得不掠夺其他民族#自存。可是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时代把根本包含着三个矛盾点:1、本国内的劳资斗争。2、帝国主义间的冲突。3、殖民地、弱小民族的反抗。这三个矛盾点始终是不能消灭的。所以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到最高程度的一期,也是末日的一期,列宁曾说:帝国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前一夜。
中国八十余年来所受的痛苦,无一非帝国主义者所赐!而吾国民众近一二年才认清这一点,虽然#不普遍,实在可痛可惜#事!这不能不说吾中华民族太迟钝了!
现在要使全国民众都明吾国目前的纷乱,政治黑暗,军阀争权,人民失所,民穷财尽等都是帝国主义者及其豢养的走狗——媚外军阀——与夫无耻的的政客官僚所致;并且要怎样扫去这种乱源,使全国民众得到安宁,幸福,自由,唯有全国民众自己组织起来,团结起来,打破自身的锁链,自己解放自己且要负这个责任,去知道民众,宣传民众,组织民众,只有现在革命的知识分子去担任,尤其是吾辈的同志!
吾引第二次大会宣言中有:所有提出各具体方案,都是目前急需的工作,希望吾社同志要切实执行,不要做为纸上的空文,素来有些小资产阶级的知识份子,专好讲漂亮话,讲的话非常革命,做的事远甚于反革命,希望吾社同志要言行合一。我并非侮视我们的同志,不过觉得愚者必得的话,为吾社同志进一言。
今年的代表大会我虽身未参加,但读了总会的报告后,知道那#天会场中都是充满着革命的精神,牺牲的志愿,实在是幸喜的事,希望吾#同志抱定这次大会的宣言,努力奋斗,以达到中国十月革命的成功!
                   弟寳泉 十月十一日

#符号是代表我看不清楚的字。从资料里面我们看不出这是哪一年所写的信,但是可以推测出来这是在1919年前苏联十月革命之后,甚至因为他信的开头说“久未得你们的消息”,所以我推测,更有可能是他在苏联的留学期间。信中有他所学到的有关国家和民族、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理论,我个人深感钦佩的地方是,他很直接地告诫同志们“不要做纸上空谈,”说有的人“专好讲漂亮话,讲的话非常革命,做的事远甚于反革命。”要知道,当我看到这一句时,我深深惊讶于它对当今以致过去的中国现状是如何的切中时弊——“讲的话非常革命,做的事远甚于反革命。”我每读一遍都有要拍案叫绝的冲动。

大舅舅真是太厉害了,从中也看出他的为人和秉性是如何的直爽豪迈。这种后来在大陆官场上司空见惯、并屡禁不止的现象,被大舅舅予以深恶痛绝,直言警告。这说明,大舅舅自己绝对是一个坦荡荡的君子,一个言行合一的人。这一点可以从他被捕之后的表现来佐证出。

在一个署名廖华的人,于1928年中共六大会议期间撰写的悼念张宝泉的文章中提到,大舅舅被捕之后,遭受酷刑,“遭皮鞭毒打数百下,打得全身糜烂,血肉模糊,但寳泉同志咬着牙根,一点也没有承认。终于被打得半死,几乎不能走路。”根据文中记载,大舅舅最后于龙华被国民党所杀害。因为全身糜烂和血肉模糊不能走路和直立,被拖到院子里的空地上,刺刀乱触而死。廖华写道:“乱刀触死之后,野兽们还不甘心,又一齐(原文此字)举着刺刀把他的尸首举着往上一伸,扔出了八尺高的围墙外面。因此尸体都没有完整。不知道廖华是一个具备怎样身份的人,他所呈现的报告在细节上面显得十分详尽,好像行刑和杀害之际都有一双自己人的眼睛在默默地看着和纪录着。如果不是因为廖华的悼文是手书,且修改的痕迹很大。而我所得到的又仅仅是张照片,导致了我难以把整篇文章都识辨下来。但凡有进一步的可能,我是非常想能够更多地从文章中来了解大舅舅的一切的。有一个地方甚至提到了“守寡的姐姐的唯一的独生孩子”这几个字,因为前后无法连贯地辨识出来,所以不知道具体何指。还有一个地方又有何应钦三个字,这些都成为一个极大地让我有朝一日亲自前往探访并尝试一一辨认下来的诱惑,好像一个没有拼图完整的板块,让我每每对着那一片空白之处而叹息。

令我敬佩和仰慕的先辈,认识和不认识的有很多,今天我只以此文来纪念我的这一个大舅舅。看着他的相片,想着将近八十七年前他为我们今天所受的苦,内心为今天一百十五岁的他而感动着。他的小妹妹我舅妈也已八十高龄,每年清明她都去给自己的这一位大哥亲自献花,以寄托全家以及父母对他的哀思和英年早逝的伤痛。

大舅舅,晚辈敬仰您!乙未清明,自远方的德国,以文代酒,遥祭您的英灵。愿您的英气长存!照亮晚辈们的路!

用户登录